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不是八贤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6章:遐思无限

我不是八贤王 一捧西照 2094 2020.01.16 11:25

  闻听此言,小如立刻站起身来,说道:“平伯,来人是谁?”

  平伯忿忿道:“小如姑娘,我已经问过他们了。他们骂我是一个下人,不配问他们是谁,只让小皇子出去迎接!”

  “哼,谁这么大的架子!兴宁坊乃皇子之居,就是九千岁拜府,也得通名报姓。这倒好,连名字也不说,直接让小皇子出去迎接!”小如站直了身形,面色带着丝丝怒气。

  “是呢,他们趾高气扬的样子,看着就来气,也太不把我们兴宁坊放在眼里了!”听到小如这般说,平伯心底怒气更甚。

  “本姑娘出去看看,到底是谁这么大的架子!”说着,小如转身就向府外走去,

  “慢,回来!”赵德芳忽然喊了一声。

  闻得此言,小如和平伯连忙停止了步子,回头看向了赵德芳。他们本以为赵德芳像他们一样,听及此事,会特别生气。毕竟他是皇子,岂能像普通人一样任人吆喝。

  赵德芳淡淡一笑,说道:“小如姐姐,你让闲杂人立刻回房,不得随意出入庭院。平伯,你去将府门打开,本皇子亲自去迎接她!”

  “啊......”二人忽然愣住了。

  小如眼神一转,顿时像明白了什么,连忙问道:“小皇子,来人是谁啊,不会是宫里的吧?”

  “给我们送钱的人!”

  “哦!你是说韩家的人?”小如疑惑的问道。

  “小如姐姐,你稍后就知道了,赶快去吧!”赵德芳催促道。

  “是!”小如带着满脸的疑惑,快步离开了。

  兴宁坊外,两辆马车一前一后,停在大门口。正前面的一辆马车,高头大马,红漆松木车辕,深绿色面段装裹车轿,显得富贵之极。两边的窗牖各被一帘幔布遮挡,在夜色的掩盖下,又平添了几分神秘。

  后面的马车却普通之极,只有一个车倌儿,和两个押车之人。车上放了几个黑色的箱子之外,就别无其他。

  这时候,听得吱呀一声,兴宁坊的大门忽然大开,走出三个人来。

  只见赵德芳疾步走出,来到至马车前,躬身作揖道:“微臣赵德芳,恭迎贵妃娘娘!”

  “你来了!”

  话音一毕,马车前面的帘子慢慢被掀起,走下一名女子,头顶黑纱帷帽,一袭白领红裘袍。她看了一眼赵德芳,便向兴宁坊走去。随后两辆马车,缓缓也走进了院子。

  赵德芳将来人请进正堂,小如奉上茶水,然后轻轻掩上堂门,走了出去,堂内只剩下赵德芳与那名华贵女子二人。

  如今还是正月的天气,开封城显得特别冷。正堂燃着几盆木炭,盆火四溅,将整个厅堂烤得格外暖和。华贵女子将帷帽摘下,轻轻放在一边,然后坐了下来。

  “贵妃娘娘深夜到访,德芳深感惶恐!”赵德芳立在一边,躬身说道。

  “惶恐?你今日在皇驾面前,要杀韩龙的时候,本妃可没见你有半分惶恐!”韩素梅杏眼半眯,咬着丹霞般的红唇,斜眼看着赵德芳。

  “呃......贵妃娘娘,这是此一时彼一时!”

  韩素梅轻哼了一声,说道:“是吗?那你现在惶恐什么?”

  “贵妃娘娘乃金枝玉体,深夜造访寒舍,实为不妥。若是被官家得知,微臣惶恐自己的项上人头,怕被摘去!”赵德芳淡淡说道。

  韩素梅拢了拢裘袍的绒毛白领,向后微微侧身,说道:“是吗?我看你嘴上说惶恐,模样却未见有半分惧意!”

  赵德芳连声说道:“臣的惶恐是在心头,面上怎能看的出来。贵妃娘娘夜访兴宁坊,官家若是砍我脑袋,想必娘娘也好不到哪里去!”

  “你威胁我?”

  “微臣不敢!”

  韩素梅冷笑道:“你有什么不敢的,本妃的弟弟你都敢杀,若是你翅膀硬了,估计本妃你也敢杀吧!”

  赵德芳淡淡说道:“娘娘说笑了,本皇子是官家的儿子,娘娘是官家的贵妃,说来娘娘还是我的母妃,德芳实不敢行大逆不道之举!”

  “是吗,当年宣化夫人,她也是杨广的母妃,可是最后……”说着,韩素梅眼神瞟向了赵德芳。

  赵德芳连声说道:“娘娘,你不是宣化夫人,微臣也不敢去做杨广。”

  韩素梅轻哼道:“你是不敢,还是不想?”

  “微臣不敢也不想。杨广弑父杀兄,又骄淫无度,恐怕殷纣王也难及其半分,微臣岂能学他。再说宣华夫人命运多舛,红颜薄命,只有二十九岁的芳龄,就瘗玉埋香了,娘娘也断不是这样之人!”赵德芳缓缓说道。

  “赵德芳,你是在诅咒本妃!你信不信,本妃现在回宫,就告你一个调戏皇妃、淫乱后宫之罪,让你明天就死在刀下!”

  “韩贵妃,微臣不相信!若是在宫中,你说我淫乱后宫,倒也说的过去。可是在本皇子府中,你说我调戏你,这说出去也没人相信啊!”赵德芳冷声说道。

  “是吗?那本妃今晚留在这里,官家明日来找我的时候,估计所有人都相信了。”韩素梅眼神一动,忽然站起身来,凑到了赵德芳身前。

  赵德芳连忙后退出几步,连声说道:“娘娘,还请......你今日此来,想必定是官家应允了吧!”

  韩素梅闻言,神情一顿,狐疑的说道:“你怎么知道?”

  “今日闻得王继恩回宫,定是官家有了别的心思,这才对贵妃这般如此!”赵德芳说道。

  “赵德芳,你所言何意?”韩素梅连声问道。

  赵德芳淡淡一笑,说道:“贵妃娘娘,你可知道最近一段时间,王继恩不在宫中,他去了哪里了吗?”

  韩素梅眉头一皱,眼神顿时闪过一丝复杂之色,说道:“听下人说,官家交他一些差事,到外地办差去了!”

  “那我再问你,贵妃一般无重大事情,是不允许出宫的。官家终日与你在一起,为何今日就忽然让你独自出宫呢?”赵德芳问道。

  “那不是因为我爹爹病重,我弟弟又被押在开封府大牢,家中无人照顾,这才让本妃回家探亲!”韩素梅说道。

  “哈哈......”赵德芳忽然笑了起来,说道:“你爹病重,这等谎言,你以为能蒙蔽官家的眼睛?”

  【希望大家能给一个推荐,这是对作者最大的鼓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