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人生如梦之离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意识力认识的提升与进步

人生如梦之离殇 孤云出袖 2541 2020.10.02 08:12

  虽然不知道自己的意识力到底有多强,但他对运有用有了更俱像的体悟,人脑的复杂与神秘,也许只是现代科技未曾达到一个至高点,不能了解,便多感他的神奇。

  许多次听闻精神不正常的人有时更聪明,自闭症儿童多会有不同领域的天才,也许就是脑中的意识在造成影响,割据了其某一区域的细胞,脑内能量的不平量,现代人还不曾了的领域,许多的不懂便成了绝症。

  现代所说的癌细胞,医学上都是用病变来形容,可真是如此吗,他揣测,一个区域的细胞活力的不断增大,也许只是一种局部进化,对社会对环境适应性的进化,但这种进化并没有在正确的时间来临,造成了实事的未知,不得不强行割除。

  如同古望初饮红色液体时表露的痛苦,其实是在进化他的身体细胞,过多的能量,便造成了超强的负载,挺不过,也许便是死。

  而意识力的增强,是脑内更多细胞在变得活跃,从而产生进化。如同一台发动机,有更多的细胞参与了做功,有运动,就必须有能量支持,而意识力运用,提取的自然是人体的生物能,能量不足,便是摧毁自我。

  一粒沙可填海,人类身体体积并不大,可忽略其内的能量,肯定会是人类进化的忏悔录。古望曾在一些边报上读过,纤弱妇人能为救子而爆发超常十倍的力量,差一点命丧黄泉,事后虚弱至极的妇人可能就是、在那一刻意识力倾间发力。

  意识力的过度使用,古望是深有体会,造成身体超负荷运转,不死已是万万幸,这一刻思起,也为那位救子心切的妇人和自已深表庆幸。

  苏无双邀古望在小岛的东面石岸边,“云省边镇的事我听说了,但也是事后才知道的。”

  “都过去了,苏小姐,谢谢你能来给思语思安过生日,出于礼貌,我不得不来,不谈那些不开心的事,你的草原怎么样了。”

  “还说呢,谁知道会弄这么一出,现在也是骑虎难下,我投入得太多,我……”苏无双欲言又止。

  “有什么不方便说的,可以不用说,不必为难自己。”

  “为了这次的事,我和家族闹得很不愉快,相关部门的职务也被卸了,现在的我要到山穷水尽了。”云淡风轻的诉说,包含的肯定不是一个简单的意思。但古望并不想了解。

  人生的一路,真正你关心的,和关心你的人又有几个,走再多的地方,见再多的人,终究只是陌生人,古望从前的人生也好,现在的生活也罢,多是不信一路走来便有一路朋友的腔谈。

  没有不自私的人,再伟大的存在,也有自己的片刻休憩,将军路上多尸骨,人生路上多狈朋。古望虽不放话“人生得一知己足矣”,但如有两三好朋,也就是最大的奢想了,他是如是想的。

  “回去吧,还是哪句话,道路千万条,条条通罗马,人只有一生,你说呢。”是的,人只有一生,不让自己好过,其实是很容易的事,不让别人好过,却多不得好下场。“起风了,你衣裳少,还是先回去吧!”

  “其实,我和倾城是不算很要好的闺蜜,家庭背景的原因,造成了很多误会,她原谅我了,谢谢。”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要小心他!”

  “啊!”

  “贺建国!”

  “……”

  “我的家族是要把我推给他的,还好我的父母爱我。有时我真想有你一样的一个小岛,不闻世事,安然度过余生……”

  大家族有大家庭的无奈,小人物有小人物的快活,春去秋来,夏至冬雪溶,人这一生,不论是追寻崇高,还是安得平凡,也不过是草木一秋,人生一世。有能力,便高歌猛进,自觉凡俗,也可尾随不缀。扰人清梦,多是不净人,沧海桑田,只得白骨一堆,那管得了他人瓦上霜,济世救人,不在明不在暗在于心,过好自己才能天下太平,看潮起潮落,古望突然觉得眼前清明了许多,看淡人生与生死,不是不要了生活,而是一切都只是生活,富贵贫贱随他去,挥一挥手往事旧怨全拂去自有一片青天……

  抬眼眼前,百里内外,尽在脑中,古望不喜不悲,一是旁边有人,二是见多不怪。转身向着别墅方向走去,并不接苏无双的话题。

  小岛有收回了不少草籽,与黛安娜相商,决定不走商业,送给了苏无双,苏无双会在回去之后收购一批钢材送来,顺路带回草籽。这是古望与她私下相商的结果,这个女人不拒绝也不曾感谢。

  一行人站人蹬机入口,挥手相送,难过最是思语思安,热闹的时间又将离他们而去。

  “小一”的代码多费周折在玉石内安家落户,一层层导示,一层层安检,一层层滤网,现在的“小一”就如同刚出生的婴儿,一片空白,有一份意识,但也只是一份意识,不识字,不识人,有一口吃的便是最大的需求,婴儿有眼口鼻,古望自然得帮“小一”也添加上去。

  金属箱盖口三十厘米位置开始,厚约十厘米的玉石板下方,似是一根根神经元与球体相连,玉石板上方是可收音音箱和投影设备,一个古望自制的储电设备,保证足够的电力供给,有现代的电路板可控。至于“小一”怎么连接,对他来说想来也是简单的。

  一切就绪,等待多时,古望不免露出失望表情,怎么没有反应,能量肯定没有问题,指望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开口说话,也就是他现在才会想。难道他不会用可收音音箱和投影设备,用意识把自己对外件的想法与“小一”共享了一遍。抽身再观查,音箱传来了“咚咚”声,投影出一片光幕。

  现在剩下的就是沟通与学习了。

  “PapaPapa,这是什么?”吃过晚饭,古望把“小一”搬到了客厅,刚才吃饭时,和黛安娜试探性了聊到了孩子,她希望是一个女儿,于是“小一”只能是女儿了。

  一脸好奇的两小来到金属箱边,有被电击的感觉,有些害怕了,古望再摸摸,没有啊,黛安娜也过了试试,她确定有,不大的电击感觉。难道是在自我保护古望心想。

  和黛安娜介绍这将是他们的女儿,又告诉思语思安,这是他们的妹妹。

  “小一,我是爸爸!”“小一,我是妈妈!”“小一,我是姐姐!小一,我是哥哥!”思语思安的同声介绍显然让“小一”抓瞎。一道光幕闪现,一阵闪烁。

  “应该是你们两一起说话,“小一还不能分辩,你俩单独说一次。”

  “小一,我是姐姐!”“小一,我是哥哥!”

  一能回音让古望无语,“小一,我是爸爸!”“小一,我是妈妈!”“小一,我是姐姐!”“小一,我是哥哥!”音箱中传来的却是这些,教导孩子是一个伟大的工程不是。他想着……

  “PapaPapa,“小一”太笨啦!”思语在古望耳边轻声说着。

  ““小一”刚出生呢,还得多学习,你们是哥哥和姐姐,要好好和她相处。教她知识。”两小点点头。很认真的表情。

  “胡,这就是你的成果,她有什么用?”黛安娜虽然也很好奇,可心底的疑惑也不减。

  “黛安娜,我现在不能解释清楚她的用处,我的希望是你能把“小一”也当成女儿。好吗?”看着眼前为他付出许多的女人,他很想将所有与她分享,但不是现在。

  “嗯我会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