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不是八贤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7章:艳娘魅舞

我不是八贤王 一捧西照 2132 2020.01.22 23:36

  王继恩连忙回道:“官家,前几日夫人还好好的,老奴也不知怎么成了这样。可能夫人体弱,又初来汴京城,水土不服,患了什么疾病?”

  赵匡胤闻言,看向了花蕊夫人,连声问道:“既然是这样,朕今日就安排御医到国公府上,给夫人诊治。然后再将所有人查诊一番,可不要再染上什么疾病!”

  “多谢官家!”花蕊夫人作了一揖,然后与孟昶退回席位。

  随即,昭容李艳娘款款上前,头上梭着高高的发髻,微微一欠身,说道:“妾身李艳娘见驾,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哦?”

  看着殿内跪着的女子,赵匡胤神情一震,暗暗称奇:这李艳娘的姿色倒是不错,可比花蕊夫人强了不少,尤其是头上那顶高髻,更是别出心裁,引人入胜。

  孟昶忽然站起来,来至李艳娘身前,说道:“官家,这是罪臣的小夫人,她的发髻唤作朝天髻,在川蜀一代妇女中广为流传。她还能歌善舞,尤其是舞蹈,更是妙不可言!”

  赵匡胤点了点头,道:“诶,亲国公,你已是我大宋国公,以后切莫以罪臣自呼。既然贵夫人有这等舞姿,宴会开席之时,就烦劳贵夫人献舞一曲,以慰朕怀!

  “微臣遵旨!”

  二人退回席位,各自坐了下来。随即孟昶的儿子与女儿,一一见驾,叩谢赵匡胤的恩典。

  片刻之后,孟昶家眷见驾一毕,赵匡胤便宣宴席开始。

  随即管乐奏起,锣鼓齐附,李艳娘除去身上红色裘袍,露出一袭鹅黄色的丝帛舞衣,简直就是玲珑有致,凹凸丰润。就这个身材,看的让人起了无名躁火,怪不得当年她能从一个舞妓,摇身一变,就成了孟昶的妃子。

  历史上若不是花蕊夫人才貌双绝,被天下人悉知。估计孟昶降宋,留在赵匡胤身边就不是花蕊夫人,而是她李艳娘了。

  只见她轻舒莲步,扭动腰姿,开始翩翩起舞。丝带束缚的蛮腰,时而高高向上耸起,时而向下微微垂晃。舞线诱人,姿态百样,看的让人欲罢不能。

  舞到兴尽之际,忽如骤风急雨,衣决飘飘,翻若游龙,翩若惊鸿,宛如一个妖仙落世。飘飘然,荡荡然,让人连气息都不敢吐将出来。

  一曲舞罢,管乐齐停,众人却还都呆在当场,似乎还未从舞曲中回过神来。

  “妙啊,果然是妙不可言!”

  赵匡胤从龙椅上站起身来,双手不由鼓起掌来。众人这才清醒过来,就连昨晚刚刚失身的赵德芳,也被李艳娘这曲舞迷的魂不守舍。

  “多谢官家赞赏!”

  李艳娘微微欠身,妖娆的身姿微摆,杏眼秋波一转,惹得赵匡胤的心都快嗓子眼跳了出来。

  “好啊,有舞有曲,不行还得有诗,才能配景啊!听说费氏夫人才貌......”说着,赵匡胤眼神就瞟向了花蕊夫人,言语当即停顿了。随即他尴尬一笑,说道:“费氏夫人,身患重疾,委实让人让朕心忧。不知李氏夫人方才这曲舞蹈,能赋诗一首......”

  听得此言,花蕊夫人微抬颔首,说道:“官家,妾身可......”

  话还未毕,赵匡胤看到她的模样,身体微微向后半傾,说道:“夫人病重,暂先罢了。哪位爱卿能赋诗一首,为方才李夫人这曲舞蹈,增光添色呢?”

  “呃……”

  众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眼瞪小眼,小眼瞪苍天,一个个都低下了头,没有丝毫言语。

  这一帮人,都是赵匡胤出生入死的兄弟。要论沙场驰骋,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个个都是高手。要是说舞文论墨,这帮人连大字都不识几个,如何去吟诗作对。

  他左右瞅了半天,见无一人站出赵匡胤也是尴尬,此刻他有些后悔,明知道这帮人都是大老粗,还说出这等话,不是给自己找难堪吗?可能是花蕊夫人的容貌太过吓人,他为了转移视听,说出这等话来。

  这时候,花蕊夫人坐直了身形,斜看了一眼赵匡胤,心头生出不少鄙夷。

  昨日听韩素梅之言,这次孟昶举家进京,是因为赵匡胤仰慕自己的才貌。但是她没有想到,当自己容貌变得一塌糊涂,赵匡胤竟对她像是避之不及。

  她虽然不愿给赵匡胤做妃子,但是就因为模样发生变化,就遭到这般轻视,心中实在不甘心。

  尤其是还输给了才貌都不及自己,只会晃胸扭臀的一个舞妓,见人先看三分貌,想必就是说的这个道理吧。

  就在花蕊夫人暗自叹息之时,忽然殿内站起一人,缓步走了出来。

  “官家,微臣胸中忽然生出一首诗,斗胆请官家雅正?”

  “哦?”

  赵匡胤抬眼一看,竟然是他的四子赵德芳,心中不知为何竟生出了不少底气,连忙说道:“德芳,快快吟来!”

  “谢官家!”

  赵德芳双手背在身后,昂首阔视,缓缓走出几步,学出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他浅浅吟道:“丝竹管弦舞衣妍,一搦纤腰值万钱。紫辰殿内翩起舞,梳将高髻唤朝天。”

  这四句诗吟罢,大殿内忽然鸦雀无声,弄的赵德芳尴尬无比。他本以为一诗吟罢,殿内夺起雷鸣般的掌声,并且伴随着叫好呐喊声。

  可是现在,好尴尬!

  他忽又一想:“莫不是这首拼凑的诗,入不得这些人的法眼。这可是清代兰泉之的十国宫词,虽然自己改了两句,但是自我感觉还改的不错,尤其是特别应现在的景。”

  他忽然抬眼望去,只见郑恩、石守信、高怀德等人茫然的看着他,像是在对牛弹琴,他们根本听不懂。

  再看孟昶与李艳娘,二人脸色发白,似有不悦之色。只是花蕊夫人,像是听懂诗句意思,眼神中带着一丝笑意,不屑的瞥这殿中的李艳娘。

  看到场情尴尬,赵匡胤连忙说道:“众位爱卿,四皇子这首诗到底如何啊?”

  “好诗!”

  听得一个闷声传来,就知道是郑恩的声音:“官家,虽然我郑恩一个大老粗,不懂其中之意。但是第二句,说一个大腰子就值万钱,我就想问问德芳,这是什么腰子这么贵?

  【感谢书友“俺来自地球”的两张起点读书的推荐票鼓励,谢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