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人生如梦之离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混乱之地

人生如梦之离殇 孤云出袖 2542 2020.09.12 13:07

  十天后、云省江口口岸。方方正正的立柱,红色的琉璃瓦顶,四角是传统飞檐,各挂着一个红灯笼。拱断了人情,坚起了国威。

  经过一天的暗访,古望找了一个当地的大佬,从其口中找了过去越南的方法。

  夜深人静,整个别墅的人已晕睡,大佬看着眼前的幽灵、扫荡着自己家中的金银细软、珠玉金石,胆似裂,人已癫。意识力地运用古望越来越有心得。

  一路颠簸,西双版纳勐龙镇不远,一处山巅。古望带着两个宝宝晃荡到了这里。

  群山层峦叠嶂,近山郁郁葱葱,远山如眉黛,不见人烟,跨过一座山头,再过去就是冕殿了。

  看着手机里的地图,放大又缩小记好地图和方向,捏碎手机扔在山上,古望抄起两小向着群山进发。那个大佬的手机不少,古望随便拿了一只作导航用。

  金三角,混乱,无序,罪恶的代名词。在这里,自己就更安全,以自已的能力,想要的东西更容易得到。

  西双版纳的高原气候,大多数外来人要适应一番。两个小家伙不在此列,依然活泼。早已进入冕殿境内,一处密林中,一行三人站在一条土路上。

  古望判断以前这条路有车走过,从紫戒取出车,回想了一下前往清迈的路线,面带邪笑,低不可闻的声音从他的嘴里传出,“我来了!”

  “思语,思安两个臭宝宝,我们出发了!”总有些事让人处于兴奋,古望的兴奋源于自身力量的突然强大,膨胀的自信也悄然升起。

  向南、一路扫荡,一路照顾不完的宝宝消食、大小便……几经周折,在一位会华文的华裔及一叠富兰克林的作用下,得到了一张证件。

  四月五日,古望三人在清迈娜丽兰酒店住了下来。冷静下来的他深感自己的兴奋也许不是一件好事,留下来是想要看看金三角会有什么动向,做了坏事,人总会有一些心虚的。

  跨境过来,古望可不止是看看风景,光顾了五位大佬的府邸,只是没有和任何人打过招呼,具体做了什么,只有他和那些大佬们心里知道。

  很多时候,面对自己完全无力反抗的人和事的时候,人就会选择接受或结束,古望大概已经明白了那些人的选择。

  老挝的琅勃拉邦府往北大概280公里外,一个名孟越的小村寨。古望正和一个会一些华文的本地人连猜带比划的闲聊着。

  吃了一顿带着浓厚当地特色的大餐,是不吃都不行,不吃就是看不起人,古望很受伤,但真的不是他的口味。

  可求人办事,不得不强颜欢笑,古望直接送礼物,人家不要……“波滚,你看不起能!你是我的兄弟。”

  他带着一张遗嘱来到这里的,遗嘱所有的亲属都已经不在了、除了古望(胡不归)和两个宝宝。

  具体花了多少钱打点好一切,他也没记。只要完美就行,这世道没有金钱攻不破的堡垒,要不就是不够。

  按遗嘱来说,古望(胡不归)要从这里联系到华国政府,申请华国国籍。遗嘱中的一家人曾经住在这里的两国交界的地方,现在还有一幢破旧的房子驻在两国的界线上。

  在华国成立之时,遗嘱主人也曾递交过入籍的申请,但没有通过,因为他家曾是个大地主。

  后来遗嘱主人一直在外讨生活,因为信息的不通,再一次错过了华国的人口普查,未能落叶归根的老人最终郁郁而终。

  而胡不归则是他的养子。现在让古望(胡不归)来完成当年自己的遗憾。

  称呼他兄弟的人六十多了,单身一人,早年也曾在老挝各地游荡过,也跨境到云省生活过。名叫胡进、按传承来说,也和遗嘱主人有一定关系,是曾经遗嘱主人家的下人。

  百年前赐姓给了胡进的先辈,也有了这一出忘年兄弟。这方小村寨,与华国云省一些方言通用,古望不能听懂,可也说明这里和华国曾关系亲密。

  胡进昨天已经带着古望的嘱去了云省,什么时候能回来还不知道。

  两界山的房子空置多年,已成危房。古望(胡不归)算是回乡,但也只能找地方暂住。一幢在这里可算别墅的房子二楼,带着宝宝租住了一间。

  在小村寨里溜达了一圈。古望把“思语,思安”安置在婴儿椅重组后的小床上,任其自行玩耍。拿着一本从清迈大学图书馆顺来心理学书籍,一页一页的翻着。

  这段时间,“计算机从入门到精通”“计算机软件的各种猜想”“物理应用入门”“本草纲目”“易经”一本本,古望已经翻了近二十册。

  脑子里已经记下了书里的内容,可弄懂书中的含义,古望也知道还有一段路要走。他要充实自己的知识,才能得到他想要得到的答案。

  “娜沙,你们回来了!”楼下传来房东大姐的呼声。婴儿床上的两个宝宝听到声音,跟着嗯嗯咿呀。

  古望转头看去,两个向天躺着的宝宝、正趴在婴儿床上,努力的抬着头,粉红的小嘴边挂着一缕晶莹。

  见古望看向他们,裂嘴一阵天书语、然后咯咯的笑着,两双小腿也不甘寂寞,努力的划着空气。

  “竟然学会翻身,以后得更加留意他们了!”古望机械的想着,“既然自己翻的身,那自己翻回去。”

  一瞬间,古望愣神!刚才的自己又是那么不带情感,漠视一切!还是对着两个宝宝!古望不能解释自己的行为,但本心觉得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他要的是对恶人无情、对亲人有情。索然无味的把书扔到一边的小茶几上。起身,古望从主床上取来被子和毛毯,在阳台上铺好。

  阳台的围栏间隔很密,宝宝在上面玩,不担心会挤出去,地方也够大,把两个宝宝捞到上面,“好啦,翻滚吧,少年!”

  波澜不起的心,看着两个灵动的婴儿,也泛起了涟漪,连带远处蓝天白云也感觉更加的鲜艳夺目。美好总在不经意来到。

  “咚,咚,咚,”刚刚坐在躺椅上,古望听到传来不紧不慢的敲击声。

  “请进!”声停门开。

  “你好,我是娜沙!他们是我的朋友!”首先进屋的女子自我介绍,尽管古望也不知道娜沙是谁。

  “嗯,你们好!”古望扭头,没想到进来了一群人,三女三男。

  当先自称娜沙的女子,身穿一件齐膝束腰卡其色风衣,一双香蕉色中跟鞋,嗯!裸露的腿上应该穿了肉色丝袜。

  身后两女是不同色的中装羽绒衣,两个男子身着不同款的皮夹克,另一个身着灰色呢子大衣,还带着一副金框眼镜。

  古望起身,看着眼前的几人,“这个,我是这里的租客,不具备招待客人的条件,还请不要介怀。”

  “没有关系,听妈妈说,楼上有两个超级漂亮的小宝宝,我们上来见识一下。”娜沙在说话的时候已经走向了思语、思安,语毕人已蹲下身子。

  “欢迎吗,小宝宝们!”又对小宝宝们说了一句。又扭头看向古望。是要征得监护人的同意的意思。

  找小家伙人们玩,古望是没有意见的。

  “你是房东的女儿?”看娜沙点点头。他继续表达着自己的意思,“还要在你家打扰几天。”

  “没关系的!”娜沙头也不抬的回着。

  女孩蹲在两个宝宝身边,自是离胡望也很近。再打量眼前的女子,不错的容颜,略施粉黛,一头如丝缎的黑发,细长的凤眉,玲珑琼鼻,鹅蛋脸,肤色也还保养得不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