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人生如梦之离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魔都车祸

人生如梦之离殇 孤云出袖 4975 2020.09.20 20:22

  送走布鲁克和艾莉丝,温妮和莉莉丝上二楼照顾宝宝们洗澡,古望在黛安娜的翻译下,和安格斯聊了聊牧场的情况,牧场在一批牛羊可以出栏了。

  美利坚即将到来的感恩节,让肉食品的价格上涨了一点,是个好机会。

  安格斯和蒂姆在牧场里有几个月了,当然希望早点见到自己的劳动成果。最终决定先卖五十头牛和一百头羊,其余的等到圣诞节再说。

  安格斯提到有牧场主向他打听牧草的事,安格斯核算,古望牧场的牧草坚持到明年雪融化时,能余下至少一半,毕竟今年他们养的牧畜不多。

  古望也全权交给安格斯处理了,稍给自己多留点,剩下的还占场地不是。

  然后古望表示、明天动身去旧金山,决定很突然,黛安娜都有些疑惑的看着他,也没有解释,古望对黛安娜点点头。

  开着房车的安格斯把古望一家送到了黄石国际机场,能开这样的好车、安格斯也是爱不释手。

  在飞机上,古望简单的把事情对黛安娜说了一下。

  娜沙和两个闺蜜出了车祸,席倾城在接到消息时,第一时间通知了古望,并表示不是一起简单的车祸。她会先行调查,等待古望回国处理。

  黛安娜站在接他们的、戴维斯的车旁,伸手抱住了古望,说宝宝她会照顾好的,让他安心处理华国的事情。自己会去取托运的行礼。

  和戴维斯挥了挥手,帮黛安娜关好车门,古望转身走进了候机室,去往华国的飞机很快就要出发了。

  坐在后排的黛安娜显得不开心,戴维斯很想打听一下什么事情,可又不知道怎么开口,他是一个律师,对隐私权也很在意,“Papa,您有什么要说的?”

  “Papa,Papa”两个宝宝见车都开走了,但他们的爸爸却没有上车,看着黛安娜,指着车窗外,满眼询问之色。

  “哦,小甜心,你们已经会说话了,”用手拍了拍方向盘,一脸不爽,“黛安娜,我的女儿,你怎么隐瞒了这么重要的信息。”

  黛安娜勉强笑了笑,阿曼达、阿曼德,那是Grandpa,应该怎么办?

  “嘿,Grandpa”““嘿,Grandpa”

  “阿曼达、阿曼德,你们好,很高兴再次见到你们!”戴维斯在回家的途中、停了一下车,给老婆兰希打了个电话,说中午一起到外面去吃大餐。

  京都时间凌晨4点,古望在魔都国际机场走下的飞机,走出机场,飞机的轰鸣声音里,接踵的人群在冷风里更是行色匆匆。

  招了一辆的士,车开往魔都人民医院。古望的意识力锁定了娜沙的位置,站在病房外感受了一下娜沙的情况,稍稍收起了悬着的心。小曼和露露因为坐在后排,状态还算不错,只有一些擦伤。

  通过席倾城发来的信息,在离医院不远的一处警察局找到了肇事司机,天已放亮,古望就近找了一间酒店,先休息,准备等晚上再去询问询问肇事司机。

  11月24日,下午三点,默默注视着警察局一举一动的古望心寒如冰。

  看着大摇大摆走出警察局的肇事司机,古望感叹钱真的很好。“不是没有正义,”五年前曾有个人对古望说过,“只是你的资格不够!”

  看着古望那求知的眼神,这个人来了精神,“这么说吧,当你问一个和你一起、见证了不公平事的人民公仆,他会告诉你,为了社会的稳定,很多事我们也不得不妥协!而当你问一个满身伤痕的社会人,他会告诉你,尊严都没了,活着做什么?你再问一个久经职场的老戏骨,得到的回答肯定是,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一切只看你怎么选择!”

  谁都不想成为自己所在地域中,政府眼中的不安定因素,古望也不想。

  古望现在很明白,社会永远是社会,就象广阔海洋里的纷争一样,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蚯蚓,蚯蚓却在鱼钩上,掌握在钓鱼人手里,掌控生死的只能是这少数的钓鱼人,不管大鱼、小鱼,都取决于钓鱼人手中的线放多长,这就鱼的生死距离。

  大鱼可能会挣脱一根小线,可一根更粗大的线已经将它视做目标,有鱼明白、不再做无谓的挣扎,下场依然是一锅汤。

  面无表情的古望,打开了手机,联系席倾城。

  “回来了!”“嗯!你在哪里,我来找你。”

  “事情有了变动,你在哪里,我来找你吧!”席倾城带着小婉来到古望入住的小酒店,坐在沙发上,怔怔的看着古望发呆。

  “怎么啦?倾城,我没事、你放心,我悄悄去看过娜沙她们了,她们都还算好。”

  “胡不归(古望),本来至少肇事司机是跑了不的,可是……!”席倾城豫言有止。

  “背后指使的人被警告了,如果肇事司机出不去,就会供出指使的人是吧。”

  “胡不归(古望),你要不要这么准!”席倾城白了古望一眼。

  一个很简单的可想而故事,一个很有前途的官二代、一个富家千金、一个灰姑娘。结局却不完美,不是每个灰姑娘都愿意、或者能穿上水晶鞋的。

  娜沙很不幸的被直接“KO”了,尽管她和官二代一点关系都没有,但嫉妒会让很多人变得不可理喻。直到现在娜沙三人还以为是一场意外。

  “倾城,你这两天的发力,已经让你很被动了,现在交给我,”古望诚恳的对席倾城说道,”你回京把自己的合约完成,我们等着你和娜沙过去。”

  “交给你,你能怎么办。我……”席倾城还想说什么,古望暗示她禁声,虚空挥手,席倾城两女只听到隔壁房间“砰”的一声之后,古望起身准备去开房门。

  “倾城,晚上我们一些去探望娜沙他们!你们现在买好晚上去京都的机票。”

  “你这么急着把我们赶走,你什么意思!”席倾城杏目睁圆。

  “倾城,我已经买好了返回美利坚的机票,相信我,做恶的人肯定会受到应有的惩罚的!”

  站在病床边,看着额头缠着纱布的娜沙,正怀着愧疚的说自己车技不好,弄坏了他的车,古望有些心疼,这是一个单纯的女孩子,笑着让娜沙不要在意,不是有保险吗,人没事就好,用两个宝宝想她为由,转移了娜沙的思绪。

  古望却知道,如果不是他的那辆车真的不错,也计现在见到的就是三个没有生命气息的女孩了,那可是花了他几百万买的车,当初主要考虑的就是安全性,世事难料,竟真的救了几条人命。

  喝过古望带给她的加了三滴红色液体的乳白液后,娜沙沉沉睡去,向今晚陪伴的小曼道别。两人坐在后座、送古望去小酒店,一路上席倾城盯着古望,象是要看穿他似的。

  “不管你干什么,自己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胡不归(古望),你给我记住!”席倾城不是不想帮娜沙找回场子,但她的关系网保护自己也有些捉襟见肘,这两天才刚刚发力,她的父亲和舅舅就受到了各方的力压。

  看着席倾城眼含泪光的席倾城,古望挥了挥手,让她安心工作,他和宝宝们等待在美利坚与她们相见。

  小婉虽然对古望不热心,但事关席倾城,在下午她找时间和古望电话联系了一次。

  席倾城想找媒体帮忙、批露此事,但不管大的、小的媒体,都会在第一时间收到警告。连她现在的签约公司老总,也郑重告诉她,尽管席倾城家有不小的能量,但别人眼中也不过是一颗鸡蛋。

  签约公司老总又毫不客气的对席倾城说,如果她要闹下去,不直她会面临公司提出的解约而背负巨额违约金,连她的亲人也会受到牵连,这也是席倾城感到害怕的地方。

  慢步走进入住的房间,透过玻璃,看着窗外的一切,也看着玻璃上隐约的自己,古望此刻面无表情,“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就看你怎么选择!”

  可能有泛滥的圣母心、却绝没有一尘不染的官场,也许有不占血的钞票、却不可能有不见血泪的商场,有为情而死的赤诚之人、肯定没有一点私心都无的圣人。古望在等席倾城明天出现在京都的新闻。

  席倾城在关注魔都的新闻。已经三天了,席倾城不明白,为什么魔都好似无事一样。但她不相信,就象她相信古望一样的不相信现在的新闻报道。

  站在登机口,古望回头看了一眼暂住四天的魔都,心头一片唏嘘。

  这三天,古望每天按时给娜沙送去加了两滴红液的乳白液体,其他时间就在这座他并不熟悉的城市游荡着。

  11月25日下午三时,娜沙车祸的肇事司机意外坠楼。

  11月26日中午12时,魔都官场气运正浓的新秀、被一辆飞驰的跑车碾过,飞驰的跑车继续撞在了府衙的墙上,车上一个原貌还算秀丽的女子、已面目全非。

  11月27日早上10时,魔都著名的珠宝阁意外失火、火势不可控,所属公司损失严重。

  27日3时,某大拿府邸再次失火,损失未知。

  27日5时,富人区一幢豪宅失火,损失未知。

  27日7时,一个棕色文件袋出现在纪律办领头人的办公桌上。

  美利坚,11月27日晚上10点,走出机场的古望、看到了对他招手的黛安娜。一个拥抱、都不曾说话,上车向着弗雷斯诺驶去。

  清晨,古望穿着运动服,在戴维斯居住的小区跑了转。耗时50分钟,走进客厅,黛安娜和她的妈妈兰希已经搂着两个宝宝在客厅的壁炉边。正在给他们穿着衣服。“哦,胡,快把门关上,两个调皮宝还在穿衣服呢!”

  “Papa、Papa!”“Papa、Papa!”思语、思安看见了古望,开始不老实,“想,抱抱!”“想,抱抱!”

  “思语、思安,穿好衣服,爸爸再抱!”形影不离的宝宝分开的这几天,让古望非常挂念。此刻、他却不知如何表达。

  “胡,我们今天去看比赛吧!”看着迅速关上客厅大门的古望,黛安娜轻笑的说道。

  “你来决定,戴维斯怎么没有见到?”

  “他今天有跑步比赛,已经邀请阿曼达和阿曼德去现场给他加油助威呢!”黛安娜回答着转对宝宝们。

  “Baby,来,和我一起说:Grandpa,Come on!”“Grandpa,Come on”“Grandpa,Come on”一遍一遍的、三个活宝在家里排练了起来。

  兰希微笑地看着,也不说话。再次整理了一下思语的衣服,搂着站起来,把思语交给古望,转身走进厨房。

  看到古望抱着思语,思安哼了起来,还伸出了双手,黛安娜把他放在古望的另一条腿上,于是古望一手搂着一个。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一只没有耳朵,一只没有尾巴,真奇怪!真奇怪!……”古望用仅记住的一首儿歌和思语,思安互动起来。

  五人吃过早餐,来到一辆车旁,黛安娜问古望、车怎么样,奔驰G级SUV,近二十万美金,古望并不懂车,对他来说,价格是唯一衡量好坏的标准。

  “多少钱?”“完全弄好,十八万美金!还有余款要还给你吗?”黛安娜开心的说拍拍车门。边上的兰希却有些表情不自然,对她来说,这车有点贵。

  摇摇头,古望又说道,“这车应该不错,很有名气的品牌!”

  来到小区庆祝的广场,戴维斯跑了过来,抱着两个小娃就是一阵亲吻。还只穿了运动短装,也不怕冷,兰希面带不悦的说了他两句,才依依不舍的跑去套了一件运动夹克。

  人头攒动,古望和黛安娜一人肩上骑一个宝宝、任由他们不知疲倦的一蹿一蹿着,在黛安娜带领下、三人交互且杂乱的加油声音里,戴维斯竟然拿了头彩。

  得到了大家的祝贺,戴维斯一手拿着奖品,一手对着两个宝宝秀着自己的肱二头肌,好不得意。在兰希的催促声中,戴维斯换好衣服,驾车返回家中。

  兴高彩烈的玩了几天,通知好安格斯接机的时间,古望几人在戴维斯不舍的注视下,走进了候机室。

  离开牧场近十天时间,古望不得不托运的宝宝食物乳白液基本喝完,找了个厂家要回收空瓶的理由,把空瓶全部收入紫戒。

  古望没有去考虑兰希是出于什么目的,竟陪同一起回到了恩尼斯小镇。

  坐在房车里,当黛安娜告诉兰希、这车要一百七十万美金的时候,她终于决定不再过问黛安娜现在的生活。

  一路向着山边牧场,咫尺的道路两边、远处山林依就一片银白,古望走下房车,有一种归家的感觉。

  并不在意地域与国家,对于古望来说,停留时间的长短,又可让他停留、也愿意停留的地方,才会有家的感觉。

  尔壮和尔成对主人们的回归表达了浓浓的思念之情,围绕在黛安娜和古望脚边,或蹲或叭或跳跃或轻鸣。轻轻安抚了一番,大家走进了别墅,安格斯把行礼送进屋,便告辞离开了。

  知道老板要回来,屋里的暖气已经打开,两只小棕熊舒服的躺在离壁炉不远处、酣睡着,也不怕烤了一身毛。

  兰希在一楼一间带卫浴的房里安顿了下来,又在黛安娜的带领下、参观了黛安娜领衔设计、布置的房间,走过每一个角落、兰希对女儿的表扬好不吝啬。

  已经带自己去过厨房,晚餐兰希把女儿和古望赶出了厨房,让他们等着吃喝就好。

  与黛安娜一起陪着两小在游戏室里玩耍着,古望躺在厚厚的绒毯上,闭目假寐,神思超然物外……这些天、温妮和莉莉丝把家里的一切都照顾得不错……

  “啪!”直到脸上传来微痛,古望才收敛心思,回过神来。睁眼便见到两个小家伙坐在自己脑袋边上,一边用手拍着自己的脸颊,一边“Papa、Papa!”的叫着,黛安娜却在一边抚着嘴,双眼都弯成了月亮,明显是要笑抽过去的感觉!

  “还笑,你也不知道拦着点,你看我这老脸都该红了!”古望没好气的说道……

  “让你贪睡,宝宝都叫你半天了,见你没有动,才爬过来抽你的噢!”黛安娜也知道两个小家伙的力量比别的宝宝都要大,看了看古望微红的脸,显出一丝歉意,但笑意依就浓烈。

  兰希走到门口,说了一句,古望才知道晚餐做好了,两个宝宝刚才是在叫他起来吃饭呢,却得不到回应,便爬到他的脑袋边上,直接来了个抽醒的狂野动作。

  今晚是标准的美利坚式晚餐,煎牛排,几朵西兰花,兰希打开两间食物储存室,震撼不已,一边切割着牛排,一边和黛安娜闲聊着,谈储存室的东西太多,要定期清理、谈到宝宝们可以开始喂些硬质做的流食、谈到黛安娜和古望两人的相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