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人生如梦之离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合作见合作

人生如梦之离殇 孤云出袖 2153 2020.10.03 15:11

  “她年纪也小了,她父母想让她接手手上的生意,这几年她父母的生意不错,加上她的人脉,都看好她接手。她舅也是这么想的!”小婉在继续诉说着她的见与闻。

  默默倾听,一向都是古望的好习惯,说得好听是懂礼,其实很多时候是他不知如何接话,就如此时,一切意见和建议都会是苍白无力的,干涉别人的生活他做不了。

  说来席倾城父母的生意好转,还真与古望有些关联,慕容家大厦倾倒,大量金银珠宝,玉器原石的消失,让市场出现了一段真空,上次的冕殿之行,古望更是掏走了海量的原石,席倾城的父亲也是善于钻营,又有时机,开始慢慢做大,机会加运气,让做玉器一行的席倾城父母身价今非昔比。

  “要不去岛上去休息一段时间!”他只能无话找话。

  “没必要,好歹我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一点事就躲,不要瞧不起人,好否!”

  “我最近在做一个东西,演艺圈毕竟不是所有人一生的目标,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合作?”

  “什么东西,你不会安慰我吧?我告诉你,胡不归(古望),骗人可不是好孩子?”笑颜如花,用来形容此刻的倾城一点都不觉得过分。

  华国女神之一,天香国色有沉鱼落雁形容的席倾城的生日,在魔都那可八万人齐聚的体育场如期举行,与古望相适以来,她也曾有过几场演唱会,古望一次都没有去欣赏过,不是她没有邀请过。

  巨大的T形舞台上,美眉目如画,彩衣飘飘,席倾城自一处如精灵闪现到另一处,站在后台边的古望也有些目眩神迷,集光灯,射灯,彩灯他见过,但此时此刻,那些光束照耀在席倾城身上,给她渡上了一层如梦信幻的光环,更添其神采。

  两人高的音箱横立全场八角,远处的激光射灯不时划过人山人海,两个多小时的尽情演艺让席倾城发丝被汗水浸湿,不时轻歌不时劲舞,有落寞也有轻喜,她不时挥手,空中威亚曾把她带过全场,只为那为她而来的人们能近距离看到。

  虽无风,这一刻却有如风停风雨住,“一轮明月”升上人群之上,“要分离不需伤感,要再见不要泪水,欢歌相送是我最好的落幕,花谢又开,缘起缘来,让那月儿带着我的思念,与你们一路相伴,我爱你们,朋友们!”时而歌时而诉说,席倾城的眼角有泪光闪烁,不停挥手,不曾抹泪……

  “咔!”意想不到的声,让席倾城也一怔,许多射灯照在了她的身上,自远处,一个巨大的蛋糕横空而来,白衣飘飘,那是件肩披,一个男子在威亚的带动下,跨步而来。古望有些迷惑,问身边的小婉,“快快快,想办法让倾城下来,不好啦,是他!”小婉竟一现小女儿态,不停跺脚,不停抚手。

  以备不时之需的对讲响起,“小婉,快快,把灯光移开,我要下去!”带着急切带着惶恐,人山人海在不时飘落的玫瑰花瓣里静如立柱,倾城不敢乱动,台下一双双眼都在她的身上似要烙下烙印,她还在催促着小婉。

  这显然不是节目的安排,席倾城惶恐的声音表明了一切,“我去带她下来!”古望不再犹豫,跨步间,所有灯光熄灭,这封闭的场内顿时一片漆黑。

  跃至席倾城身边,搂起她时感觉到了身体的轻颤,“不要怕,是我,带你下去!”

  他的声音如安神汤药,迅速止住了她的激动与挣扎。只有十秒,应急电源便启动了,好的是,因有前面的一出戏,此时的人们也以为是一出戏,主持人的声音虽有急,还算怔定,快速走向台前,开口无言。主持人的目光中,前方不远的半空,一名男子还吊在那里,并未继续向舞台移动,威亚的驱动电力系统与这一系灯光不是一组,倾城不在台上,主持人知道他得拖延一会,好给后台反应的时间。

  小婉已经接通了主办方负责人电话,说明倾城受惊,暂不能再出现,一小时后的晚宴她会来。古望三人快速上了保姆车直奔玉湖苑。

  古望听到小婉的话后,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8点,还要赴宴,有必要吗!看了小婉一眼。

  “是答谢宴,不能不去,虽然以后不在演艺圈发展,但这一圈的关系不能丢!”似是觉查他的疑惑,小婉自主解释道。

  下车,锁好车门,轻扶席倾城,古望跟随背着小包提着纸袋的小婉身后,缓步上楼。她一直不曾说话,他亦不曾出声安抚,他不知从何说起。

  “倾城,你休息几分钟,去洗个澡,把衣服换了,我们还得出门一趟呢!”古望觉得小婉真的是一个好助理。还兼着保镖的工作,是个多能型人才啊。

  魔都希尔顿酒店的总统套房,高质的水晶杯被摔在地板上,红酒已染红了淡黄的地毯,仅有的两条木制椅如今也散了架。坐在也有些不在原位的沙发上,贺建国一手紧篡,一手端着一杯红酒,倒进自己的嘴中。

  房间没有其他人,都被他拦在了房外,走廊上一个五十有余的男人在不停擦去额头的汗渍,他的身旁一个身着旗袍的美艳女子,年约三十许,此时也眉头紧皱,“怎么会弄成这样,不是都安排得好好的吗?”似在自问又似在责怪。

  “我怎么知道,一群没用的东西!看我怎么收拾他们!”男子依旧在擦汗手还有些轻抖。

  “你还是先想想怎么应付眼前吧,真是麻烦!”女子不知在想什么,伸出自己的左手,观看起自己带流光异彩指甲的手掌。

  沐浴换裳后的倾城显得清新脱俗,小婉助她弄好一头青丝,高高挽起的长发脑后一根发钗,多了几分妩媚与成熟。面上一直不带半点笑容,如霜似冰。

  “好看吗!”古望一直不曾离开过的眼神,许是让她感到了一丝不自在,有些恼怒的抬眼瞪着他,粗声问着。

  有点尴尬,但不是很大,“还行。”古望点点头。

  “比黛安娜怎么样!”

  这就是女人的心思你猜吧,“都好看,真的,我找不到你们比对方差的地方!因为你们的美各有不同。”不犹豫,他快速把自己的想法倒了出来。

  “你说合作的事,我想想。”倾城思绪还是不太稳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