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如何摆脱黏人的大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八一八那个不举的皇帝(十九)

  白甜甜自从发现了山后的果树后,每天都得去一次才行。

  水蜜桃鲜嫩多汁,杏子酸甜可口,大桑树上也挂满了果实,白甜甜在树下放了一个躺椅,闲来无事便去此处纳凉。

  擎苍见她每天都这么惬意,便强制性的要求她留在书房陪自己,他表情恨恨的道:“朕每天都为了政事所忙碌,你倒好,每天都悠闲的不得了。”

  白甜甜耸了耸肩,感叹自己受到了无妄之灾。肯定又是哪个大臣惹得皇上不高兴了。

  她一边轻摇着罗扇,一边翻看着最近新出的话本子,样子休闲又惬意。

  擎苍眯着眼磨了磨牙,看到她这幅模样他心中更不舒服了怎么办。

  这时一只肥嘟嘟的白鸽子飞到了桌案上。

  它呼扇呼扇翅膀,蹦蹦跳跳的凑到擎苍身旁,亲昵用喙蹭了蹭他的手指。

  擎苍从它身上拿出信纸,却没有放飞它。

  白甜甜眼睛一亮,凑了上去。

  “秋云,拿一些小米粒过来。”她小心翼翼的道,生怕惊扰了这只鸽子。

  “是。”秋云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

  擎苍见她渴望的眼神,眼含戏弄的道:“想要摸一下吗?”

  “嗯!”白甜甜小鸡啄米似得点头。

  正好秋云也过来了,白甜甜试探着拿起米粒走到了擎苍的面前。

  “要不要尝尝?”她伸出手晃了晃。

  鸽子扑闪了两下右侧的翅膀,歪着头疑惑的看她,又咕咕的叫了两声。

  看她眼睛亮晶晶的模样,擎苍忽的熄了逗她的心思。

  肥鸽子见她没有攻击的意图,蹦蹦跳跳的爬上了白甜甜的手心。

  白甜甜轻轻抚摸着它柔滑的羽毛,它一点都不怕人,还在她手心里啄个不停。

  擎苍打开信纸,一时间神色变幻莫测。

  一旁的白甜甜笑着抚摸着鸽子,心里猜测:淮安王恐怕是有所行动了。

  擎苍醋意大发上前咬住了她的指尖,不满的道:“忘了朕了?”

  白甜甜亲昵的揉了揉他的发顶,笑着道:“皇上怎么还和小孩子一样?”

  “当然是因为你了……”擎苍温热的气息逼近。

  白甜甜立刻向后躲闪。天气实在是太热了,就算是在山里也还是很热啊……

  擎苍是眼神一凛,浑身散发着我很生气的气息。

  这女人竟然敢嫌弃他?

  白甜甜立刻起身顺毛,吧唧一下亲上了他的脸庞。

  擎苍满意的点了点头,他得寸进尺的逼近白甜甜,把她抱到在塌上,欺身压了上去。

  桌案上的鸽子歪头看了看他们,呼啦啦的一声拍拍翅膀飞走了。

  白甜甜推了推他,娇声道:“太热了……”这两天天气极热,这会儿又正是中午,一动便是一身的汗。

  擎苍抬起她的下巴,吻上她喋喋不休的唇。

  白甜甜愤怒的捶了他一下,也就随他去了。

  待一吻完毕后,白甜甜气喘吁吁的道:“你这么生气是不是因为淮安王又搞什么幺蛾子了?”

  “你还在乎他?”擎苍看着她,眼神虽在情爱之中却没有动情的样子,显得意外的冷静。显然又是生气了。

  “不,我在乎你。”白甜甜笑着亲吻他的唇角。

  醋坛子!!!你这么问我不会生气哒!?别忘了还有一个娇滴滴的小美人儿等着你呢!

  擎苍满意的托着她的腰身回吻过去。

  眼见着一场激烈的(不可描述)正要开始,白甜甜把擎苍踢下了床。

  毫无准备的擎苍:“……”(ー`´ー)

  嘻嘻,没办法皮一下很开心~

  白甜甜睁大bulingbuling眼睛歪头道:“我累了。”

  擎苍眸色黝黑,神色不善的看着她。

  好家伙,胆子肥了?

  白甜甜自顾自的起身,丝毫不理会擎苍那黑的都要滴出墨的脸色。

  愤怒的擎苍一把扣住准备起身的她,狠狠的将她压在了身下。

  他会驯服这只兔子,把它里里外外都刻上自己专属的烙印,从而变成自己专属的。

  白甜甜忽的展颜一笑:“皇上还记不记得臣妾有一个表妹?”

  擎苍的神色倏地一变,又立刻恢复了淡然,他坐起身道:“知道,怎么了?”

  “前些日子祖母告诉我,和表妹订婚的男子意外死了,她伤心过度,被祖母接到了镇国公府。”

  “祖母还告诉我,我身上所佩戴的玉佩,是你给她的。”白甜甜看着他,不想错过他脸上的所有表情。

  擎苍不想隐瞒她,如实道:“这一切朕都清楚。”

  白甜甜半阖着眼,低声道:“皇上可曾见过她?”表妹以前还在镇国公府的时候,三天五头就往灵隐寺跑,当时的三皇子可就在灵隐寺呢。

  “以前的时候见过几面。”擎苍看着她冷淡的面容,轻笑:“吃醋了?”

  “那您为什么不把她接进宫来?”白甜甜慵懒的趴在扶手上看着他,没等他开口她便道:“哦,我知道了,肯定是因为皇宫太危险了,现在还不是安全的时候。等到淮安王一死……”

  擎苍捏住她的手腕怒道:“你为何说这些诛心的话,我若是对她有意,怎可能还与你亲近?”

  白甜甜气哼哼的道:“你既然知道,不也是还要胡乱揣测我和淮安王的关系吗?”

  “这怎么能一样?”擎苍气急。

  “这怎么不一样?”白甜甜扭头看向别处,颤抖的睫羽上犹带着剔透晶莹的泪珠。

  “确实,朕曾经中意过她,也曾想娶她为妻。可是她在朕被皇上派去打仗的时候和别人定了亲。她再怎么说怎么做,我都不可能接受她。”

  “……如果她有苦衷呢?你会把她接进宫中吗?”白甜甜涩声道。

  “朕的宫中永远只会有你一人。”擎苍轻舔她的锁骨,一路向下蔓延。

  他声音含糊道:“他们都不重要。”淮安王不重要,馨宁也不重要,只有这个吃到嘴里的人才是真的。

  白甜甜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喘,撒娇道:“轻点。”

  尝到肉味儿大大灰狼才不想这么轻易的放过她。

  不久后,白甜甜哭唧唧的望着他:“不要了……”

  依旧精神抖擞的擎苍微笑道:“嗯?刚才是谁对朕呼来喝去的?”

  “我错了。”白甜甜胡乱的亲着他的脸庞撒娇道:“我真的累了……”

  “那朕今天就饶过你一次。”擎苍怜爱的亲了亲她红润的脸庞,示意外面的秋云把水抬进来。

  毫无意外的在水中又进行了一场(不可描述)。

  白甜甜脸颊红润,眼神迷离,浑身上下都荡漾着春光,像是被狠狠地滋润过了一样。

  她软成了一滩春水,慵懒惬意的缩在了擎苍的身边。对于刚刚的谈话结果,她是最满意不过的,这件事也该让擎苍知道了。

  擎苍望着这个勾人的妖精,狠狠地把她扣在怀中亲了一下,这才和她一起翻身睡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