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不是八贤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8章:枪出如镖

我不是八贤王 一捧西照 2025 2020.01.01 12:11

  高继忠长的这个模样,走到大街上,都容易把野狗吓跑。他还与赵德芳说说话,解解闷,想来都觉得恶心想吐。

  不过此人虽然长的怪异,一身力气倒是不小。在日后行军打仗,光这模样就能吓退不少军兵。倘若再给他配一根铜棍,大棍一扫就是一片,那绝对是战场杀伤性武器。

  他连忙说道:“三哥,你若想和我说话,现在可不行啊。”

  “大哥,为什么不行,小老五都能和你说话解闷,为什么我就不行?”高继忠嘟囔道。

  “呃……大哥……”

  一个二十多岁的怪物叫他大哥,赵德芳顿觉尴尬无比。无奈之下,他抬眼看向了高怀亮。

  “继忠,你莫要犯傻,德芳才七岁,你叫他大哥,这不是让人笑话你吗?”高怀亮怒斥道。

  “爹呀,他比我力气大,我刚才输了,就该叫他大哥。”高继忠反驳道。

  高怀亮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老三啊,德芳比你力气大,你也不能叫大哥。这要是传扬出去,我高怀亮的颜面何在!老大、老二、老四、老五,给爹把老三押回去,多加几道铁链把他锁上。”

  “爹呀,我要和大哥说话解闷,你把我押回去干什么?”说着,高继忠瞪着母狗眼,环视着四周,防止别人过来抓他。

  高怀亮眼神一扫,高家四个兄弟缓步走了出来,向高继忠围了过去。

  “你们都别……别过来,你们再往前走一步,别怪我要打……打你们了!”高继忠有些暴怒,左右晃动着身子,两个拳头紧紧攥了起来。

  高家四兄弟见状,连忙停下了脚步,都看向了高怀亮。他们知道高继忠的力气,纵然四兄弟一拥而上,也不是他的对手,反倒会挨上几拳。

  高怀亮见状,连忙向前一步,大声说道:“老三,你若是再不听话,我就去郑王府叫母夜叉了!”

  听到“母夜叉”这三个字,高继忠的戾气一下子少了许多,他瞅了瞅高怀亮,说道:“我就是想和大哥说说话,你叫母夜叉干什么?”

  “老三啊,你大哥马上要离开京城了,他现在得去见母夜叉,哪有时间和你说话呢?”高怀德恐吓道。

  “爹啊,大哥见母夜叉干什么?”高继忠问道。

  “你不知道吗,你大哥现在是母夜叉的徒弟,你说徒弟见师父干什么去?”高怀亮反问道。

  “徒弟见师父,那肯定是学习武艺啊!”高继忠翻了翻母狗眼说道。

  “是啊,你大哥得学好武艺,然后才能上阵杀敌,为官家一统江山!”高怀德说道。

  “爹呀,我也要学武艺,和大哥一起上阵杀敌!”高继忠说道。

  “那爹爹把母夜叉叫来,每天教你武艺,你看行不行?”高怀亮问道。

  “不不不,爹,我不见母夜叉,你千万别让她来,我怕她打我!”高继忠连忙说道。

  “老三,爹不让母夜叉来也行,除非你得听话。等你大哥学好武艺,然后再教给你,你看这样行吗?”高怀亮问道。

  “行行行!”高继忠答应了一声,就看向了赵德芳,母狗眼闪出一丝童贞。

  “大哥,你和母夜叉学好武艺,再来教我,然后我们一起上阵杀敌,这样可以吗?”

  赵德芳来至高继忠身前,拍了拍他的肩头,说道:“三哥,你放心好了,等我学好武艺,一定全部教给你,到时候我带着你一同上阵杀敌。”

  “嗯,大哥真好!”高继忠说道。

  “三哥,你现在得听王叔的话,那天要是你不听话了,我就不带你出去杀敌人了!”赵德芳说道。

  “大哥,我听话,我一定听爹爹的话!”高继忠连声应道。

  随后,他被高家四子送回了房间,又加了数道铁链,被栓在了房中。

  高怀亮与赵德芳继续比试武艺,赵德芳寻了一根木棍,高怀亮还是那杆银枪,二人战在一处。

  三十回合过后,赵德芳才真正感觉到高家枪法的精妙。

  高怀德、高怀亮二兄弟的枪法,乃习自其祖父,五代十国第一名枪,人称“白马银枪”的高思继。

  与高思继相比,这高怀亮的枪法虽逊色不少,但是面对毫不懂枪法的赵德芳,他家高家枪可是威风八面。

  只见高怀亮银枪在手,上下翻飞,身捷如猫,枪出如镖。枪尖所过之处,到处是寒星点点,银光皪皪,泼水不能入,飞尘不能过。

  逼的赵德芳,只有招架之功,无有还手之力。若不是仗着自己身体轻捷,恐怕十余个回合就支撑不住了。

  又勉强撑了二十余合,赵德芳忽然大喝一声:“王叔,我可不让你了!”

  高怀亮耍的兴致正高,根本不理会赵德芳所言,只是手中枪法更快。枪尖虚虚实实,实实虚虚,横挑一条线,竖刺连成面。

  赵德芳只觉眼前一片银光,根本分不清枪尖在那里,更不要说找隙进招了,他只得步步后退,一退再退。

  忽听他一声大喝,身体腾空一跃,避开了那一团银光。然后铁木棍横向一扫,带着雷霆之势,向着高怀亮的头颅暴击而去。

  棍势凌冽,急如骤雨。

  高怀亮不由大骇,心惊之下,他连忙回收枪势,改攻为守。枪尖横向一拨,直向赵德芳的铁木棍而去。

  只听得“铛”的一声,铁棒与银枪撞在一起,发出激烈的金属撞击声。

  高怀亮只觉虎口发麻,手中银枪竟隐隐抓握不住,要脱手而出。他连忙稳住躁动的气血,将银枪强抓在手中。

  高怀亮微微定神之后,长吁了一口气,说道:“德芳,你若不是天生神力,根本不是王叔的对手!”

  赵德芳淡淡一笑,说道:“王叔啊,你没有听过一句古话,叫一力降十会。”

  “哈哈……你莫和我说这些大道理,不过输了就是输了,王叔还得谢过你的相让之情啊!”高怀亮哈哈笑道。

  赵德芳将铁木棍放至兵器架,说道:“王叔啊,时候不早了,侄儿该回去了!”

  【希望大家能给一个推荐,这是对作者最大的鼓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