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不是八贤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1章:争端又起

我不是八贤王 一捧西照 2027 2020.01.13 10:37

  “什么?”赵匡胤一声怒吼,道:“这些刁民,当街谋杀皇子,还让官府给出交代,简直岂有此理。赵宰相,你领朕口谕,将诉状之人,全部打入大牢,三日后行刑!”

  “是,官家!”赵普连声应道。

  他领完口谕,却未立刻转身离开,仍是立在当场。双目之中闪着狡黠的光芒,打眼瞧着赵匡胤,似乎还有未尽之意。

  “赵宰相,你还有何事?”赵匡胤疑惑的看着赵普,又问道。

  “官家,微臣方才见王公公回京,遇到了四皇子与韩家奴仆之事。王公公劝说四皇子未果,当时四皇子正处盛怒,把那骑雪鬃马一拳击死了!”赵普继续说道。

  “什么,雪鬃马死了?那是朕最心爱之马,赐予王继恩前去后蜀,迎接孟昶一家进京。哎呀呀,逆子,你好大的胆子......”赵匡胤顿时躁怒起来。

  “陛下,微臣当时看到王公公带着数十俩马车进京,定是官家的重要人物。微臣再三提醒四皇子,贵客在前,万不能鲁莽行事,一切报于官家,再行定夺也是不迟!可是他善言难入耳,一拳击死雪鬃马,以来警告微臣。”

  “好啊......”赵匡胤眼神一扫,怒目直视着赵德芳,大声喝道:“你......你不仅急着给朕下圣旨,还连朕的御马都敢杀,实在是猖狂至极!”

  “呃......”赵德芳心头一沉。

  他当时盛怒之下,一拳击死王继恩的马匹,只是对二人一番恐吓,没想到竟然是赵匡胤的御马。只是这赵普忽然出现,将这御马被杀之事,呈报于赵匡胤,其心昭昭,路人皆知。

  既然这样,今日韩龙必死,你赵普也别得安生。

  思及此处,赵德芳一步跨出,大声说道:“启禀官家,微臣刚才所言韩龙必死。那是因为是赵宰相所逼,微臣不得已才如此!”

  “什么?你所言何意?”赵匡胤收了收怒意,不解的看着赵德芳与赵普。

  “啊......”赵普当即诧异,连声说道:“四皇子,为臣可是一直在阻拦你,让你与韩国舅免遭冲突,怎么成了微臣逼迫你?”

  赵德芳淡淡一笑,说道:“赵宰相,方才王公公进城,他问你本防御使是谁?为何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大声说本防御使是皇子呢?”

  “防御使,你本来就是皇子,这有什么不能说的。再说你最近身体变化太大,王公公又不识得你,微臣给他解释,这有什么错吗?”赵普一脸无辜的说道。

  “没错,赵宰相。但是由你这三番五次的介绍本皇子的身份,周围围观百姓可是都已入耳,没一人不知我是皇子。”赵德芳说道。

  “你本来就是皇子,这也是毋庸置疑啊。纵然全天下百姓知道你的身份,又能如何?难不成你是怪罪微臣泄露你的身份,你当街杀人,又击毙御马,无法向天下人交代?”

  “哈哈......”听得赵普此言,赵德芳朗声笑了起来,大声道:“本皇子光明磊落,岂能像有些人背后暗施手脚,行小人之举!赵宰相,我来问你,按照大宋律例,下臣当街在皇子头上跃马,可犯何罪?”

  “皇子乃皇家贵胄,当街在皇子头上跃马,相当于在践踏皇家尊严,是大不敬之罪。依照大宋律法,可处以斩刑,全家应受牵连!”赵普朗朗说着,就看向了韩龙,一副事不关己的无奈模样。

  赵德芳上前一步,向赵匡胤躬身施礼道:“官家,这就是本防御使说的,今日为什么韩龙必死之因。本防御念在韩贵妃的面上,本想放他一马。可赵宰相将皇子的身份公之于众,举世皆知他韩龙在皇子头上跃马,不杀他,皇家颜面何在?不杀他,如何堵得上众生的悠悠之口!”

  这几言一出,韩素梅顿时瘫在地上,她进宫有些时日,自然清楚皇家尊严不可侵犯。莫说他弟弟只是一个小小的国舅,就是王爷重臣,也难逃一死。

  赵普闻言,神色顿时一慌。他本想让赵德芳将韩龙杀死,引起韩素梅对赵德芳的憎恨,谁知道这三五之言,竟然将杀韩龙的罪名,归结到自己的头上。小小年纪,黄口孺子,竟然有这般口舌,赵普长长嘘了一口气。

  “官家,饶命啊......”韩龙立刻跪在了赵匡胤的驾前,不停的磕起头来。

  赵匡胤摇了摇头,不置可否,缓缓坐到了龙撵之上。

  “官家,晴天朗日,韩龙当街纵马行凶,又侮辱皇家尊严,理应杀之!微臣愿意请下圣旨,当场诛杀韩龙!”赵德芳朗声说道。

  “官家,不可啊!”韩素梅趴着,抱在了赵匡胤的大龙足之上,泣声道:“官家,臣妾就这一个弟弟,你若是杀了他,家中病重老爹如何承受得了,就连臣妾也不活了!”

  赵匡胤半闭上了眼睛,沉思片刻之后,一睁龙目,说道:“韩龙在皇子头上跃马,辱我皇家尊严,实在罪不可赦,当场应该诛杀。只是后蜀国君刚刚到京,今日实不该行血光之举,以免后蜀君臣觉得朕刑罚太重。”

  “官家,不可!今日不杀韩龙,虽暂时安了孟昶之心,但国家有法不严,日后我大宋律法岂不让百姓轻蔑,官员还如何执掌一方百姓!”赵德芳疾声呼道。

  “诶,德芳,朕也没有说不处罚韩龙,只是过几日......”

  说着,赵匡胤瞅向了韩素梅,眼神一撇,示意她向赵德芳求情。韩素梅顿时会意,她抹了抹脸颊的眼泪,连忙下了龙撵,疾步走到赵德芳身前。

  看到韩素梅正要弯身下跪,赵德芳连忙出手,一把将其扶住,说道:“贵妃娘娘,本皇子是你晚辈,岂敢受你的礼节,这岂不乱了纲常!”

  韩素梅轻泣了两声,定了定心神,说道:“赵德芳,只要你饶了韩龙这次,我韩素梅便欠你一个人情。只要你日后有所要求,妾身定当无所不允。”说着,她的眼神流转,闪现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媚态。

  【感谢书友110303141648019的5张推荐票,作者深深感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