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不是八贤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章:莽人郑恩

我不是八贤王 一捧西照 2057 2019.11.24 09:03

  这时候,大殿之内走出一人。他身穿蟒袍,头戴一顶长翅官帽,年岁约在四十左右。

  “陛下,臣惶恐!四皇子天资聪慧,见识过人,实为少年英才。臣自知学识浅薄,若是担任他的授业先生,恐耽误了四皇子的学业!”吕余庆正色说道。

  赵匡胤淡淡一笑,说道:“吕爱卿,你的人品学识,在当世之中,堪称上品。德芳对你推崇已久,今又是朕的大寿之日,你就应下这份差事吧!”

  “呃……臣遵旨!”见赵匡胤神色决绝,不容推托,吕余庆连忙行礼揖拜,叩领皇恩。

  赵匡胤点了点头,说道:“来人,上桌椅茶点,为四皇子行拜师之礼!”

  此言一出,大殿之内一阵惊呼。在皇帝的寿诞之宴,给赵德芳举行拜师礼,恩宠之情,可见一斑。

  大殿左首的席位上,赵普神色愕然,眉头紧锁。心道:此子非池中之物,小小年纪,就能得到如此殊遇,日后必成大器。可是金匮之盟,太后的遗命……心底的念头一起,赵普不敢继续想下去了。

  不远处的赵光义,正襟危坐,眼神中闪着复杂之色。他忽而看看赵德芳,忽而又瞅瞅赵匡胤,似乎心神很是不宁,但是脸上一直挂着温润的笑容。

  片刻之后,在紫辰殿的上首,赵匡胤龙席的下首,摆上了一张方正的桌椅。在方桌之上,立着一副孔圣人的画像。

  “皇儿,还不跪拜先生!”赵匡胤忽然说道。

  赵德芳紧走几步,来到吕余庆面前,恭施一礼:“先生,请上座!”

  “嗯!”吕余庆点了点头,坐到了方椅之上。

  赵德芳双膝跪地,九叩首,拜至圣先师孔子神位。三叩首,又拜大才先生吕余庆。最后双手奉茶,以茶敬师,宽表敬意。

  这孩童弱冠年纪,做事却有理有节。吕余庆满意之色,溢于言表。拜师礼已毕,二人回到各自回到席位。

  这时候,殿内中传来一声粗犷之声:“皇侄,学那些孔孟之道,对你有何用处!我大宋以武立国,你还不如跟着郑叔学习武艺,挑枪跃马,征战四方,岂不痛快!”

  众人抬头一看,大殿之内站着一人,身高七尺,面黑如漆,生的凶神恶煞,魁梧不凡。

  “郑叔,这是哪位叔叔?”赵德芳心头暗道,便抬首仔细打量这黑汉子。

  只见那人快步走上殿中,来到未撤走的寿礼前面。他环眼一定,就落在了龙泉宝剑之上。

  听得‘当啷’一声脆响,宝剑脱鞘,龙泉剑银光闪耀,宛如一道雪亮的光芒。

  “这把宝剑果然不凡,不愧是李渊老儿钟爱之物。皇帝二哥,你何不把它赐给德芳,将来他随我征战四方,建立不世功勋!”那人扯着大嗓门说道。

  赵德芳恍然明白了,此人举止无端,冒失鲁莽,又敢称呼赵匡胤二哥的人,除了当朝的九千岁汝南王,郑恩,郑子明之外,又能是谁!

  “德芳,这把龙泉剑是神兵利刃,你郑王叔要朕送给你,你意下如何?”赵匡胤他捻了捻胡须,脸色似有不悦。

  “爹爹,此剑乃欧冶子所铸,后落到李渊之手,因避讳其名,此剑改为龙泉剑。可是它随李渊不到十年,便发生了玄武门之变。龙泉剑虽为名剑,儿臣观之,只可疆场杀戮,却不适合奉于朝堂!”赵德芳缓缓说道。

  聊聊几语,看似简单,实则不然。既回答赵匡胤的问题,又试出对自己的态度。若日后让他带兵征伐,此剑便可赐于他。若是在朝为官,此剑便可收回。

  赵匡胤点了点头,说道:“龙泉剑既为杀伐之器,就不适合留在皇儿身边。你年纪尚幼,先随吕大人学习百家典籍。”

  “是,爹爹!”赵德芳答道。

  这时,汝南王郑恩心有不悦,大声道:“皇帝二哥,学那些鸟什子典籍,有何用处。如今南唐北汉,各自为国,再有契丹虎视眈眈,靠几个穷酸文人,如何征伐这些国家,如何打下江山一片!”

  “郑王爷,你......”闻得此言,赵匡胤横眉倒竖,怒意横生。

  这个汝南王爷郑恩,自诩是皇帝的结义兄弟,无论是宴席还是朝会,总是口无遮拦,一副无君无臣的样子。他总唤赵匡胤为皇帝二哥,有时候连皇帝都取消了,直接叫二哥了。最让赵匡胤生气的是,他一言不合,就当场顶撞赵匡胤,丝毫不留面子。

  大殿之内,顿时静悄悄一片。毕竟郑恩是当朝九千岁,汝南王爷,赵匡胤骂他不是,把他哄出朝堂也不是。只气的赵匡胤吹眉瞪眼,强压自己心头的怒气。

  赵光义忽然站立而起,躬身施了一礼,说道:“官家,臣弟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光义啊,德芳是你侄儿,你有话但讲无妨!”赵匡胤怒意似是消了不少。

  赵光义淡淡一笑,说道:“都说武兴则天下平,文兴则万世昌。我大宋立国,是靠的郑王爷、高王爷,这些勇战三军的将领,这才平定了中原半域。但是治理国家,需得以文治国,德芳身为赵家子嗣,以后是要参与治理国家。所以对他来说,学习文化当为首重,武艺以后在学也不迟。再说有你郑王爷在,德芳何愁学习武艺呢?”

  听到表扬他的功劳,郑恩呵呵一乐,憨笑道:“光义,你小子现在说话一套一套的,比你哥可强多了!”

  “呃......”赵匡胤脸色一片铁青。

  几人各自归位,宴会继续进行。

  “这是让我学文,不让我习武啊。如今诸侯割据,大宋只是偏居一隅,不领兵打仗,如何建立功勋。没有建立盖世功勋,如何日后与赵光义一争高下!”赵德芳心道。

  如赵光义所言,他只能走历史上真正赵德芳的路子。一旦赵匡胤驾崩,他是既无权柄,又无支持者,就连老太监王继恩,拿着遗昭投靠了赵光义。

  “古往今来,成大事者,无一不以武夺得天下。难倒今日有些风头太盛,引起了赵光义的警觉?”赵德芳咪起了眼睛,心道:“郑恩,我需得多和他熟悉熟悉,不为别的,若能与他夫人陶三春习得武功,将来对我是大有裨益!”

  【希望大家能给一个推荐,这是对作者最大的鼓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