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不是八贤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4章:隐忍蛰伏

我不是八贤王 一捧西照 2043 2019.12.28 10:55

  “小皇子,这已经不少了,宰相一月还不到三百贯钱,再说还有朝廷发放的绵、茶、酒、薪、蒿、炭、盐等各种补贴,足够府内一年消耗了。”小如说道。

  (北宋初,1两银子=1贯铜钱=1千文铜钱=0.1两黄金,一贯钱约为三百人民币,仅供参考)

  “我若是整日溜溜鸟,听听曲儿,这些钱是够一年的花销了。但是要娶几房媳妇,这些钱怎么能够啊。”赵德芳说道。

  “小皇子,你刚刚七岁就想着娶媳妇了,真是不害羞!”小如瞥了他一眼说道。

  “小如姐姐,你不要小瞧我,我现在可不是小孩子了,我已经长大成人了,娶媳妇那是迟早的事!”赵德芳说道。

  “净吹牛,你个头虽然高一些,但还不是一个小屁孩!”小如不屑的说道。

  赵德芳闻言,顿时有些着急了,说道:“嘿,你还是小瞧我。要不今晚我们比一比武功,看看本皇子到底长大没有!”

  “奴婢那会什么武功,怎么和你比?”小如说道。

  “呃......我是说那个武功,不是拳脚这个武功!”赵德芳尴尬的说道。

  小如一脸茫然的看着赵德芳,她寻思了许久,也没有明白这武功是什么,还能证明这小皇子长大了。“晚上......”小如像是恍然明白了什么,红着脸向后院走去了。

  看着小如远去的身影,一动一扭,如摇曳生姿,若弱柳扶风,赵德芳心头不禁荡起丝丝涟漪。他今日离开皇宫,出了那个禁锢自己的宫殿,瞬间感觉像一只脱缰的马儿,轻松无比,自由畅快。

  “小如算不得国色天香,最起码能算一个美女,尤其这身材,不输于梦中花蕊夫人多少,尤其是从后面远远看去,给人无限遐思!”赵德芳心中生出了一丝邪念。

  这时候,一名下人走了过来,说道:“小皇子,门外高王爷送来了贺礼。”

  “高王爷,那个高王爷?”赵德芳连声问道。

  “高怀亮王爷!”下人回道。

  “高王爷来了,他人在哪里?”赵德芳连忙问道。

  “小皇子,高王爷没有亲自来,是派下人来的。”下人回道。

  “哦!”

  赵德芳点了点头。他深知高怀亮也是忠勇之人。长相虽不及高怀德长得俊面,但是性格耿直,武功更不在他哥哥之下。他能送来贺礼,确实出乎赵德芳意料之外。难道是前几日,自己和陶三春打斗,比他多战了几个回合,对我产生了崇拜?

  “那些贺礼就收下吧,将详单交于小如就行。你让他们回禀高王爷,说本皇子改日定当登府拜访!”赵德芳说道。

  “是!”

  那名下人应道,然后转身离开了。可是他没走多久,又返了回来。

  “小皇子,吕余庆大人来了,现刚到府外!”那名下人说道。

  赵德芳神色一动,连忙说道:“吕先生来了,赶快随本皇子前去迎接!”

  二人疾步走到府门口,将吕余庆接到府内,下人奉上茶水。

  “吕先生,学生本该到您府上亲自拜会。只是今日刚刚赐府,府事杂乱,让您亲自来了,学生实在惭愧啊!”赵德芳说道。

  “四皇子,今日皇上御旨,让我行教导之责。兴宁坊偌大一个宅院,微臣担心你应付不来,这才来看看。”吕余庆说道。

  赵德芳连忙说道:“先生所言不错,这兴宁坊确实太大了,学生今日来了这半日,只粗粗的看了一遍,了解个大概的情况。”

  “嗯,兴宁坊乃王府之地,四皇子刚出阁就能得此府邸,足见官家对你的恩宠之情!”吕余庆说道。

  赵德芳淡淡一笑,说道:“先生有所不知,学生前几日差点命丧九泉!”

  吕余庆眉头微皱,说道:“难不能是因为三日前,小皇子与忠勇夫人打斗,身体忽变的缘故?”

  “嗯!”赵德芳点了点头,说道:“凌风与破空二位神差,都去待了半日。后来冯御医亲自给我把脉,又取了三瓶血液,这才消除了官家的戒心。”

  吕余庆闻言,面色微微动容,说道:“小皇子,依你所言,官家的戒心应该还没有完全消除!”

  “先生所言不错,当日官家将凌风与破空调回,但是五百禁军在学生的寝宫守了足足三日,今日早朝之前才刚刚撤离。”赵德芳说道。

  “小皇子,今日金殿为你出阁赐府,封你为汉州防御使,但是没有让你同微臣同去川蜀,想必就是因为此事!”吕余庆说道。

  赵德芳连忙站起身来,躬身施了一礼,说道:“还请先生教我!”

  “小皇子,你快快坐下。吕某身为你的老师,定当为你出谋划策,这几日小皇子风头太盛,总做出常人之举,官家对你多疑,也在情理之中。”吕余庆说道。

  “那先生之意,学生以后需得隐忍蛰伏,待机而作!”赵德芳问道。

  “不错!官家此人,虽是一代枭雄,但难免沾有君王的多疑。所以小皇子,你需得学会隐忍,不然风头太甚,难免引起官家与朝廷其它人的注意。”吕余庆说道。

  “先生,学生担心太过蛰伏,一月之后你就要到川蜀任职,学生还留在汴梁,这岂不......”赵德芳说道。

  吕余庆淡淡一笑,说道:“欲速则不达,小皇子你尽可放心,官家既授你汉州防御使,定不会让你闲置不用。你需要耐得住心性,然后一切会水到渠成!”

  赵德芳点了点头,说道:“先生所言甚是,是学生太过着急了。那这几日学生就看看书,习习武,遛遛鸟,听听曲儿。”

  “嗯,四皇子所图大志,微臣早已看出。既然微臣为四皇子先生,定会协助你完成心中所愿。”吕余庆正色说道。

  “先生之意,学生早已明白。当日赵普让学生退还兴宁坊之时,先生为我点名方向,学生已经视先生为知己。”赵德芳说道。

  “四皇子天纵之资,又武艺绝伦,微臣能辅佐在侧,实是微臣之幸!”吕余庆说道。

  “有先生助我,学生定会如鱼得水。他日若......学生定不负先生!”赵德芳说道。

  “诶,四皇子切莫说这等之言!现在朝堂看似平静如水,实则暗中波涛汹涌,远不像你看到的这么简单!”吕余庆说道。

  【希望大家能给一个推荐,这是对作者最大的鼓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