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不是八贤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9章:堂中再议

我不是八贤王 一捧西照 2081 2020.01.18 12:20

  赵德芳点了点头,道:“走,此处人多嘴杂,还是屋内说话!”

  看着进进出出的婢女下人,不时投来不经意的目光,韩素梅没有做声,转身向后堂走去。

  赵德芳缓步跟在了身后,二人一前一后,走进了堂内。

  丫鬟奉茶一毕,韩素梅吩咐下人出去,并将堂门缓缓的关上。

  “赵德芳,你是说韩龙被人下毒,也是别人做的手脚?”韩素梅问道。

  “不错,你想一想,本皇子刚刚出阁两日,哪来那么大的能量,去开封府大牢下毒。再说昨晚我一直与你在一起,你也不是不知,当时离开之时,我还再三叮嘱你去牢狱探望你弟弟。”赵德芳说道。

  韩素梅点了点头,面上怒气又少了一些,道:“那你说,这暗中下毒手之人是谁?本妃定将他碎尸万段!”韩素梅正眼看着赵德芳,双目之中闪着浓浓的怒意。

  “贵妃娘娘,我且问你,能在开封府大牢处置犯人,此人应该是谁?”赵德芳问道。

  “牢头?”

  听及之言,赵德芳乐了起来:“我的贵妃娘娘,这大牢之中关的可是国舅爷!一个牢头有天大的胆子,也不可能在半日之间,就敢给国舅爷下毒吧?”

  韩素梅讪讪一笑,极是尴尬无比,她也是言不择口。但是细细思索之后,她秀眉微蹙,脸上带着一丝疑惑,道:“你是说开封府府尹,赵光义?只是本妃与他素无恩怨,他为何对我韩家使这种手段?”

  “贵妃娘娘,你乃官家的宠妃,满朝之中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微臣最近听得街言巷语,说你欲夺得这圣人之位,与官家夜夜笙歌,求得自己怀上龙种。然后你只要为官家诞下皇子,便母凭子贵,就可再进一步,夺得这圣人之位,不知可有此事?”赵德芳缓缓说道。

  韩素梅身体一倾,微微斜靠在方椅之上,道:“自从你娘娘过世之后,官家一直未立圣人,本妃难道不配做这圣人吗?”

  “贵妃娘娘,你生得美貌绝伦,国色天香,决然配的上这圣人之位。只是你若是诞下皇子,又登上这圣人之位,就会触动有些人的利益!”

  “你说是赵光义?”

  “贵妃娘娘,你想一想,你的儿子是皇子,而你又是圣人,日后这皇位的继承......”

  听及此言,韩素梅闪出浓浓的神往之色,她忽然眼神一动,看向了赵德芳,说道:“那本妃的皇子,自然要继承皇位,只是这与赵光义有和关系?”

  赵德芳淡淡一笑,道:“贵妃娘娘,你可知,这开封府尹是何官职?”

  韩素梅冷哼道:“开封府府尹,本妃自然知道。它不就是个一品官衔,统揽着汴京城行政、司法、民生要务,小事可专决,大事需禀奏的南衙府吗?”

  “不错,贵妃娘娘所言甚是!”赵德芳忽然站起身来,走至韩素梅近前,道:“只是你可知道,这开封府府尹之位,可是储君的候选之人啊!”

  韩素梅神色一凛,眼中闪过一丝惊诧,说道:“你是说赵光义,他是未来的储君?”

  “难道贵妃娘娘,你没有听过金匮之盟?”

  “金匮之盟这种市井传言,做不得真!再说官家正值壮年,现在岂能考虑千秋之后的事情?”韩素梅连声说道。

  “市井传言,你做不得真,但是有人已经当真了!你可知道,还在后周柴荣在位时,符蓉为和她姐姐夺这圣人之位,大打出手,闹的不可开交。如今只要赵光义继位,她离这圣人之位,就在一步之遥,她岂能放过!”

  韩素梅恍然点了点头,道:“符蓉乃赵光义的正室,她的一些过往,我也曾听说过。”

  “所以赵光义目前最大的隐患,就是韩贵妃你呀。他这才出手,将韩龙作为棋子,引得你我二人相斗,然后斗个鱼死网破,他坐收渔翁之利。”赵德芳说道。

  韩素梅一拍桌案,站起身来,怒道:“赵光义此贼好算计,本妃定饶不了他。今日我即可回宫,将他的阴谋禀报官家,将此贼斩杀!”

  “娘娘此言差异,你同官家说什么?莫非说赵光义要篡位不成,那岂不把你的想法也暴露给官家了。”

  韩素梅顿时一呆,忽又怒声说道:“本妃告他心怀叵测,暗中下毒手将韩龙逼疯,只这个理由就能给他治罪!”

  “无凭无据,官家如何相信你!赵光义只要随意编造一个理由,抬出几个挡死鬼,你便哑口无言,无话可说了。到时候,官家最多治他一个管束不善之罪,罚些俸禄也就罢了!”

  “那本妃当如何是好,难道就这样让韩龙疯掉,本妃却无动于衷?”韩素梅怒意又起。

  “娘娘莫要着急,韩龙已然这样,尽快将其接回府中,找名医治疗便是。现在首要急事,并非是找赵光义寻仇,而是......你先坐下来,听我仔细与你说。”

  说着,赵德芳探出双手,搭在了韩素梅的秀肩之上,缓缓将其压倒在椅上。

  “你说,现在首要急事是什么?”

  赵德芳微微欠身,贴面至韩素梅耳边,悄声道:“你现在是要收回官家的心思,不要让他惦念着花蕊夫人。否则,只要花蕊夫人进宫做了妃子,恐怕贵妃娘娘的一切筹划,都将付之东流!到时候,即使你亲手杀了赵光义,也于事无补了!”

  “嗯!”韩素梅连连点了点头,问道:“你的东西带来了吗?”

  赵德芳从衣袖中,掏出一小包折叠好的药粉,递到了韩素梅面前,悄声道:“只要在茶水中,撒上一点,药效立见,定让官家对她失去兴趣!”

  韩素梅探出玉手,将药包接了过来。随即她又站起身来,抛出一个狐媚的眼神,道:“本妃这就去,你回府等我的好消息!”

  “呃,贵妃娘娘派下人传消息就可,万不可再亲自到我府上。一旦闲言碎语传到官家耳中,你我性命堪忧啊!”赵德芳连忙说道。

  韩素梅身体忽然前倾,贴到赵德芳怀中,娇道:“有些事情我不能告知下人,只能亲自找你商谈!”

  【感谢书友“初遇未晚”一直的鼓励,作者只能用这短尾几字,聊表谢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