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不是八贤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0章:御医冯成

我不是八贤王 一捧西照 2093 2019.12.25 21:00

  “啊......”一语即出,小如顿觉一股怒意扑面而来,让她心头不禁打颤。

  面前这个俊面皇子,她感觉自己越来越陌生,甚至像是从来不认识过一样。小如眼中充满了恐慌,诧异,甚至还有一丝惊悚。

  “小皇子,你还是奴婢伺候过的那个小皇子吗?”小如眼神变得清澈,宛如一泓泉水,正直直的向他看了过来。

  “小如姐姐,连你也觉得我不是小皇子,只是一个假扮他的刺客,或者是一个用心叵测的阴谋者?”赵德芳缓缓说道。

  “不不不,奴婢说的不是这个!”小如连声否道。

  “那你说的是什么?”赵德芳问道。

  “以前的小皇子,虽然他很顽皮,又喜欢玩耍,但是他非常善良。园子里的小动物受伤了,他会拿糕点亲自喂养他们。有的冻死饿死了,他会难过很长一段时间。他就是一个天真无邪,有一颗善心的孩童!”小如眼神中闪着美好,脸上透着浓浓的回忆。

  “你是说我抬脚就杀了一名禁军,出手太过狠毒吗?”赵德芳问道。

  小如又摇了摇头,说道:“不,是奴婢还沉浸在过去,而小皇子你现在长大了,周围的一切都开始发生变化,奴婢有些不适应了。”

  看着面前这个善良的女子,赵德芳长嘘了一声,说道:“生在帝王家,到处都是不见硝烟的战场。这里没有仁慈,没有什么善良,如果我还是那个从前的自己,或许现在能保得一时周全,可是数年之后,将面临的是杀身之祸!”

  “啊......小皇子你何出此言呢?”小如连声问道。

  “你随着老太后那么长时间,应该知道吧!”赵德芳说道。

  “你是说中书令大人,他会......”小如说到此处,连忙捂住了嘴巴。只呆呆的看着赵德芳,不再继续言语下去。

  “莫说是这叔叔,就是亲爹爹又能怎样?今日长高了两尺,六位王爷和数千禁军具可见证,结果你也看到了,刚回到府中,这禁军就将我们包围了起来。”赵德芳冷声说道。

  小如忽然神色一变,来到了赵德芳的身前,说道:“他们要是敢杀小皇子,除非先把奴婢杀了!否则,奴婢绝不会让他们碰你一根手指头!”

  赵德芳站起身来,拍了拍小如的肩膀,说道:“小如姐姐,你没听到凌风方才说了,官家还没让他们动手,所以我们现在是安全的。你坐下吧,只需耐心等待就行了!”说着,赵德芳双手压在小如的肩头,将她推在了方椅之上。

  “小皇子,你还在等什么?等着圣旨一到,他们理直气壮的冲进来,然后......”小如忿忿说道。

  赵德芳噗呲一笑,说道:“我们等的不是圣旨,等的是御医!”

  “御医?等御医干什么,小皇子你也没有生病。”小如诧异的问道。

  赵德芳说道:“小如姐姐,连你都不是觉得我是假皇子吗,那赵匡胤更认为我是赝品了。所以就让御医来,看看我到底是正品,还是假冒的赝品。”

  “小皇子,你不要称呼官家名讳,不然让别人听到,会招来杀头之罪的。”小如急声说道。

  “那两个阎王和禁军,都堵在门口了,你还担心说错话被杀头。哈哈……”赵德芳朗声笑了起来。

  这时候,一阵匆忙的脚步声响起,正从这边直向而来。

  小如面色一惊,立刻弹身站了起来,惊呼道:“小皇子,他……他们是不是来了,官家的圣旨是不是到了?”

  “不是,听这声音,应该是冯御医到了!”赵德芳说道。

  “冯御医?”小如眉头一皱,似乎想起了什么事情。她连忙站了起来,站立到了赵德芳的身侧。

  赵德芳缓缓靠在了方椅之上,眼睛半闭,一股威煞之气随即而出,充斥着整个宫殿。

  寝宫的门忽然被推开,进来七人之多。为首之人,正是御医打扮的一名中年人,他白净的脸上,挂着三缕长髯,看起来温文儒雅、颇有几分仙风道骨。他身后跟着三名小太监,三名小宫女,抱着医箱,端着瓶瓶罐罐的各式器皿。

  “微臣冯成见过小皇子!”那中年人施了一礼。

  赵德芳欠了欠身子,说道:“冯大人此来,给为本皇子诊察病情的吗?”

  冯成仔细打量了一番赵德芳,淡淡一笑,说道:“小皇子说笑了,你精气奕奕、容光逼人,哪有什么病症。微臣是受官家口谕,前来为你诊断一下血脉,看看体内有无杂类异物。”

  “血脉......冯御医,既然有官家口谕,那就请吧!”说着,赵德芳将手腕伸了出去。

  冯成走前几步,来到赵德芳的身前,挽起宽松的袍袖,微微探出两指,就搭在了赵德芳的手腕脉口处。片刻之后,他面色凝重,眉头快挽成了一个疙瘩,眼神中闪烁着诧异的神色。

  “小皇子,微臣还需取你一些血液!”冯成忽然收回双指,打量着赵德芳,眼神中的诧异之色更浓了。

  “冯御医请便,指头上的血液可以吗?”赵德芳问道。

  “可以!”冯成点了点头。

  一个小太监走上前来,从器皿中取出一把纤细的尖刀,向赵德芳递了过去。

  赵德芳淡淡一笑,没有去接尖刀,只将拇指虚空伸出,悬在了一个圆形的阔口小瓶上。忽然他微微一皱眉,拇指的指头裂开一口,暗红色的血液随即涌出。顷刻之间,血液就将那个小瓶子流满。随即他又放到旁边两个小瓶,也将血液流满。然后收回了手指,众人看过,指头上面再无一点血痕。

  看着赵德芳这一手,一众太监、宫女都惊呆了。他们那见过不用刀具,手指头竟能自行破裂,将血液喷流出来。这种事情,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以气用力,以力运血,小皇子竟有这等功力,冯某实在佩服!”冯成眼中闪着惊诧,双手抱拳显出不少敬意。

  “粗略小技,不足挂齿!”赵德芳淡淡说道。

  “既然如此,微臣就告退了。王皇后已离去两年了,还望小皇子好生保重!”说罢,冯成带着那几名宫女太监,转身离开了。

  【希望大家能给一个推荐,这是对作者最大的鼓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