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不是八贤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3章:赐府出阁

我不是八贤王 一捧西照 2067 2019.12.27 11:05

  “啊......小如姐姐,你这是何处此言?我什么时候说过,出阁后就不要你了?”赵德芳诧异的问道。

  “你现在都不让奴婢伺候你了,你出阁之后,肯定是不要奴婢了?”小如眼神幽怨,似乎还带着一丝委屈。

  在她的意念中,伺候赵德芳洗漱、更衣、用膳、入寝这些就是她日常的营生。如果忽然不让她去做这些事情,她心头觉得空落落的,也就没有了继续呆在赵德芳身边的价值。

  看着小如的神情,赵德芳微微动容,解释道:“小如姐姐,你看,本皇子的个头都比你还高,再让你伺候吃饭更衣,不是显得我是一个痴呆皇子啊?这要是传扬出去,不要说我,就是我爹爹也没面子啊。”

  听到赵德芳这般说,小如想了想,好像是这么回事。如今的赵德芳身高五尺之多,再让她夹菜喂饭,好像是不妥当。她随即说道:“那奴婢以后伺候你更衣吧,无论你长得多高,奴婢伺候你更衣,别人总不会说什么吧?”

  “更衣?”

  听得此言,赵德芳身形一颤,双腿夹的紧紧。在大宋朝,丫鬟伺候主人更衣,这倒是无可厚非。这几日每天早上,若不是自己合衣而眠,自己早就被小如看个透彻。今日身体又长了一大截,若是还让她更衣,日后难免弄出尴尬。但是不让小如伺候他更衣,似乎找不出太好的借口。

  小如说道:“小皇子,你若是洗漱更衣,都不让奴婢伺候了。那奴婢在你身边,还有何用处?”

  “这......这以后再说吧,先行用膳吧,要不都凉了!”赵德芳连忙端起一碗粟饭,夹起一块烧肉吃了起来。

  小如立在他身边,面上带着丝丝不悦,直直的站着,一动也不动。

  “小如姐姐,你也坐下,我们一块吃啊!”赵德芳说道。

  “奴婢不敢,这是官家赐的御食。奴婢一个下人,怎敢与小皇子同桌用饭。”小如说道。

  “听本皇子的话,先吃饱了肚子。万一那两个黑面僵尸再来,再想吃也没有了!”说着,赵德芳站起身形,将小如推到方椅之上。

  “小皇子,那两个黑面僵尸不是走了吗,难道他们还会来?”小如听到说起这二人,神情顿时变得又紧张了起来。

  “先吃过饭,我再告诉你!我们死也不能当个饿死鬼,你说是不是!”赵德芳说道。

  小如眼神惊诧,也不论赵德芳所言真假,端起一万粟饭,吃了起来。二人用过午饭,赵德芳便去休息去了。他以前一直有午休的习惯,来到大宋之后,也延续下来。

  赵德芳在床榻之上,慢慢就进入了睡眠。睡梦中,他金盔金甲,手持两柄金锏,穿梭于百万军中。

  忽然对面飘来一白衣女子,她面色幽怨,神情凄楚,正款款向他走来。

  “你是何人?”见这女子生的绝色,赵德芳不由心头摇曳,他连忙拽马停了下来。

  那女子说道:“赵德芳,你本是前世之人,为了妾身穿越而来!我费氏二朝为妃,虽得万千恩宠,但是心中只有你一人。如今赵光义要谋杀我,你要救我......”

  “费氏,难道你就是花蕊夫人?”赵德芳神情一震,急声问道。

  “呵,花蕊夫人,只是落花残蕊而已!”那女子幽怨的摇了摇头。

  “夫人,你说赵光义要杀你,他人在哪里,本王去擒杀他!”赵德芳说道。

  “在哪里!”

  花蕊夫人一转身姿,抬手向后指去。顺着指向,只见一条恶龙踏空而来,风驰电掣,咆哮如雷,身后卷起滚滚烟尘。它张着血盆大嘴,转瞬之间,就扑倒了赵德芳身前。

  “啊.......”

  “小皇子你怎么了?”

  感到有人在摇晃自己身体,赵德芳当即醒了过来。他坐起身来,擦了擦满头的冷汗,方才梦境中的事情,此刻还心有余悸。

  “小皇子,你是不是做噩梦了?”小如又问道。

  “嗯!”赵德芳点了点头,“我梦到一只长角恶龙要吃我,任凭我怎么斗它,始终都不是他的对手,最后刚被他一口吞下,还没有来得及下咽,这就被你叫醒了!”赵德芳说道。

  “恶龙,怎么会有恶龙?恶龙为什么要吃你啊?”小如不解的问道。

  “它......我也不清楚它为什么要吃我,可能是今日我受到了惊吓所致吧!”赵德芳解释道。

  小如点了点头,说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应该是这样!”

  “青天白日,自己怎么会梦到花蕊夫人,难道最近孟昶与花蕊夫人要到开封?”赵德芳陷入了沉思。

  历史记载,后蜀投降之后,孟昶、花蕊夫人与李昊一行三十三人被押赴汴梁城。刚到开封后,孟昶被封为秦国公、封检校太师、中书令等职,恩宠之情,实属罕见。七日后,孟昶暴病,花蕊夫人入宫为贵妃。

  后来花蕊夫人介入宋室皇权争夺,触及到赵光义的利益,被暗箭射杀。一代艳绝人寰的才女香消玉殒,从此之后,世间再无美貌与才情集于一身之人。

  “我因她穿越而来,可是她马上却要成为我的母妃,这......这不就是一个笑话吗?”

  “难道我也像李治与武则天一样,偷偷约会,坐等赵匡胤归天一刻。”

  “不......”

  赵德芳长嘘了一声,眼中精光一闪,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三日后。

  延和殿内,举行皇子出阁大典。赵德芳御赐出阁,封汉州防御使,府邸兴宁坊。赐厨人三名,宫女五名,下人十名,白银一千两,布匹三百尺。

  吕余庆为先生,传道授业,行教导之责。陶三春为教头,传授武艺,精讲兵法。

  “小如姐姐,官家真是小气,只赏了一千两白银,这能够几日花销啊!”赵德芳看着这些赏赐,不由摇了摇了头。

  他一个堂堂皇子赐府出阁,竟赏赐了这么点东西,实在是让他尴尬。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一千两银子对于偌大的一个兴宁坊,实在是维持不了几个月的消耗。不过还好,燕国长公主把这里收拾的一应俱全,不需要再重新布置。

  【希望大家能给一个推荐,这是对作者最大的鼓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