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不是八贤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3章:人伦纲常

我不是八贤王 一捧西照 2028 2020.01.20 22:31

  “这说明不了什么问题。前些年战乱不断、百姓罹难,温饱尚且不足,丧儿遗女再是正常不过。”赵德芳解释道。

  “你说的是普通百姓人家,官家出身富庶之家,其父赵弘殷更是后周重臣,他家怎会有殍饿之人。”韩素梅反驳道。

  “呃……”

  赵德芳回想起了历史,赵匡胤到临死之时,也就是赵德昭与赵德芳两个儿子,还有赵德昭的一母三个姐姐,子嗣再无其他。也就是说自赵德芳之后,赵匡胤再没有生过一个子嗣。

  难道历史上的赵匡胤,他莫非真的有病?

  想到此处,赵德芳尴尬一笑,说道:“贵妃娘娘,你切莫着急。官家现正值壮年,而你又在豆蔻年华,怀上龙种这是迟早的事情,你不需太过着急。”

  “本妃岂能不着急!你看到没有,这后蜀刚灭,官家就开始惦记花蕊夫人,足见其好色之心。听说南唐李煜的妃子小周后,更是温婉可人,容貌丝毫不输于花蕊夫人半分。本妃纵然今日挡得了花蕊夫人,也挡不住明日的小周后,后日的小王后、小李后。所以后宫的女人在得势的时候,若是不把握机会,等到容姿衰颓,就只能坐守深宫、面壁惝恍了。

  “那贵妃娘娘,你叫我来意欲何为?”

  “怀上龙种,然后登上圣人之位!”

  “这......”赵德芳闻言,不由吃了一惊,连忙说道:“贵妃娘娘,本皇子只是一个七岁的皇子,官居从五品的汉州防御使,如何等帮你登上这圣人之位?”

  “赵德芳,你没有听清本妃说的话,先怀上龙种,然后才能登上圣人之位!”

  “怀上龙种?这种事情,你需得和官家商计,本皇子又能为你做些什么?”赵德芳急声说道,话音一毕,他恍然想了起来,连忙又道:“我明白了,你是想我找些怀孕良方,好让你和官家......”

  “呸!方才说了半天,你怎么还是没有明白,官家现在已经没有了生育能力,若是吃药管用,宫中那么多御医,还用的着找你!”韩素梅不屑的说道。

  “那你是什么意思?”赵德芳面上顿起疑惑。

  韩素梅向前走出几步,迈着金莲小步,款款来至赵德芳身前,说道:“官家不行,也许你可以?”

  “什么……”听闻韩素梅此言,赵德芳立刻跳了起来,急声道:“贵妃娘娘,这......这怎么可以!微臣是官家的皇子,你是他的妃子,你我怎能做这等之事?这是违人伦、逆纲常,遭受天下人唾骂之举,断然不可以!”

  “只要不被知道,天下人怎会骂你!传言吕不韦是嬴政的生父,天下人都在说吕不韦善于经商,竟然可以买卖到江山社稷上面,又有几人唾骂他是乱臣贼子,逆反之臣。”韩素梅反驳道。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不管他吕不韦如何,反正这种逆伦之事,本皇子断然做不出来!”

  闻听此言,韩素梅当即生怒,正要发作。忽然她面色一变,柔柔一笑道:“赵德芳,你只有七岁,却能说出这般话来,本妃深是敬佩!方才之言,纯属谬论,只是本妃想试探一下你,别无其它!”

  “哦,原来如此!”赵德芳看着面前的韩素梅,心头七上八下。此刻,他内心也是琢磨不定,不知韩素梅所言真伪。

  见赵德芳这般模样,韩素梅坐在了一张椅子上,说道:“今日叫你来,本妃主要是想告诉你一件最近宫中之事,不知你可想听?”

  “与微臣可有关系?”

  “说有也有,说没有也没有!”

  “那就请贵妃娘娘指示。”

  韩素梅忽然侧过身来,说道:“你还记得前几日,你身体骤然暴长,官家怀疑你是冒充之人,然后与你滴血认亲之事?”

  赵德芳心头一沉,此事如此神秘,知道之人应该非常之少。就连他自己,也是猜想出来的,这韩素梅是怎么知道?

  他连忙说道:“微臣当然记得,不知贵妃娘娘如何得知此事?”

  “我怎么得知的,就不需你问了。本妃想告诉你的是,自从与你滴血认亲之后,官家似乎对这种手段颇为着迷,竟暗暗与二皇子和三位公主,都一一做过滴血认亲。”

  “啊……果真如此?”

  听得韩素梅此言,赵德芳心头一震。这赵匡胤竟然这般谨慎,实属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当年杯酒释兵权,他是担心武将学他篡位。而与自己做滴血认亲,是因为突然暴长,情理上倒也说得过去。但他其它子嗣,可是他与结发妻子贺氏所生,自然不会有错。他为何还要与他们做滴血认亲,这究竟是为了那般?

  “哼,本妃岂能骗你,就是不在京城的二皇子,都派人去取血样了。不过都是秘密进行的,二皇子和三位公主都不知悉。”韩素梅说道。

  赵德芳忽然心念一转,问道:“贵妃娘娘,你告诉微臣此事,不知是何缘由?”

  韩素梅淡淡一笑,说道:“没有什么缘由,只是我猜测官家对你还未消除戒心,让你日后行事要多加小心,少惹得他生疑。”

  赵德芳连连点头,说道:“多谢贵妃娘娘提醒,微臣一定注意了!”

  “本妃还想告诉你,你若想有所作为,皇宫之中没有个可靠的人,是断然不可以的!”

  “本皇子已然将贵妃娘娘当做母妃,日后有所差遣,德芳尽当效犬马之劳!”

  “好啊,赵德芳有你此言,本妃定当做你宫中依靠。今晚我们就达成盟约,你看如何?”韩素梅忽然说道。

  “好,就依贵妃娘娘!”赵德芳回道。

  韩素梅拿起桌上一个精致的酒壶,向两个杯盏中倒满了酒,拿起一杯递到了赵德芳面前,说道:“来,同本妃喝了这盏酒,你我便结成联盟!”

  赵德芳微微一顿,神色之中透着一丝迟疑,没有去接这盏酒。

  见此情景,韩素梅忽然秀眉挑起,不咸不淡的说道:“怎么?看你的样子,是担心这酒中有毒不成?”

  【感谢书友“初遇未晚”每天的鼓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