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不是八贤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9章:索命神差

我不是八贤王 一捧西照 2112 2019.12.25 09:00

  “小皇子,是你吗?”小如壮着胆子问道。

  “小如姐姐,是本皇子,怎么连你也不认得我了?”赵德芳问道。

  “不是不认得你,是你的变化太大了,奴婢实在不敢认你。还有你这衣袍、肩头怎么都裂口了?”小如诧异的说道。

  “我身体长高了,自然衣服就被撑破了!小如姐姐,你快去帮我找一件衣服去,这件衣服确实穿不得!”赵德芳打量了着自己的穿着,确实是滑稽无比。

  “嗯!”小如点了点头,就转身出去了。可是刚出去不久,小如又返了回来,脚步错乱,神色慌张。

  “小皇子,不好了,外面来了好多禁军,把宫殿都围了起来!”小如急声说着。

  她喘着娇气,胸前起伏不定,显然是惊慌之极。小如虽然年轻,但是在皇宫中算一个老人,能让她如此惊慌,此事定然不小。

  赵德芳眉头一皱,连声问道:“禁军都来了,他们来了多少人?”

  “有五六百人左右,将整个宫殿都包围起来。还有那凌风和破空二位神差,这次都亲自来了。”小如眼神透出惊悚,显然是对这二人害怕到了极点。

  “凌风和破空,他们是什么人?”赵德芳连忙问道。

  “奴婢不知道,只是听后宫有一句传言,凌风起,破空出,百官死,后宫哭!”小如心有余悸的说道。

  “百官死,后宫哭,不就是来索命的阎王吗?”赵德芳冷哼道。

  此刻,他已然明白了,赵匡胤对自己今日的说辞,根本就没有相信过。不过,凭空长高两尺这种事,无论编织什么理由,别人都不会相信,更不用说赵匡胤这样的雄主了。今日若不是有六位王爷作证,可能他当场就被拖出去斩了。能留他到现在,已是天大的恩泽。

  赵德芳身体发生这样变化,在世人心中,要不是被人替换了,要不就是身子中了什么妖邪。但这两种情况,无论是哪一种,赵匡胤都不会等闲视之。

  赵德芳忽然站起身形,说道:“小如姐姐,走,随我出去看看!”说罢,二人出了宫殿,直向院门而去。

  这时候,院落门口走进两人,挡住了赵德芳的去路。二人一袭紫红官袍,面色寒霜,眼神中带着阴冷的杀伐之气,似乎天下之大,在他们眼中都是死人。

  “小皇子,官家有令,你不能离开这座宫殿!”一个面色煞白的人说道。

  “哦!”赵德芳点了点头,说道:“那本皇子什么时候,就可以自由出入宫殿了?”

  “我二人离开的时候!”那人冷冷的回道,然后双臂抱胸,手中一柄长剑立在胸前。

  只见那柄长剑,剑把简简单单,没有任何雕饰,剑鞘通体漆黑如墨,让人不寒而栗。

  赵德芳忽然淡淡一笑,说道:“这把剑不错,不知阁下是凌风和破空的哪一位?”

  “凌风!”那人仍是简单回道,没有一字多余。

  “凌风,你的这把剑,本皇子可以看一看吗?”赵德芳问道。

  “不可!”凌风说道。

  “为什么?”赵德芳又问道。

  “墨剑,人不离剑,剑不离人。出鞘必见血,见血必死人!”凌风冷冷说道。

  “哦,原来如此,太吓人了,那本皇子还是不看了!”赵德芳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做出极度害怕之状,但是眼神中却闪着不屑。

  “小皇子,你可以请回了!”另一名面色无状的年轻人说道。

  “你就是破空?”赵德芳又问道。

  “不错!小皇子,你请回了!”破空说道。

  他的面色无状,从进来到现在,一直就是一副死板面孔。若不是额前飘着两缕蓝色发丝,就让人感觉到,那不是一张面孔,只是一张敷了人皮的铁板。

  “二位既然来了,想必也闲来无事。这样吧,这院中空阔,我们何不比试上几招,一解烦闷!”赵德芳说道。

  “小皇子,你请回!”破空还是那一句。

  赵德芳长叹了一声,说道:“唉,你们这两人啊,真是无趣,跟个黑面僵尸似的!算了,本皇子不和你们玩了。小如姐姐,我们回去!”

  说罢,赵德芳一转身形,便向宫殿内走去。刚走至门口石阶之时,他忽然脚尖一拧,一块指头的大小的石屑瞬即飞出,直向破空的面门而去。

  破空神情一震,当即后仰侧首,堪堪避过了这块石屑。随即“嗷”一声嚎叫传来,破空回头望去,只见正门口的一名禁军额头正中,被穿额而过,血流如注。

  “出手就杀人!”凌风又是一句五字。

  破空面上依旧没有表情,忽然额头一动,一缕蓝色的发丝缓缓落下,正掉落在了他的手中。他打量着自己那缕发丝,像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片刻之后,他将那缕发丝收至衣袖,然后抬眼看向了赵德芳,脸上顿时有了表情,眼神中有了光芒,嘴角开始带着天真的笑容。

  “不可!”凌风急速探出右手,抓在了破空的左臂之上。

  “断发杀人,辱我太甚,他已是必死之人,不在乎早死一个时辰!”破空双目之中充满了杀机。

  “官家还没有发话,我们不能出手!”凌风冷声说道。

  “让他再多活几个时辰吧!”破空长长嘘了一口气,然后闭上了眼睛,平抚着内心的怒火。

  赵德芳走回宫殿,缓缓坐在了一张方椅之上,然后微微闭上了眼睛。小如立在一旁,虽然她依旧面色慌张,但是已经没有刚才的那种恐惧了。

  “小皇子,你刚才杀人了!”小如忽然说了一句。

  赵德芳闭眼哼了一声,说道:“给这两个冷面僵尸一个提醒,让他知道本皇子不是待宰的羔羊,他们要想杀我,我让这些人全的陪葬!”

  “小皇子,要不奴婢出去找找小曾子,从他哪里探得一些消息。”小如说道。

  “五百禁军围在这里,你一个弱女子,身无缚鸡之力,如何出得去!”赵德芳缓缓说道。

  “那怎么办?凌风与破空都来了,小皇子,我们这次恐怕......”小如说道。

  赵德芳忽然睁开眼睛,淡淡说道:“不要怕,小如姐姐,我们现在就一个字,等!如果他们非要对我动手,开封城我让他血流成河!”

  【希望大家能给一个推荐,这是对作者最大的鼓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