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人生如梦之离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如幻之境

人生如梦之离殇 孤云出袖 2439 2020.09.10 23:49

  人生的不确定性太多,自我肯定与否定,总是在人生的岔路上彼此纠缠,对与错从来只有自己知道。

  现实还是地狱,不越过黑暗永远无从知晓,古望此时就似处在黑暗中,一切静得可怕,虚弱的心跳都若鼓点,未知的东西让他分外踌躇。

  靠坐着金属箱,拧开一个玻璃瓶后,自觉久不进食酸软无力加眩晕感的他,他看着的是自己最后的希望,再多拧开一瓶让他觉得现在的他再无可能。

  拧开的瓶子放在地上,无从知晓古望在思考什么,也许是生与死的无助,也许是他一惯的尿性,大事糊涂小事谨慎!喝还是不喝,他内心在徘徊在纠结着。

  “试试就试试,”身体本能的需求,让他有了决断,喝了可能会活,不喝一定没命,再让他漫无目的地地去找食物就是让他找死啊。

  有时让一个人自己想通一件事真的好难,还好他在没饿死前想明白了。是愚蠢还是固执、是懦弱还是谨慎,是无知还是怕死,古望有时也会为自己的内心徘徊感到羞愧。

  抬眼四周,眼中一片诡异的景像,出现得诡异的婴儿……小心无大错,左手食指在大腿边拭擦了几下,那是古望身上仅有的一点布条。

  沾了些乳白色液体,他用舌头舔舔,背靠到金属箱、静静的看着玻璃瓶,“如果有毒,等下就一口气喝了,不做饿死鬼,”古望开始发狠在想。

  时光不待人,眩晕感越来越强烈,他不再顾虑,捧起玻璃瓶举到嘴边,喝了一口乳白色液体,含在嘴里。

  乳液慢慢吞咽下肚,古望轻轻吐了一口气。麻木的神经感觉不出味道,再喝一口,不多时,小半瓶乳白色液体让他喝进了肚子里。

  古望望着眼前的玻璃瓶,稍感心安,他不知道是什么,但不是牛奶,牛奶以前还是喝过的,也应该没有毒,没有出现异样的自己就是证明。

  “休息一会再喝!久饿之人,应少食多餐,流食为主。”那些经常处于饥饿的日子让他于饿有了丰富的经验。

  从食物中摄取了能量,古望的体力一点点恢复着。麻木的脸、麻木的身体,慢慢有了感知。

  虽然依就感觉饿,但意识更加清晰,心情明朗了起来。

  婴儿的嘤嘤哭泣还在时断时续,眼前清明的古望听觉如是开放了闸门,终天感受到了外界,婴儿的声音宣泄而入。

  抬目远瞭,举起的小手晃着,小脚还在踢踏着。“婴儿很虚弱,”古望觉得他感同到了婴儿的情况。

  “哪里来的婴儿,看上去才两三个月大。”古望自语,左右看看,周围一片灰雾,灰雾形成灰色的半穹,笼罩了此地。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偶尔婴儿哭声音停歇的半穹里,突显一片寂静,静得让古望心慌。脑子里的疑神疑鬼在加深加重。

  有了食物,有了力量,也就有了探索的勇气。缓缓起身,带着玻璃瓶,古望向着婴儿走去。

  屈膝慢慢蹲下,他的靠近,让两个婴儿手脚划动速度快了几分,婴儿低泣声变成了婴儿凄凄呢喃。

  胖嘟嘟,肉呼呼,一双大眼睛熠熠生辉,小巧的鼻子一张一吸,浅红的小嘴唇撅得老高,向外吐着空气和唾液。

  “饿啦?”古望边想心事边说着。“不会和自己一样许久没有吃东西了吧!”

  拧开瓶盖准备要喂婴儿时,婴儿呢喃忽停的一刹,可怕的寂静让他心神微晃,“管你怎么来的,有你们陪着,也是给我增胆。”

  拿着手里的玻璃瓶,应该怎么喂婴儿,成了一件让古望头痛的事。不能直接用瓶喝,这小小的婴儿比手中的玻璃瓶大不了几分。

  用手兜着一点点喂吧,古望觉得自己还是有点急才的,给婴儿喂乳液,他更注意些卫生。婴儿小,抵抗力不比成年人大意不得。

  用瓶里的乳白液体洗了洗手指,他随后才抱起一个。手指窝在瓶里掏出些许乳白液体,放到婴儿嘴边一点点喂着。

  玻璃瓶高约45厘米、直径约9厘米,乳白色液体只剩下小半……别看只是给婴儿喂食物,可是耗了古望不少精力,时间就不提了。

  两个婴儿都侍弄了一遍,也许是肚里有了货,婴儿边吃边嘤嘤语起,似是和古望交流。

  不知道他们说些什么,也没有心思去逗弄。喝了几口乳液,古望躺在婴儿旁边休息起来。

  时间,在这个灰雾蒙蒙的半穹里,对古望来说就是大约、大概了。觉得至少、大概过了五天了,他觉得自己力量恢复了。婴儿也更活泼,手脚划动,似能带起风来。

  这几天,他给婴儿喂食、清理大小便,用乳白色液体给他们洗小澡,自己的方便则在灰雾里,空间里散乱的一些布条成了他的专用品。

  安定下来的三人,和谐却不见温馨,古望在灰雾里摸索了不下十次,转来转去、还是在灰雾和这个半穹里进进出出。

  “是鬼打墙吗!要困死在这里了!”他一次次走回原地,近乎绝望。沮丧时就转移注意力,古望探望了婴儿、并打了招呼。

  让他发现婴儿垫着的绒毯是折叠的,铺开来还有两个床单大。古望把绒毯分成了三块。他占据了一块,也松了口气,近乎赤裸的身体、哪怕只有两个婴儿也是不自在。

  剩下的两块绒毯婴儿一人一块,把他们裹了起了,虽然这里根本感觉不到冷热,也算是一个预防和保护吧。古望只有在照顾婴儿时。

  忙碌了一会的古望心情平复了不少,通过十来次的查探,现在判断可以确定这里是一个空间,一个封闭的空间。他用脚步估测,空间直径不到百米的样子。

  古望脑子里不多的现代知识,在这半穹里很不够用,怀疑鬼打墙,想着外星人,想着地狱,想着高科技,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的他,想着自己还活着,又释然,活着就好!

  “也许这里的一切都有个了解才是最重要,”他开始关注金属箱,每个约一米立方的金属箱,上下两层。

  整齐的排成十排,把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箱体上,能一个个往箱里探查。八排是装的乳白色液体、一排暗红色液体、一排淡蓝色液体。

  红色蓝色液体有什么用,古望不知道,也没有去动。乳白色液体吃了好多餐了,现在自己和婴儿都活蹦乱跳,没有问题。

  就算出不去,这东西可以吃很久了,除非精神被长久的孤独逼得要崩溃,不然他不打算去碰另两液体。古望觉得自己的想法肯定不会有错。

  还有两个不一样的金属箱摆放在灰雾空间的边缘。一个长方形金属箱、长约两米五、高宽都约一米五。一个是圆柱形、高约一米五、直径约一米。

  古望也想用盯的办法探查里面,但好像有一层东西挡着。他反复盯了好几次,看不到里面有什么还感觉精神好累。

  又一次喂好两个婴儿,古望躺在婴儿的边上,手枕着头、眼望着上方一片灰蒙。轻叹一口气,眼神飘忽,古望脑子里乱成了一锅粥。

  一会想着自己会被困死在这,一会想着自己是怎么活下来的,一会想着两个婴儿,真是怎一个乱字了得,古望心如乱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