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人生如梦之离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九章 黑暗无尽冷月无边

人生如梦之离殇 孤云出袖 3717 2020.10.16 21:09

  “谁让你们来的,不知道这里什么情况吗!”别墅里,面对着刚刚接回的一群人,古望是左右为难。

  风雨已停,但远在几百公里外的战舰并未离去,菲勒的坠楼,似乎让一切平静了下来,但这只是风雨前的宁静。

  “胡,政府来找我们谈话了,希望我们来和你沟通,尽快释放人质,不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虽然知道这是扯弹,但我们不得不来!”可惜,他们没有远避他国,戴维斯夫妇在黛安娜的劝说下,暂离了美利坚,倾城的父母也被她劝到了海外,苏无双的父母应该是没事的,自是不用避祸。但安格斯和蒂姆两家人竟会成为筹码,让古望也想不到,他与他们能有什么关系,一群认识的人而已,可见一些人的丧心病狂。

  “不归,现在不是追纠责任的时候,要如何安排他们才是重点!”倾城示意古望来到一边。

  “先在别墅安置吧,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保留小岛秘密的知情权,让“小一”再加强监测。”风雨里飘荡了一夜的数人,怀揣着不安,踏入了梦乡。

  “嘿嘿嘿,胡不归(古望),想不到吧,菲勒的家族能量之大,又那是你能想到的,漠视生命,你做得到吗?哈哈哈……”

  “看不到生的希望,你终于还是一个普通人,真的,我从来没有想过拿你们怎么样,却做了,只能说明,我变了,心变了,林洪伟,你知道吗,你以前的所做,我不开心,但我忍了,可你们得寸进尺,如果换作是你,早就暴发了吧,必竟你的家世不允许你受到这样的挑衅,你觉得我说得对吗?”

  “很对,胡不归(古望)你说得很对,错就错在你没有一个好的出身,所以,你注定成不了气候!有一点你说得不对,现在我后悔,没有把你按死,真的,不是我心软,只是想多玩一会……咳!咳咳!”雨水让林洪伟补充了水份,水也喝饱了,现在还躺在不远处的十几具身体,想来也是醒不过来了,他有绝望,也怀有希望,今天的一批人,肯定是送进来给胡不归(古望)留下一份拘畔的。

  “林洪伟,你的人生,本该是青云直上,一帆风顺的,弄到这步田地,我都替你感到后悔,你后悔吗?”林洪伟躺在那里,听着古望的话,眼神迷离,“走吧,想再多,也换不回已逝的过去,笑一笑,面对现实,会让你更开心……”

  京都,华国新成立不久的一家公司所在的楼顶,白雪将京都的夜渲染得银花闪闪,两个身影闪现,厚厚的积雪留下了一串脚印,这是属于林洪伟的。如同菲勒,一样的迷茫,一样的震惊和不可思议,“你还真不是普通人,你不会是外星人吧!”

  “不是,我原本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人,一次机遇,让我拥有了现在的力量,尽管我也曾用这种力量做了一些看来是非法的事,但从未如现在这样,想过会要终结一个生命!”

  “难以置信,胡不归,如果我说,我真的好后悔,你信吗,如果第一次见你时,真心选择和你做朋友,也许才是最好的选择!”静静的林洪伟低着头,尔后又猛地抬起,“能放过我吗,我想我知道我为什么要和你做对了,应该是想引起你的注意,并不是想把你怎么样,我刚才想了一下,就算第一次见到的你,你的赌术在我看来也是能帮我的,我不会做泽鱼自枯的事,对吧!”

  “这是我第一次来京都,也许是最后一次,曾经,我有过许多次的想过,要来这座承载华国重任的大都市来看看,却从未成行,空空的口袋让我无力再想时,我的人生又发生了转折,实现了那里的梦想,我却并不兴奋,甚至还带着哀伤,人生啊总是这么让人难求其美,你觉得你的愿望能实现吗?”有些说出来后,才能让人的心得到安宁,古望面对林洪伟并不吝啬自己的语言。

  看着跌坐在大楼顶边的林洪伟,古望又能有多开心呢,有了超凡的能力,他一样不开心,现实总是让人那么无奈,除了面对,再多的幻想也是泡影。“一点机会也没有了吗,你这样的人,有必要和我一个普通人过不去吗,以后,我能成为你的左膀右臂也说不定!”

  “你在进入“未来岛”时,有想过给我们活路吗,说实话!”

  “没有,就算我想,也有人不想,所以,这不能全怪我,真的……”沉默了一瞬的林洪伟还是选择了说出真心话。

  “你觉得我是个怎样的人?”

  “呵,以前,你在我眼中,就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自以为是的傻B,我动动手指,就能把你按趴下,云省边境的事,让我怀疑你可能一股隐藏的势力,但我一样不看在眼里,在华国我不是天,但我做不到事真的不多,这就是超级大家族的底蕴,我有这个底气,现在嘛,我还能说什么……”又是一阵沉默,林洪伟心中的想法又和盘而出,“当然,如果让我早些知道你的不凡,我还是会有办法来对付你的,只要我还活着,别人的生命与我来说,填也能把你填死,一步错步步错,就是最好的诠释!”

  楼顶边缘,这一刻的林洪伟忘记了害怕,自信重回脸上,“如果我死了,你会很难过的,嘿嘿,虽然我知道我活不了,能想一想你这样的人物过得难过,还是很高兴的事!”似是滑了跤,林洪伟冲出了楼面,向下坠去。

  没有除掉强敌的喜悦,一抹嫣红在楼下洁白处漫延,又会是一场怎样的暴风雨,他无从想起,走一步看一步,会是明智的答案。终究是结束了两条人命,还未从普通人完全转换出来的古望有些恶心。

  雪后的阳光让这个城市的人们多了一些生机,一座老旧的宅院中,“父亲,洪伟去了!”声带哽咽。

  “哼,没用的东西!”不见面容,声音不怒自威,“华国得不到,也不能让给别人,那个忘恩负义的东西也是,华国是有多不待见,要弄出这种事,谁也救不了他,不思报效国家,让他自生自灭好了!”

  “父亲,那我们……”声音中带着不甘。

  “会有人出手的,静观其变就好,去吧!”

  “是,父亲!”

  金色的阳光把城市染上了一层璀璨,行人依然匆匆,没有人看到他,站在那里,如同隐身一般,擦肩而过的人们成了彼此的记忆,也许记得,也许只是留了一抹印像保留心底,古望注视着高楼跃下却还完整的身体被清走,人命在为生计奔波的人们来说,显得无足轻重,真正留意的并没有几人,没有同情与怜悯,更多的是好奇,还多方在打探何事如些,是为情?还是破产?不一而足,人生百态淋漓尽致。

  风从海面刮过,心力憔悴的让他感觉无力横渡远洋,本要回岛的古望停留魔都的家中,有人曾来过,也许一无所获,带着遗憾而去了,站在落地窗前,美景如画,大红的灯笼已经挂起,广告也穿起了大红的棉袄,欢快的歌声,飘到了小区,预祝有是一年好光景。

  海面在咆哮,古望敏锐的意识力查觉到不一样的波涛在晃动,虚空横渡,一朵白云正在小岛上空消散,不及细思,一头扎入海中,只剩下一艘完好的飞船在漂摇着向海底沉去。

  ““小一”示警,导弹来袭,我们躲进了最安全的飞船中,可是只有在基地不远处的蒂姆夫妇和艾美被带了下来,冲击波的扩散太快,我们无能为力,如果不是无双果断,也许……”倾城的脸色苍白,显然受了伤。

  “小一”的警告发出后,黛安娜还想着要把所有人带下来,无双否决了黛安娜的意见,在“小一”给出的时间里只带回了三人,倾城在带回距离基地最远的艾美时,还是受到冲击,艾美虽有保护,还是晕了过去,应该受影响不小。到底如何,只有等她醒来才知道。

  站在飞船的休息室里,看着眼前的三人,两人如惶惶之犬,不知何处安放自身。不大的艾美面色灰白,受伤不轻!眼中在冒火,古望觉得自己需要发泄,“不归,冷静,你再强,也只是一个人,不要再因为你的失误造成更多的伤害,好吗!”苏无双此时也面色似雪,谁也没有想到的事情,就这样突然的发生了,还不曾进化的她,心灵承受的打击让她的身体也在受到牵连。

  “不归,我们怎么办?我们怎么办?”黛安娜伤心,搂着两小,一脸恐慌。

  “这里的物资够你们生活一段时间,暂时不要有动作,我……”

  “胡不归,不要有其他想法了,无双也说了,不甘心又怎样,你要冷静下来,报复只会让你越陷越深,我们怎么办!”倾城也许是想到了古望的想法,出言打断他的话。

  “这不会是政府的做法,也不会是华国有能力做到的事情,菲勒的家族也许就是这件事的主谋。他们有这个能力,操控国家力量,有时候对那些大财阀并不是很困难的事。只要政府没有插手,我们也是受害者!”无双继续在分析。

  “你们离开吧,“小一”知道目的地,这里能受一次打击,就有可能有第二次,不能把希望寄予政府,到了地点,一样还有机会和地球的亲人联络。你们觉得呢?”古望沉思一阵。

  “你们要去哪里,老板,我的孩子还在那里,我们要去救他们!”蒂姆夫妇还抱有幻想。

  “蒂姆,玛丽他们……他们不可能有活下来的机会,你们……唉!你们要保重!”

  “我们不想离开,老板,我们……”

  “这不可能,蒂姆,你们……”

  “老板,我们会把这一切忘记,能送我们出去吗,我们不想离开!”

  “都不知道去哪里,你们就这么不愿意?”古望不知做何感想。

  “肯定是很远的地方,我们觉得我们并不适合,老板……我们会忘记这里的一切,请你放心!”

  “爸爸,如果能抹去他们的少量记忆,他们出现在外面也不会再有危险,但……”

  ““小一”我做不到,我没有能力抹除一个人的记忆。”

  “爸爸,我可以试试,但要他们配合!”

  “你们愿意吗?”古望把目光投向蒂姆夫妇。

  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走出去的勇气,或是舍不得离开,又或些怀念,他们全部的爱都在这里,也许蒂姆夫妇能想到将要去的地方将不再是地球,所以他们不舍,失去两个孩子的他们心中的伤痛让他们宁愿在这里陪伴,也不愿离开……

  抹去记忆,蒂姆夫妇在未苏醒时,被古望带离了海下的飞船,失去的一段记忆让他们忘记了孩子是如何失去的,消沉的两人如没有了生命一般,古望的安慰如杯水车薪,留下一笔金钱后,他只希望两人重回社会,能走出伤痛。他不能逗留太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