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不是八贤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5章:神秘来客

我不是八贤王 一捧西照 2090 2020.01.15 18:46

  赵德芳眉头一皱,打趣道:“哎呦,听你的意思,你跟着本皇子来到兴宁坊,这两日是委屈你了?”

  小如哼了一声,道:“委屈谈不上,就是家徒四壁,过得有些寒酸而已!”

  “嘿,兴宁坊这样的大豪宅,你竟然嫌弃它寒酸,我也是服你了!”赵德芳不由摇了摇脑袋。

  “兴宁坊宅子是大,但是每天人吃马喂,需要消耗多少银两,你知道吗?”小如不屑的说道。

  “小如姐姐,我们是皇宫里出来的人,不能为了些银两,就唠唠叨叨。我若是再告诉你,今年我的俸禄全部没了,你岂不是要疯了!”赵德芳说道。

  “什么?”小如神情一震,急声问道:“小皇子,你说的可是当真?你......你不会和我开玩笑吧?”

  “是真的!官家的御马,今日被我一拳捶死了。官家本来想处罚我的,后来只扣了我一年的俸禄!”赵德芳讪讪说道。

  听得此言,小如顿时急了起来,大声说道:“小皇子,你今天究竟干了些什么呀?挨了打不说,还把一年的俸禄弄没了,我......我真是服了你了!”

  赵德芳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说道:“今天是有些倒霉,好好一张俊气的脸,不会落下什么疤痕吧?”

  小如瞥了他一眼,说道:“也不是什么大毛病,大惊小怪的!我去药房一趟,抓些药回来,用不了几日就好了!”说罢,她气呼呼出了大厅。

  这时候,高继和才长长喘了口气,释放了心中压抑。“四皇子,这小如姑娘,真是霸道,完全不把你这皇子放在眼里。她是你宅上的管家,还是别的什么人?怎么你见了她,好像老鼠见了猫似的?”

  赵德芳叹了一声,说道:“这小如,她......她是我姑奶奶。”

  “哈哈哈哈......”高继和朗声笑了起来,说道:“以我观之,这小如姑娘长得水灵,模样也俊俏,迟早得成了你的贴身之人!”

  “去你的,兔子还不吃窝边草。本皇子光明磊落,岂实你想的那种人?”赵德芳做出一脸正色的样子,斜眼看着高继和。

  高继和连声说道:“好好好,四皇子心地坦荡,光明磊落,是我误解了你。只是今晚有什么事吗,要不再去樊楼转转?”

  赵德芳摇头道:“今晚有事,改日再去吧。再说,你我现在这个模样,去了也得让人笑话!”

  “那倒也是!四皇子,那我先回府去了。这一身破衣烂衫,得赶快换掉,要不让我爹爹看到,我又得挨训。”高继和说道。

  “嗯!”赵德芳点了点头,然后将高继和送出府外。

  不一会,小如返了回来,带了些药铺郎中配的治疗跌打淤青的药物。她熬制完毕之后,就端着来找赵德芳。

  “这是什么东西?”看着这一碗黑乎乎的粘稠状东西,赵德芳连声问道。

  “是祛除你脸上伤疤的药膏。”

  “呃......这熬糊了锅的东西,也算是药膏?你是让我吃了它,还是让我喝了它?”

  小如噗嗤一声笑了,说道:“我的小皇子呀,这是在脸上涂抹用的。你要是想吃想喝,奴婢也没办法!”

  “在我印象中,你们这个时代的人,煎制的药都不是喝的吗?”赵德芳随口道。

  “小皇子啊,难道你和我不是一个时代?”小如皱了皱眉头,诧异的看着赵德芳,随即又说道:“治疗外伤的药,不止是内服,也有外敷的啊。”

  “哦,原来如此啊!”赵德芳讪讪一笑,然后正面躺到床榻,把脑袋伸在床边。

  小如将凉却的药膏,涂抹在他脸上的伤疤处。片刻之后,只觉一丝凉飕飕的感觉传来,赵德芳轻嘶了一声。

  “这膏药似乎还真有些作用?”

  小如撇了撇嘴,说道:“你这种跌打摔伤,不是什么大毛病。民间郎中的药材,虽没有宫中齐全,但是治疗这种伤病,还不是小儿科!”

  “哦,小如姐姐,看来你懂得挺多啊!只是我这伤疤,需得多长时间才能好呢?”

  “差不多两三日吧!”

  “明天不能好吗?”

  “明天?小皇子,你开什么玩笑,你以为是太上老君的神丹灵药呢,涂抹之后,立刻就好了!”小如不屑的说道。

  赵德芳叹了口气,喃喃说道:“好吧,也许脸上带伤的男人,会更有魅力!反正今日的模样,她已经见过了!”

  听着赵德芳怪异的言语,小如愣住了,说道:“小皇子,你在说什么呢?什么脸上带伤,她还见过了,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没......没什么意思。我是说今日脸上这道伤疤,已经被好多人见过了,实在是尴尬啊!”赵德芳慌忙解释道。

  “不对!”小如瞪了一眼赵德芳,似乎看出了他的慌乱。

  “小如姐姐,我现在好饿啊,你赶快让厨房做些饭吧。都快晌午了,怎么还不做饭呢?你这大总管是怎么当得?”赵德芳一口气说了出来。

  听得这一连串的话语,小如顿时目瞪口呆,连忙回道:“奴婢这就去厨房看看。”

  看着小如已经走远,赵德芳的心总算掉进肚子里了。自己的那点想法,倘若被小如得知,以后在她面前更抬不起头来了。

  用过午饭,赵德芳再没有出去。只在后院之中,练习今日刚刚习得的锏法。这套无字锏法,正如陶三春所言,前三招锏法,全是攻势。

  第一招双龙探海,第二招折玉断金,第三招开天裂地。

  三招一过,体内虽有不少气力,但是这两柄金锏却奇重无比。抓之都极其费力,更不要说出招攻击对手了。但是间隔一个时辰之后,体力又就恢复如初。赵德芳尝试越过前三招,直接使出第四招龙腾虎跃,发现双锏还未挥出,体内的血息就开始紊乱。

  “唉,看来武学一道,也是只有循序渐进,螺旋上升,才能逐步掌握其要旨。”赵德芳叹息一声。

  一日既过,天色刚刚变黑,赵德芳正与小如在用晚饭。

  忽见外面匆忙走进一个下人,年岁在四十岁左右,躬身说道:“小皇子,外面来了两辆马车,说让你亲自出去迎接!”

  【感谢“初遇未晚”再次的7张QQ阅读推荐票,Thanks♪(・ω・)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