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不是八贤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0章:贬黜出京

我不是八贤王 一捧西照 2084 2020.01.12 22:30

  闻听此言,赵匡胤眼神一扫,立刻看向了韩龙,喝道:“韩龙,四皇子所言可是属实?”

  还未等韩龙说话,韩素梅抹了抹眼泪,率先说道:“官家,今日臣妾爹爹病重,韩龙去药房取药,心急之下,这才马匹骑得快了些。纵然韩龙有些过错,但防御使不该依仗皇子身份,杀死韩府那么多下人,还把韩龙抽的惨无人样!”

  这时候,韩龙急忙向前爬出数步,指着脸上的血痕,说道:“官家,你看微臣的脸。这就是被四皇子抽得血痕,更可气的是,还抽出一个叉字!”

  赵匡胤抬眼望去,只见韩龙的脸上挂着两道血痕,右向一撇,左向一捺,委实搞笑之极。他本是想笑,却看到韩素梅一脸的哭腔,连忙收回了笑容。

  “防御使,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官家,韩家这姐弟二人,是恶人先告状。”赵德芳站起身来,冷冷一笑。

  赵匡胤眉头微皱,说道:“防御使,你且细细说来!”

  “今日微臣在回府途中,韩龙带着恶奴纵马狂奔,见了微臣,他竟跃马从头飞过。微臣气愤之下,正要与他理论,还未等微臣说话,他随手就是一鞭!”说着,赵德芳指向了自己脸颊的伤痕。

  听得此言,韩龙连声道:“官家,微臣当时不知他是四皇子。倘若知是四皇子,微臣就是再心急给爹爹买药,也不敢对四皇子无理啊。”

  “韩国舅,你不知我是皇子,就拿皮鞭随意抽我。倘若你不识得官家,是不是也敢对官家动手?”

  “这......”听得赵德芳此言,韩龙不知该如何作答。

  这时候,韩素梅站起身来,说道:“官家,不能听防御使一面之词,我弟弟心急抓药,哪能顾得上和四皇子纠缠。定是四皇子无理在先,这才二人发生了口角。再说即使臣弟有些过错,四皇子也不应该痛下杀手,当街杀了那么多下人啊!”

  “是啊,是啊!”韩龙连忙说道,“四皇子出手狠辣,十七个韩家下人,个个被一拳中头,脑浆迸裂,想起来都让人害怕!”

  赵匡胤眉目一动,又看向了赵德芳,说道:“防御使,你杀了十七名奴仆,这你当如何解释?”

  “官家,当时微臣脸部中鞭,一怒之下,将韩龙的短鞭夺了过来,反手还了他两鞭。韩家奴仆见韩龙受伤,竟然提着马刀对微臣行凶。光天化日之下,这些恶奴丧心病狂,对臣痛下杀手。臣这才将其击杀!”赵德芳说道。

  “你杀了人,就是触犯大宋国法。古话说得好,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你身为皇子,当街杀人就是犯罪!”韩龙急声说道。

  “哈哈……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那他们谋杀当朝皇子,又当何罪?你身为他们的主使,这又当何罪?”赵德芳冷声说道。

  “这……”

  韩龙顿时哑然,不知如何圆说。似乎方才韩素梅教他的话语,被赵德芳一吓,全都记不起来。

  赵德芳向前一步,来至韩龙身前,道:“韩国舅,谋杀皇子这可是相当于刺王杀驾,不要说这十七个奴才了,就是你韩家也得株连九族啊!”

  “啊......”韩龙像是明白了什么,立刻回头看向了韩素梅,急声道:“姐姐,他......他说的是真的吗?”

  还未等韩素梅说话,赵匡胤腾的一下站起身来,怒道:“韩龙,你好大的胆子!朕的皇子何等身份,莫说你这十七个奴才,就是你韩家一门……”

  此刻的韩素梅,早已吓得瑟瑟发抖,她连忙跪在了赵匡胤面前,颤声道:“官家,臣妾这弟弟鲁莽愚钝,冒犯了四皇子,念在奴婢伺候你的份上,你就饶了韩龙吧!”

  “好在皇儿无恙,不然朕非得……”看着韩素梅,往日的恩爱之景顿上脑头,赵匡胤生出一丝怜爱,沉思了片刻,说道:“罢了,这些狗奴才实在该死,四皇子已然就其伏诛,此事就算罢了!韩龙死罪可免,但是活罪难饶,撤其国舅爵位,贬出汴京城,再不得入京!”

  “官家,臣妾就这一个弟弟,倘若他不在京城,家中病父无人照顾。还望陛下开恩,将其留在京城照看家父!”韩素梅哭诉道。

  “韩贵妃,韩龙不用离开京城了。”赵德芳冷冷说道。

  “哦?”韩素梅面色一惊,连声说道:“四皇子,你快帮本妃向官家求情,让韩龙留在京都。”

  “放心吧,韩贵妃,不用向官家求情,韩龙也会留在京都。”赵德芳忽然变得微笑起来。

  “不用向官家求情?”韩素梅神情呆住了,忽然说道:“四皇子,你……你是什么意思?”

  赵德芳淡然一笑,说道:“没什么意思,只是因为今日韩龙要死在这里,用不着出京城了!”

  “什么?”韩素梅一下站起身来,大声喝道:“赵德芳,官家只说让韩龙离开京城,你怎么说让韩龙死呢?”

  “韩贵妃,因为本皇子要杀他!”

  “赵德芳,你……”韩素梅立刻又跪在赵匡胤面前,大声说道:“官家,你要为臣妾做主啊!”

  赵匡胤面色一怒,大声喝道:“防御使,你所言何意,朕没说要杀韩龙啊?”

  “官家,你是没说要杀韩龙,但是今日韩龙必死无疑!”赵德芳回道。

  “赵德芳,朕还年轻,你这就着急为朕下圣旨了!”赵匡胤冷声喝道。

  听得此言,赵德芳连忙跪地,说道:“官家,微臣不敢。”

  “你不敢......”

  赵匡胤话还未尽,只见龙撵前忽然走来一人,大声喊道:“官家,微臣有事启奏。”

  赵匡胤立刻抬起头来,眼神一扫,散出涛涛怒意。他正要发作,见是赵普,强压了心头的怒火,不耐烦的说道:“则平,你有何事,快速速说来。”

  “官家,方才汴京城死了一十七条性命,周围百姓传的沸沸扬扬。这不到半个时辰,满是汴京城都已经知晓。现在十七张诉状已经告到开封府,说四皇子行凶杀人,要官府给个交代!中书令大人不敢擅作主张,这才告知于臣,让臣转奏陛下。”赵普神色不动,缓缓的说着。

  【希望大家能给一个推荐,这是对作者最大的鼓励!】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