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不是八贤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2章:子嗣枯竭

我不是八贤王 一捧西照 2045 2020.01.20 08:51

  二人简单寒暄一毕,王继恩便向孟昶辞别,带着一众太监回宫交旨去了。

  孟昶亲自将王继恩送出府外,看着王继恩远去的马匹,心中自是激动万分。因为中书令的官职外加国公的封号,这等殊遇,绝非一般赏赐。再加之他家所有人都封了官职,还赐了不少金银珠宝,足够他享用一生。

  “禁军都撤了,赵匡胤此人真是大胸怀,对我孟昶也是仁至义尽了!”孟昶不由感叹一声。

  他忽然回头一望,自己的家人有的喜笑颜开,有的眉飞色舞,都在庆贺自己得了赏物,封了官职,不用再担心掉了脑袋。唯独有一女子面色蜡黄,神情麻木,像是精神不佳之状。

  “爱妃,不,夫人,你这是怎么了?”孟昶走到花蕊夫人面前,急声问道。

  花蕊夫人淡淡一笑,面上强做欢颜,道:“夫君,可能这一路之上车马劳顿,妾身疲累早已袭身。这乍一休息下来,暗疾定是涌出体外,身体不适实属正常!”

  “嗯!”孟昶点了点头,说道:“夫人,那你赶快回去休息,明日我们还需一同到金殿去面君谢恩呢!”

  “知道了,那妾身这就回去休息!”说罢,花蕊夫人便独自向后院走去,只是她面上神色复杂,带着一丝落寞,还夹杂着一许不甘。

  一日即过,夜幕已然垂落,星星点点的烛灯开始亮了起来。

  汴京城中的大户人家都已大门紧闭,但是街道了不乏游人走客,尤其是樊楼附近,更是热闹异常。在樊楼三层的一间凤尾秀阁中,一名粉衣女子坐于梳妆台前,由她的婢女梳洗装扮,似乎一会有她的节目表演。

  “青儿,今晚那四皇子来了吗?”烟翠忽然问道。

  “小姐,他今天肯定不来了。奴婢不是和你说过了,他昨日被韩龙脸上抽了一鞭,你说哪家男儿脸上带着伤疤,能好意思来樊楼吃酒!”青儿回道。

  “你说他武功那么高,怎么会韩龙抽了一鞭呢?”

  “谁知道呢?可能是扮猪吃老虎吧,或者他借机想搬倒韩家,也未尝没有这种可能。”

  “后来的那一队马车,你查到是谁了吗?”

  “小姐,还在查。那处宅子重兵把守,而且都是朝廷的禁军,奴婢实在没法进去,就派了几个人盯在了院子附近,一有消息立刻就回来报告。”

  烟翠忽然秀眉微蹙,问道:“禁军?什么人这么大的排场,还需要朝廷的禁军守护?”

  就在这时候,秀阁外忽然传来轻微的敲门声。烟翠眼神向外一扬,青儿立刻会意,她放下手中的木梳,快步出了秀阁。

  不一会,青儿返了回来,她疾步来至烟翠身前,悄声道:“小姐,听下人回报,已经查清了那几辆马车。”

  “马车里到底是什么人?”

  “小姐,是孟昶全家!”

  “哦?”闻听此言,烟翠神色一顿,她微微沉思片刻,回头看向了婢女青儿,说道:“你即刻将这个消息传回去,不得延误!”

  青儿应了一声,然后转身离开了秀阁。不一会,一个黑影蹿出樊楼,几个纵跃,便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韩府,大门早已上栓,门外悬挂着的两盏风灯却格外明亮。虽然正月的天气,夜风呼呼挂过,但是灯芯的火焰却不为所动,燃烧的异常安静。

  这时候,府门外忽然出现了一个黑影,他来至大门口,却没有敲门。只四下打望了一番,然后身体一纵,一丈高的院墙,他都没有途中借力,竟然一跃而过,然后身体轻飘飘的落在了院落之中。

  后院,一间偌大的厢房之中,红烛正燃,将房间照的亮堂。韩素梅正坐在秀塌之上,双目一直盯在窗外,似乎在等人。

  忽然,一个黑影闪现在白麻纸装裱的窗户上。韩素梅神情一震,她连忙下了秀塌,快步来到门口,将黑影引到房内。她又探出脑袋,四下瞅了瞅,见周围没人,这才关上了房门。

  “贵妃娘娘,你怎么和做贼似的?”赵德芳忽然问道。

  “我爹爹因为韩龙的事,今日整整骂了你一天。再要是看到你晚上溜进我房间,岂不要疯了!”

  “今日你去孟昶府上,事情解决的如何了?”

  韩素梅忽然一笑,道:“你给的那一包药,大半包都让那个狐媚子喝了。”

  “我擦......”赵德芳正要骂人,忽觉言语不妥,连忙改口道:“我不是说放一许就可以了,你可倒好,大半包都给花蕊夫人喝了。我看你让她死的心都应该有了吧?”

  韩素梅嗔怒道:“那狐媚子长得那般美色,若不是担心官家追查,本妃当场就想把她给杀了!”

  “呃......最毒不过妇人心,看来说的一点都没错。花蕊夫人与你无冤无仇,你怎能生出这种念头?”赵德芳问道。”

  “对我有威胁的人,本妃一个都不会放过!”

  赵德芳看了一眼韩素梅,不住的摇了摇头,说道:“贵妃娘娘,既然事情已经办妥,那本皇子就回去了!”

  “不行,本妃的正事还没和你说呢,你这就要走了!”

  “正事?还有什么正事?”赵德芳连声问道。

  韩素梅莞尔一笑,说道:“昨日你提及圣人之位,本妃恍然明白了,自己若想当得这圣人,必须得为官家诞下皇子,不然这皇贵妃就是本妃的极限了。”

  “贵妃娘娘要怀龙种,这......这等事情,与微臣有何关系?”赵德芳尴尬的说道。

  “本妃进宫两年了,虽与官家恩爱异常,却从未怀上龙种。本妃一直以为是自己的问题,后来故意避了官家一段时间,发现其它侍寝的妃子,竟然也不能怀上龙种。由此看来,定是......”

  听得韩素梅此言,赵德芳连忙驳道:“贵妃娘娘,你切莫要瞎说,官家生了我四个兄弟,还有六个姐妹,你怎能说是官家的问题?”

  “你这四个兄弟,其中两个刚生下不久,就已经夭折。而那六个姐妹,更是早早的折了三个,你想过这是为什么吗?”韩素梅反问道。

  【感谢书友view...再次的7张QQ阅读推荐票,谢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