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人生如梦之离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华国春节

人生如梦之离殇 孤云出袖 3058 2020.09.25 20:18

  “他要回华国过春节,你听说了?”端着红酒杯,贺建国一边轻轻摇晃,一边对正在手提电脑上查阅什么的苏无双说道。

  “你还真无聊唉,家里让你跟着我来到这里,已经是我的一次妥协了,你就不能有一点自知之明吗!”头也不抬,苏无双的却让贺建国抓狂。

  贺建国也知道苏无双对自己无感,却不得不如此。自己有了苏家帮忙才有青云直上的可能,让不想站在金字塔尖,他更想,曾经受过的伤害他想拿回来,所以他只好沉默,对苏无双的话沉默,心里的浪涛却卷摇不息。“如果不是你家的权力,我会象个跟屁虫一样围着你这个娘们,强强联合,我要的是这个。”

  多少事由人不由天,多少事又是由天不由人,再强的人也会为情感而不能释怀,静静站在花园中,古望心有愧疚,对曾经对现在,一番思量,这一路走过,他其实一直都是在以自我为中心,以自已为目的,曾经的自己是如此,现在的自己更是如此,这不可笑,支可悲,生命到底要让自己做什么,他真的真的很茫然。

  “Papa,Papa,Papa,我们东西收拾好啦,你这个大懒虫。都不帮忙。”思语和思安轻快的奔跑到了他的腿边,做着鬼脸。

  “收拾好啦,我的宝宝真利害,我为你们点赞。”回过神来,看着如粉雕玉啄的两小,是如此的完美无暇,他再多的混乱思绪这一刻也沉入了深渊,蹲下搂抱着两小,有些紧,这是他情感的表达。太多的肉麻话他不知如何说起。

  “和Mommy(妈咪)一起收拾的噢,Papa,我们是要去华国吗,Mommy(妈咪)说我们是从华国过来的,现在长大了,也要回去看看和了解,还要记住。Why?”思语脸带疑问。

  “思语思安,你们去玩就好,多看一看这个世界,会让你们更聪明噢,有机会爸爸带你们全世界的浪,好不好!我的宝宝们!”古望并不想让宝宝们过早的接触些什么,能好好玩耍就很好,提高自己的声,说着自己曾经的梦想,却是如此的遥远,哪怕是现在的他,也觉得力不从心,没钱的时候想着有钱,现在算是有点钱了,却多少事身不由已。

  “好的,OK,我们答应你了,Papa!嘻嘻!Mommy(妈咪)Mommy(妈咪)Papa、Papa说要带我们全世界去浪,哈哈哈!”不了解浪的意思,但不妨碍两小高兴,看到黛安娜走了出来,把他们的收获同黛安娜分享。

  “知道知道,但不能因为高兴就忘记每天的功课哦。东西收拾好了,你要不要看看,查漏补缺。”为了每天小家伙们半小时的华文教学,黛安娜也在不遗余力的学习中华文,她要给她深爱的、聪明的宝宝们非常非常好的教育环境。这是她现在的一切。

  “不用了,黛安娜,辛苦了!”古望摇摇头,脸上的笑并不自然。

  “怎么啦,胡,你的表情正在出卖你的内心,你知道吗!”黛安娜很想了解这个男人,却感觉他们的距离总是那么的遥远,虽然经常在夜里辗转,却依然保持着一份希望,总有一天,她会了解他,他的一切,有她爱的宝宝在,她是不会离开的,除非宝宝的妈妈真的出现了,但古望曾明确的告诉过她,那个女人永远也不可能出现在地球了。这令她伤感,也更加深了对宝宝的爱,并希望古望永远不要把实事告诉宝宝们,她永远是他们的妈妈,永远!。

  “是吗,那我以后要好好和戴维斯学习学习,他可是说过,遇事沉着冷静,面不改色,才是男人需要的,相信他一定很有经验!”古望在黛安娜面前已不再完全不敞开心扉,他也要别人的安慰,再强的他都是一个有情感的动物,这是他给自己的定义。

  “戴维斯,我的天,他和聊这些,他就是一个小孩子,连自己都照顾不好,还要妈妈经常提醒,你要和他学习,太可怕了!”戴维斯从一个贫民走到今天也是经历了很多很多的挫折与不幸。黛安娜也很爱他的父亲,她知道曾经的戴维斯是多么的不易,妈妈告诉她时,她一夜没睡。

  “Grandpa是小孩子,嘻嘻,Grandpa是小孩子,可是Grandpa明明是个很大很大,Mommy(妈咪)Mommy(妈咪)!”黛安娜带着微笑,好了,让宝宝们误会了,这让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都和他们打好招呼了吗,黛安娜,”古望一边问黛安娜一边蹲下身去,“思语思安,每个人都有的着爱,Mommy(妈咪)这样称呼你们的Grandpa也是因为爱他们,就象Mommy(妈咪)叫你们Baby是一样的,你们现在可不是Baby了,但Mommy(妈咪)的心中你们永远是可爱的Baby。”

  “Papa,Papa,我们知道了,我们也爱你们,PapaBaby,Mommy(妈咪)Baby,PapaBaby,Mommy(妈咪)Baby,我们爱你们!”年少不知愁何物,自是招手揽天月。却也正是有了他们的纯真,才让这个社会还带着一丝清明。

  “已经通知道他们,说要给我们送行,安格斯明天没有时间,戴维斯明天留在家里,送我们去机场。”黛安娜说他回绝了所有人相送的要求,戴维斯却没有办法拒绝。“我去陪孩子们学习了,不然到了华国没有办法交流,他们会不开心!”

  古望看着黛安娜点了点头,对她的这份爱,他真心为宝宝们感到高兴,人的一生,有一份际遇并不容易,而这来得让人羡慕的爱,更是会让人妒忌,宝宝们却有三份,是的三份,席倾城和娜沙虽不在一起,但隔上几天的包裹,每天的视频,都无不张显着对宝宝的爱,无私的爱。娜沙的工资并不高,每次给宝宝的礼物并不便宜便是最好的证明。她们可以没有古望的爱,但她们可以把爱献给宝宝。不留一丝。

  两个小家伙的学习,古望是不参与的,甚至从不打扰,走在这住进来不足一月的别墅小区的林荫道上,他在想着,他想安定下来,可却总是不能真正的做到,到底为什么会这样,难道真的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已吗?”

  与其说完全是他想着去华国度春节,还不如说是一份逼迫带来的,他必定不能被人牵着鼻子走,这是他给那对男女的一份无声抗争,他走的就是自己想走的路。

  “又见面,很巧,胡不归(古望)!”一对男女在小区外的林荫道旁,古望竟不知不觉走到了小区外。这很让他吃惊,他刚才太专神了。

  “你们还真是……”见到这对男女,古望的心更加阴郁,有时候他在想,按说他拥有了常人难以理解的力量,应该过得很开心才对,可实事并非如此,很多时候,他都很压抑,为什么压抑,他一直在探寻。

  “听说你们要回华国过春节,来和你说说,我们会和你们同一班机,免得到时误会,”苏无双拢了拢头发,风吹乱了她的发丝。

  “不必如此吧,我们并不熟悉,”望着街道上来往的车辆,古望背手在后拳头紧握。

  “你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你们要我说什么,要我写份个人简历给你们吗,从小到大的。”

  “那到不必,不是你最好,但你的赌技真的不错,我们有个事想请你们帮忙,放心,好处肯定不会少,你是靠赌来生活的不是。”

  “以后再说,我并不经常出手的。”

  “我知道,你的谨慎让我很佩服,我想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

  古望看着眼前的女子,不明白她哪里来的自信,摇头一笑,转身挥挥手,贺建国一直没有开口,但古望却觉得他正在计算着什么。可他有什么能让他计算的呢。

  在美利坚是农历二十八乘坐的飞机,魔都走下飞机时,却已是农历三十晚间,中途在(hongkong)香港竟停留了一次,这飞机上的人群怨声载道。当然都只是抱怨,并没有人强出头,要讨个公道什么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吃力不讨好,才不会那么傻呢!有人直接说出自己的内心,有人能从眼神中看到认同,有人很无奈,人生百态,莫过于此时。

  天空飘着雪花,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积得有半寸厚,不时来回驶过的清雪车溅起一阵水花,坐着机场人员转运车,东拐西游近二十分钟,古望一行才真正开始走出出站口。

  远处的霓虹灯和幕墙都显得一片喜庆,穿红戴红的大人小孩在那里拱手做揖,不闻其声,也能知道那是在恭贺新年,机场两旁挂起了直径有一米红灯笼,行色匆匆的人群并没有因为即将来临的新年停下脚步彼此祝福。偶尔会一两个脸带笑容的人儿也会多数人的冷漠而不知所措。

  两小的热情没有受到影响,从下了飞机开始,便不停的在问东问西,时而英文时而华文,出了站口,更是指指点点,小声的互相嘀咕着,席倾城穿着厚厚的羽绒外套,戴着尖尖的绒织帽,粉红色的口罩遮住了大部分脸,不是向他们挥手,都很难相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