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不是八贤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0章:春江花月

我不是八贤王 一捧西照 2052 2020.01.03 22:30

  赵德芳瞅了瞅身边的两位姑娘,心头生出不少别扭,他连忙看向了高继和,向他眨了眨眼睛。

  高继和淡淡一笑,明白了赵德芳的心境,他站起身来,说道:“四皇……不,四公子,一盏酒下肚,你立刻就会好上许多!这叫酒前胆小如鼠,酒后气壮如牛!”

  说着,他看向了赵德芳身边的两名姑娘,说道:“快,快给我们四公子斟满酒盏,我与他饮上一盏!”

  两名姑娘点了点头,一个端起酒盏,一个提起银壶,为赵德芳斟起酒来。

  “四公子,这是奴家为你斟的第一盏酒!”左首的姑娘浅浅一笑,她向前倾了倾身子,在赵德芳耳边轻吐香气。

  “呃……”

  一股浓郁的胭脂气味袭面而来,赵德芳眉头一皱,这种红尘女子的味道,他似乎打心底就有排斥。他连忙向后移动身体,说道:“姑娘,本公子喝酒有个习惯,喜欢自斟自酌,你们两就服侍高五公子吧!”

  听得赵德芳此言,左侧那位姑娘微微一愣,心中顿时生出不少鄙视。来这地方喝酒,哪家公子不是为了享受被人伺候的感觉,尤其能左搂右抱,伺机还能占个便宜。而姑娘们也不在意这些,因为把这些公子哥伺候好了,一定少不了她们的赏银。

  但是这位公子哥倒好,来了这样的地方,却要自斟自酌,让她们感到实在是无趣。

  再说高继和身边已经有两个姑娘,服侍他饮酒了,若是再去两位,恐是不妥。这两位姑娘面色顿起寒霜,不屑的瞅了一眼赵德芳,一摇一扭着离开了这间包房。

  高继和一看这情况,连忙驱走了他身边两位姑娘,他端起酒盏,说道:“四公子,这些庸脂俗粉难入你的法眼,一会烟翠姑娘要有节目,保管你留恋忘舍。只可惜......”

  赵德芳也端起酒盏,说道:“五哥,这烟翠姑娘是何方神圣,竟能让你如此推崇?”

  高继和向前伸长脖子,悄声说道:“烟翠姑娘乃是樊楼的头牌,人长得美不说,琴棋书画是样样精通。她在这樊楼,卖艺不卖身,但能买起她的艺的人,绝非等闲之辈,像我这种公子哥是没这等财力!”

  “那当今大宋朝,谁能买得起她的艺呢?”赵德芳忽然问道。

  高继和微微沉思,说道:“能买起烟翠姑娘的艺,最起码也得是个节度使吧!”

  “哦!”赵德芳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端起酒盏,与高继和对饮起来。

  一盏饮罢,二人各自斟满,又继续畅饮起来。不一会,赵德芳便有些醉意袭头,身体半倾在椅子上。高继和倒是好了不少,他毕竟经常饮酒,这些酒对他根本不算什么。

  一个时辰后,樊楼顿时热闹盈天,人声鼎沸。赵德芳与高继和走出包房,站到了二层走廊围栏处,向下一眼望去,整个一楼大厅,密密麻麻围满了人群。个个翘首以盼,伸着脑袋,向大厅的正中舞台瞭望着。

  只是舞台四周被青纱遮挡,朦朦胧胧,让人看得不是很清。但隐约看到,里面应该没有人,烟翠姑娘应该还没到来。

  看着大厅的情形,赵德芳的好奇心不由加重了几分。这烟翠姑娘究竟何许人也,难不成比花蕊夫人长得还要绝色,竟惹得这么多人围在这里。而这些人身份都是不凡,应该见惯了不少美色女子,有此异像,实在让他难以置信。

  忽然,舞台腾起淡淡青烟,大厅之中顿时安静下来。随即,弦音轻动,一曲婉转悠扬的古筝曲调缓缓飘出,虚空飘渺,似从天际而来。紧接着,五色花瓣飘落,一动一荡,一飘一落,散向了舞台四周。

  “烟翠姑娘......”不知谁低声嘀咕了一句,众人不由自主抬头向上仰去。

  只见一个花簇缠绕的竹阁,缓缓而降。一把金丝楠木古筝,陈于竹阁正中,高雅而又神秘。一个粉衣女子,头带白纱帷帽,坐于古筝之旁,她的十指搭在琴弦之上,不断的跳跃着。古筝曲紧随而起,时而潺潺之音,缓如流水叮咚;时而奔泻不止,急如珠落玉盘。

  好一曲春江花月夜!听得,让人如初如醉;看得,让人如痴如魅。

  花簇竹阁缓缓降落,在与二楼处停了下来,位置正与赵德芳、高继和在一个面上。

  高继和眼神炙热,双目一直停留在粉衣女子身上,若不是赵德芳不时的拽一把,他可能都要跃过栏杆,腾空扑向大厅正中的花簇竹阁。

  “美,太美了!妙,太妙了!”高继和不住的赞叹道。

  一曲春江花月夜奏罢,大厅之中顿起雷鸣般的掌声,有人大声呼喊起来,甚至有人打起了口哨。高继和也站在围栏之内,随声附和,不停的喊着‘烟翠姑娘’。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赵德芳也不由叹息道。

  张若虚的这首春江花月夜,不愧是十大名曲之一。诗有意境,以月为主,辅江为景,描绘了一幅春江月夜图,写出了游子、思妇的离情别绪,也道出了百富哲理的人生感慨。

  这时候,花阁中的女子忽然站起身来,向着赵德芳的方向转了过来,说道:“这位公子,你可是喜欢这句,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呃……”高继和顿时呆住了,听着这娇中带妖,柔中带魅的声音,他全身都快颤抖起来。他连声说道:“烟翠姑娘,我……我可没说什么江什么见,什么人什么月!”

  那女子闻言,又看着高继和窘迫的样子,噗嗤一声笑了,随即说道:“奴家问的不是公子,是公子旁边的那位小公子!”

  “哦,我还以为是问我呢!”高继和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赵德芳看着高继和的样子,也不由笑了,他又看向了花阁中的女子,说道:“姑娘所言不错!面对一轮江月,竟满怀感慨、迷惘。从三皇五帝,到我大宋立国,世代更替,苍生更迭,变了江山,变了习俗,一切都在变,也只有那轮明月,一直不曾变过!”

  【希望大家能给一个推荐,这是对作者最大的鼓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