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不是八贤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9章:似有阴谋

我不是八贤王 一捧西照 2044 2020.01.12 14:46

  看着二人消失的背影,赵普眼中闪过一色阴郁,心道:“此子虽桀骜不驯,却又能张弛有度,实非一般少年所为。只是今日之事,若不是这王继恩出现,这韩龙必死。好好的一步棋,就被这个老太监破坏了!”

  正在他叹息之时,忽然见王继恩向他走来。

  “赵宰相,他......他真的是四皇子?”王继恩认真的问道。

  赵普恢复了往日的神色,说道:“哎呀,王公公,我赵则平身为一朝之宰,岂能拿皇子的身份与你开玩笑!”

  王继恩眉头皱起,说道:“杂家伺候官家多年,四皇子的模样还不识得。再说杂家离开皇宫之时,四皇子还是一个三尺高的孩童,这只有半月之期,他怎会变成一个五尺高的弱冠少年。”

  “这......这,我也解释不清楚。只知道他和郑王妃比试了一番,就变成这样了!”赵普说道。

  “和郑王妃比试?”王继恩神色一愣,随即陷入了沉思,自言自语:“难不成他有什么际遇?古书上倒是有过提及,说有人吃了一种花植,竟能一日长高三尺。”

  赵普附耳到王继恩近前,悄声道:“听宫里传来消息,说是四皇子吃了一种东西,叫莽牯朱蛤,之后就变得力大无穷,身体也发生了变化!”

  “莽牯朱蛤......”王继恩点了点头,说道:“定是这莽牯朱蛤的作用,不然他绝不会变成这样。只是这莽牯朱蛤是什么东西,杂家都是从未听过!”

  “王公公,还管它什么朱蛤呢。现在四皇子进宫要杀韩龙,公公再不去阻挡,恐怕没人挡得住他了。”赵普若有深意的说了一句。

  王继恩淡淡一笑,眼睛半眯起来,说道:“赵宰相,四皇子追杀韩龙,想必定有缘由,方才倒是杂家鲁莽了。现在韩龙已然进宫,其生死自有官家判定,杂家又算得了什么呢?”

  “呃......”赵普闻言,顿显尴尬。他连忙说道:“既然如此,公公先忙公务,本相自己前往皇宫。”

  看着赵普已经走远,王继恩眼角闪出一丝冷意。他沉思了片刻,回正身形,缓步向马车方向走去。

  在一辆马车中,一名绝色女子面露悦色。看到老妖人受辱,她莫名的兴奋,这似乎是她旬月之内,精神状态最好的时刻。

  而旁边的那名中年男子,确是一脸的惆怅,他摇晃着脑袋,说道:“我川蜀男儿,倘若有一人如这少年,剑阁岂能丢失,朕也就不会打开城门,将川蜀之地拱手相让了!”

  绝色女子叹了一口气,说道:“自古磨难出少杰,温柔乡中养懦人。蜀军军民几十万,却无一人算男儿!”

  “呃......”闻得此言,中年男子面露羞愧,随即说道:“爱妃,朕当日开城投降,还不是为了保全我后蜀数万万百姓,免遭那小屠夫的杀戮。朕这是大智慧,岂能如你这般所说,无一是男儿?”

  “陛下,你整日花前月下,声色犬马,如今国破家亡,开城求得自保,这也能算大智慧。你可知自古亡君无善终,你我明日如何,历史是有前昭啊!”绝色女子说着,面色挂着一色悲怆。

  闻听此言,中年男子顿时慌张起来,连声说道:“爱妃,赵匡胤是诚信之人,就连后周恭帝柴宗训都得善安,我孟昶主动开城投降,他岂能容不得我?”

  “但愿如此吧,我们现在已到开封,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绝色女子说道。

  中年男子面色一凛,急声说道:“爱妃,朕这次带了不少东西出来,要不我们拜访一些大宋朝臣,让他们向赵匡胤进些善言,也许我们……”

  绝色女子看向了马车外,叹了口气,说道:“你我初来这开封城,除了认得那老妖人,还识的哪位,我们又能去拜访谁?”

  “宰相赵普,亦或是中书令赵光义,要不找找九千岁郑恩,实在不行,方才那个少年也行啊!”中年男子急切的说着。

  “陛下,这谈何容易!赵匡胤派这老妖人亲自押解我们,心中定是有了抉择,岂能被这些朝廷臣子左右。”绝色女子缓缓说道。

  “那怎么办?”中年男子顿时没了主意。

  “能怎么办,只有等!”

  这时候,忽然听到车外脚步声渐近,中年男子连忙双指放到嘴前,做出一个嘘的动作,悄声道:“不要说了,老妖人来了!”

  马车外,王继恩正缓步走了过来。他蹬鞍上马,一声令下,队伍浩浩荡荡的行进起来。

  碎杂的马蹄声随即而起,车辙压在青石铺就的路面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回荡在街道之中。道路两侧的百姓回首互望,窃窃私语着,对这支马队言谈不绝。

  马车行出五里之远,忽然停了下来,嘎吱声随即而止。忽听得一声急切的尖细长音传来:“速速下车,皇驾在前,就地跪拜!”

  中年男子与绝色女子闻言,面色一凛,互相对望了一眼,连忙走下马车,跪在一侧。片刻之后,听到周围寂静无声,绝色女子微微抬了抬头,斜目望去,心中顿时一愣。

  目光所及处,明盔亮甲的禁军分在两列,一眼望不到边际。正中处是一乘六马并拉的金色车驾,马车雕龙画凤,锦旗飘展。车后跟着数列太监宫女,举着圆形孔雀翎屏扇,具显着浓浓的皇家威仪。

  马车上坐着两人,正中之人长眉方脸,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一袭龙袍,正是赵匡胤。侧边是狐媚妖妃韩素梅,她梨花带雨,哭泣个不停。

  龙撵正前面跪着两人,一个是皇四子赵德芳,另一个是国舅韩龙。

  “防御使,你身为皇子,竟然当街行凶,打死国舅韩龙随从十七人,还要击杀国舅韩龙。你好大的胆子,置国法与不顾,你究竟意欲何为?”赵匡胤一声怒喝,浓浓的帝王杀气弥漫开来。

  “官家,韩龙身为国舅,竟带着一众恶奴,纵马行凶,沿街践踏百姓。这等恶人,若是不杀之,天下百姓岂不寒心!”赵德芳朗声回道。

  【感谢view...的7张QQ阅读推荐票,谢谢谢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