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不是八贤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章:虚惊一场

我不是八贤王 一捧西照 2041 2019.12.03 20:12

  “王叔,你怎么样了?”赵德芳急喊道。

  只见郑恩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双目紧闭,脸色苍白如纸,像是晕死了过去。

  看着他这般样子,赵德芳顿时乱了方寸。他决然没有想到,自己一拳之后,竟有如此大的威力。可是郑恩乃当世名将,怎会吃不起自己这一拳头。

  “快叫御医!”赵德芳连声喊道。

  “是,是,是,小皇子,奴才这就去!”一个太监颤声答道。说罢,他哆嗦着身子,向殿外跑去。

  其它一众太监也吓坏了,站在那里直身发抖。大宋的九千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若是死在这紫辰殿,他们这些当值的太监,非得株连祸及,跟着殉葬不可。

  “王叔......王叔......”

  赵德芳一边大喊,一边不停的摇晃着郑恩,可是任他如何摇晃,郑恩就是没有一点反应。

  “不会……不会他死了吧?”赵德芳忽然冒出这样一个想法,顿时寒意袭满全身。

  这要是一拳将郑恩打死了,莫说陶三春不会放过他,估计赵匡胤也得把他砍了。毕竟这是他出生入死的兄弟,更为他打下了这大好的江山。

  如果不杀他,如何堵上满朝文武的幽幽之口。这可是郑恩,大宋有名的悍将王爷,无缘无故被杀死,朝臣怎么想,天下的百姓怎么想。

  如今大宋只是中原一域,还没到天下一统,四邦臣服的时候。江山社稷面前,他一个七岁的孩童,还是一个玩鸟遛狗之辈,能算得了什么。

  再说赵匡胤已死两儿,为了他的皇位,他的理想,不在乎再少一个废物儿子。况且他还年轻,不足四十岁,偌大的后宫,还不能让子嗣绵延。

  想到此处,赵德芳心跳的更加厉害,他连忙伸出手指,探在了郑恩的鼻息之处。

  “呼......”赵德芳长长嘘了一口气,心道:“总算还有呼吸,那郑恩就没死,我这颗脑袋就算保住了!”

  这时候,大殿之外人声嘈杂,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向这边奔走而来。

  赵德芳抬头一看,竟然是一众大臣。方才宴会散去,他们没走出多远,那名小太监一路的喊叫,这群大臣闻声,便全部返了回来。

  “九千岁怎样了?是醉酒了,还是喝多了?”

  “汝南王如何了?方才还好好的,怎么倒地不起了?”

  “我的郑恩贤弟啊,你不长命啊......”

  大殿之内,顿时乱成一团,有的扼腕叹息,有的痛心疾首,甚至还有的哭腔起来。看着这混乱的场面,赵德芳也不知如何是好了。

  “皇上驾到!”

  忽然,一声太监的尖细长音传来,众臣连忙跪倒在地,殿内顿时安静下来。

  只见赵匡胤迈着方步,快速走到了郑恩身前。

  “三弟呀,你这是怎么了?御医,御医呢?”赵匡胤急喊道。

  赵德芳连忙上前,说道:“爹爹,御医马上就来,孩儿已经让太监去传唤了!”

  赵匡胤回头看了一眼,见是赵德芳,他神色一变,厉声问道:“你王叔是怎么了,方才还好好的,怎么这就死……”

  赵德芳连忙道:“爹爹,王叔他没死,你看,他还有鼻息!”

  赵匡胤闻言,连忙探出两指,放在了郑恩鼻前。忽然他浓眉一挑,虎目圆睁,一股浓浓的煞气扑面而来。

  “逆子,都这时候了,你都敢胡言乱语!你看看,他哪来的鼻息。我且问你,方才到底发生了什么?”赵匡胤怒吼道。

  “方才,方才郑王叔让我捶他,一拳之后,他……他就躺在地上不动了。”赵德芳面露难色,吞吞吐吐解释道。

  闻听此言,赵匡胤抬眼一扫,地上散落着一把破碎的木椅,椅板之上还一个拳头大小的洞,他顿时像是明白了什么。

  “逆子,你口出狂言!你说,这椅子又是怎么回事?”赵匡胤咆哮着,怒火更盛。

  “爹爹,这……这椅子是被我一拳砸碎的。”赵德芳连忙解释道。

  “三尺小儿,信口雌黄!方才你要送三弟回家,朕还深感欣慰。谁知在他醉酒之后,竟然以木椅行凶。逆子,你......你真是好大的胆子!你生性顽劣也就罢了,竟然敢行凶杀人,简直罪该万死!金瓜武士何在,把这逆子给朕拉出去,金瓜击顶!”

  此言一出,大殿之内,静的可怕。赵德芳双腿一软,登时瘫在地上。自己是造的哪辈子孽,刚来到宋朝才几日,就要被金瓜击顶,直接爆头了。

  前几日,他还幻想着利用现代人的思维,去重新走好赵德芳的人生。先拜吕余庆为师,然后跟他一同去蜀地,发展自己的一片天地。然后再攻取南唐北汉,建立不世功勋,与赵光义一较长短。

  可是,赵匡胤竟如此决绝,他是认贤不认亲,认理不认人,连亲生儿子都要杀。怪不得,历史上的赵德芳平平庸庸,赵匡胤在位的时候,连个正经官职都没有。

  “万岁,且慢!”大殿之中,站起一人。

  赵匡胤回首一看,竟然是吕余庆,冷哼道:“吕爱卿,你休得为他求情。朕意已决,定斩逆子首级,然后送到汝南王府,以平郑夫人之怒!”

  “万岁,臣非为四皇子求情。只是请万岁稍做等候,等御医诊明情况,再做处理不迟啊!”吕余庆说道。

  “你是说汝南王未死?”赵匡胤眼神一动,立刻又看向了郑恩。

  他摸了摸郑恩的额头,还有温度,不像是死人之状。接着手掌半曲,在郑恩的胸腔连连拍了几下。

  忽然,郑恩直身坐起,一口带血的浓痰飞了出去,直接喷在了对面的赵光义脸上。

  “哇呀呀,憋死我了……”

  赵匡胤见状,面色大喜,连忙说道:“三弟,三弟,你没死啊,可吓死为兄……朕了!”

  郑恩看着身前的众人,闷声说道:“二哥,你们这是干什么?方才一口痰憋住了,让你们见笑了!”

  然后,他四下望去,嘴里喃喃自语:“德芳呢,这小子可以啊,一拳竟把我打出五丈开外,比我家婆娘力气还大!”

  【希望大家能给一个推荐,这是对作者最大的鼓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