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不是八贤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7章:祸水红颜

我不是八贤王 一捧西照 2096 2020.01.16 19:22

  韩素梅轻蔑一笑,脸上忽然变得阴晴不定,说道:“赵德芳,你与本妃说说,这王继恩究竟干什么去了?”

  “韩贵妃,本皇子似乎和你没那么深的交情,为何要告诉你呢?”说着,赵德芳缓步走到一张椅前,坐了下来。

  “赵德芳,你方才不是说本妃是你母妃吗?母子之情,这等交情应该够深吧!”

  韩素梅媚眼含春,款款迈着步子,向前走了几步。她妖娆的身子,微微一顷,便坐到了赵德芳的腿上。

  “贵妃娘娘,你要自重......”

  话未甫毕,只觉一股香气袭来,一只纤柔的小臂挽在了他的肩头。赵德芳心神一震,腹间腾起一团烈火,他连忙压制心头的火焰。

  “贵妃娘娘,切不可如此,倘若被官家得知,你我绝无活路!”

  韩素梅抬起玉手,手指在赵德芳下巴轻轻一撩,媚笑道:“若不是你方才提醒,本妃还在纳闷,今日王继恩一回宫,官家怎么一下变得心神不宁,像是魂都丢了。本妃说家父重病,他立刻就许我回家探亲,还说等家父病好之后再行回宫。”

  “呃......”听闻此言,赵德芳心中顿时不安起来。

  赵匡胤如此心急,把韩素梅都支出皇宫,定是对花蕊夫人,思盼切切。

  史书所言,孟昶进京第二日便得到封赏,他带着妻儿老小进宫谢恩。赵匡胤一眼见罢,就被花蕊夫人迷的神魂颠倒,不能自已。

  七日后,孟昶暴病而亡,赵匡胤辍朝五日,亲自主持发丧。花蕊夫人再次进宫谢恩,赵匡胤强行留其侍寝。不久后,花蕊夫人被封为贵妃。

  “我当如何是好?”赵德芳自言自语着,双目呆呆茫然,似乎忘记身上还坐着韩素梅。

  思绪流转之际,他的双臂乍然回拢,将怀中之人搂抱起来。韩素梅一声娇吟,顿时打碎了他的思绪。

  看着怀中温软之人,赵德芳心头一慌,陡然站起身来,将韩素梅放在了地上。

  “韩贵妃,你且莫这样,本皇子有正事要说!”

  韩素梅眨了一个媚眼,娇声道:“怎么,这不是正事吗?”

  赵德芳连连摇头,说道:“不不不,我是说其它之事。”

  “什么事?”

  “你可能马上要失去官家的宠幸了!”

  “什么?你此言何意?”韩素梅急声问道。

  赵德芳俯首至韩素梅耳畔,悄声道:“这次王继恩回来,他可是带回一个大美人。也许这几日就要进宫面圣,只要官家一见,定会将其留在宫中。”

  韩素梅忽然一笑,露出骄傲之色,道:“每年进宫的美人多了,却没有一人是本妃的对手。她们还不是独居深宫,无人问津,有的甚至连官家的面都没见过。”

  “韩贵妃,你的姿色虽是不错,但是只要此人进宫,你定会同其它女子一样,失去官家的雨露恩泽,变成一个深宫怨女!”赵德芳缓缓说道。

  “哦,这人是何方神圣?”韩素梅顿时来的兴趣。

  “孟昶之妃,花蕊夫人!”

  “嘶......”

  听得此言,韩素梅顿时花容失色,那还有方才的半分自信与骄傲,随即道:“听说此女才貌冠绝天下,引得孟昶只思春宫做乐,不计江山社稷,结果被王全斌三月就灭了国家。花蕊夫人,实乃祸水红颜,覆国妖女!”

  “怎么,贵妃娘娘,你是不是有些嫉妒人家了?”

  韩素梅冷哼一声,道:“亡国之妇,纵然她有万般美貌,她毕竟是有夫之妇,官家岂能对她动心。”

  “官家若是不动心,岂能让王继恩去成都,千里迢迢将其迎接回京?”赵德芳反驳道。

  “呃......王继恩这个老太监,真是该死!”韩素梅忿忿说道,忽然她秀眉微蹙,来到赵德芳身前,娇声道:“赵德芳,你说,本妃该当如何是好?”

  赵德芳沉思片刻,说道:“我有一计,定让官家暂时对其失去兴趣,不知贵妃娘娘可否敢做?”

  韩素梅面色一沉,眼中闪过一丝狠色,道:“你是说,本妃派人把这妖妇杀了?”

  “不不不!”赵德芳摇了摇头,连忙说道:“现在孟昶一家刚刚进京,所住之处有数千禁军保护,派杀手断然是行不通的!”

  “那你说,我该当如何?”韩素梅这时有些着急了。

  赵德芳淡淡一笑,道:“贵妃切莫着急,本皇子自有妙招,你附耳过来!”

  韩素梅微微侧耳,贴到赵德芳面前。几语一毕,韩素梅脸上腾起笑意。

  “赵德芳,倘若真能不让花蕊夫人进宫,本妃定会好好赏赐于你!”韩素梅秀眉一动,眼中闪出荡荡春意。

  “贵妃娘娘,本皇子不求其它,只想顺利的去川蜀,做自己汉州防御使而已!”

  韩素梅瞥了他一眼,说道:“看你这点出息,这等小事,也值得本妃去做。罢了,本妃多给你美言几句,定能如你得偿所愿!”

  “多谢贵妃!”赵德芳双手抱拳,躬身作揖道。

  韩素梅点了点头,道:“时辰不早了,本妃该回韩府了!对了,你说韩龙会有危险,这是怎么回事?”

  赵德芳剑眉一挑,道:“我担心有人借刀杀人,引起贵妃娘娘与本皇子的冲突,以达到不可告人的秘密!”

  韩素梅噗嗤一声笑了,道:“那不是这贼人奸计未得逞,本妃与你未成仇家,反倒和你更加亲近。”

  听得此言,赵德芳忽然正色道:“娘娘,今晚之事,且不可再提及此事。倘若被别人得知,以官家的手段,定然取了你我的脑袋!”

  “嗯!”韩素梅点了点头。

  “贵妃娘娘,你今晚一定要去开封府牢狱,问明韩龙街头纵马的前因后果。明日我亲去韩府,再拜访贵妃娘娘!”

  “好,官家已经给了口谕,本妃可以随时探监弟弟韩龙!”

  “既然如此,德芳就恭送娘娘回府!”说罢,赵德芳连忙躬身,又作了一揖。

  韩素梅怪异一笑,嘴角向上勾起了一个弧度,说道:“本妃还会来的,别忘了方才的事情!”说罢,她取来黑纱帷帽,戴在了自己头上,缓步向堂外走去。

  赵德芳护送其上了车轿,马蹄声渐起,不一会,两辆马车消失在宁静的黑夜中。

  【感谢书友“初遇未晚”多日的QQ阅读推荐票,作者再次感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