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人生如梦之离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人生如梦之离殇

孤云出袖

  • 奇幻

    类型
  • 2020.09.11上架
  • 17.85

    连载(字)

84位书友共同开启《人生如梦之离殇》的奇幻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苏醒

人生如梦之离殇 孤云出袖 3074 2020.09.10 22:05

  人类的进步源于人类有了思想。

  躺着的他感觉像是经过了一个轮回。

  虽然古望并不知道一个轮回是多久,可自己就像是经过了一个轮回。

  古望正在思考为什么这么沉重!他的身体为什么那么沉重!

  眼睑沉重难以睁开,双手双脚沉重如同失去知觉。

  按他脑子里的想法,他应该大概已经死了,死了!但他又觉得自己还活着!

  “是自己感知到的身体并不是真实的吗?”他不得其解。“或是真有地狱,我在历地狱劫,不然明明可以感觉到的身体,怎么连动也不能动。”

  时间让古望意识在逐渐在复苏。

  有光透过他的眼睑,让他的感知更清晰,更加疑惑自己是不是没死。没有人愿意死,死是人生最无奈的妥协,英雄也好,愚民也罢。

  那得大厦万千间,不及平安到百岁。古望曾想过死,但他可以保证,他真的只是想想,绝不真的想死。

  努力的想睁开双眼,可眼睑像被缝上了一样,给他无处借力的感觉。眼瞳不停撞击眼角,焦灼在古望心头漫延。

  “为什么没人看到他在动的眼睛,自己如果没死,现在该是在医院啊!还是他成了植物人,身边已经没有人照顾?”

  婴儿的清啼与呢喃把古望的思绪拉回了脑子里。自己听到声音了,婴儿的清啼与呢喃!他倍感开心。

  “生活不易,只希望自己不要断手断脚,活着就有希望不是。”世人都会自我安慰,曾经的古望更是用过不知多少次。

  躺在那里,古望不能言不能动,心头在给自己蓄力。

  无知多好奇,未知而探寻,这也是生而为人的一种意义。婴儿的啼声勾起了古望的欲望,一探究竟的想法在他心中升起。“自己怎么会和婴儿在一个病房里,到底怎么回事?”

  好奇心能带给人力量,古望觉得是这股力量,驱动他艰难的睁开了双眼。

  逃出生天后的某天,他曾庆幸人世间的力量千万种,好奇心也应该一种。

  注意力的转移,古望暂时忘却了哀怨,只感受现在。眼睑缓缓睁开,入眼一片朦胧,一片灰色的朦胧,很近很近。

  不似他想的白色天花板,也没有白大挂在旁,更没有熟悉的亲人在眼前晃过。背部的感觉也不如意,不似是在病床上,如同睡在坚硬的地面上。

  有过医院经历的古望又开始忧心,难道自己的腰出了问题,要睡硬板床才行。

  更多的思绪从他脑中生成,“如果真成了不能动的人,自己还真不如死了!免得害人害已害亲人,害妻害儿害父母。”

  古望绝对没有多么高尚的情操,任凭他如何懂得自我安慰,一想到自己一辈子只能无力的躺着,也会因欲望而绝望、因绝望而恐惧。

  睁开眼的古望就有了欲望,对生活,对金钱,对其他。病也好,伤也好,思想不停,人的欲望不止。

  有了欲望的人,又怎可能简简单单的将他熄去,至少古望不行,那怕是经历了生死。书上说的“看淡一切”在他来说尽是扯弹,和尚四大皆空还不是有渡人渡已的欲望!

  世事多纷扰,苦情多难熬,怀疑眼神没恢复的他,脑子里都感觉到苦味的古望再度睁开了眼。

  定睛再看,眼前依旧灰色一片,如晨雾,却未曾感觉到湿气,似轻烟,却凝而不散。

  灰雾定在离古望不足百米开外,不增不减,不飘不荡,如梦似幻。

  定神的他巡着婴儿的轻喃,带着丝丝迷茫转头,过眼依然一片灰雾,希望出现的房屋棱角,未能在他眼中如约而至。

  10米外的地上、两个赤裸的婴儿正举着小手,小脚胡乱踢着。

  一时间……躺在那里,古望眼瞳充斥的光是冰冷的,因冰冷冰冷!初时脑内那“活”的惊喜,“活”的绝望,“生”的恐惧“死”的悲凉,仿佛成了另一个自己。

  冷眼旁观,并非无情,多少人因欲望而失望、因不得而失落。古望冷眼旁观,他的心这一瞬跌入了地狱,失望失落塞满心间,脑内不停闪过未现的人和物成了要压跨他的一根稻草。

  似无声电影,古望的眼里充满着褐色的尘土和赤色的婴儿。

  麻木的他麻木的盯着眼前的一切,因迷茫而失了灵性的眼瞳如冰冷的画面定格。

  来不及思索目前的一切,两个小婴儿的泣嚎声又填进了他的耳中。

  回神再望……两个赤裸的婴儿举着小手不停晃动,小脚如要踩塌空气,身下是一块红得似血的绒毯。

  古望觉得,那一抹颜色若未曾见,谁人也不能想象它的色彩,穷他所学,只有似血勉强可以形容。

  莫名的灰雾,莫名的婴儿,古望心头一万头“草泥马”飘过。

  这要他如何去想,如何去猜,这不是他要的结果,是死亡地狱吗……这念头又在他心头闪过。可如此真实的地狱让古望不能信,不敢信,疑虑重重……

  他想看穿两个婴儿身后的灰雾,想要透过灰雾,看到他熟悉的一切,房也好树也好人也好动物也好,可叹世上多少事,“心有意而泼水无情”

  得不到想要的答案,古望自是不能就此放手,虽然身如僵尸、能感知却无力指挥,好歹头部还听使唤,他缓缓转头身体右侧。

  似黑非黑、带着金属光泽,一排上下两层的箱子印入眼帘,高约两米,长约五十米延伸到了灰雾边。

  “箱子装的什么,会不会是吃的?”这应是身体的本能,潜意识的欲望,在人没有戒备心的时候,总会真接凸显,古望的想法,是他本能的需求。

  婴儿呢喃时停时续,古望毫无心思理会,非亲非故,生死抉择面前,自己才是最重要的,那怕你是婴儿,自身难保,如何顾得上你。

  饥饿的“快感”古望觉得用铭记于心来形容也是理所当然。曾负债累累、身无分文的他,曾经落泊不如流浪狗的他,一天有一碗素面也成了山珍美味。

  无心回忆,思通了自己的处境,他觉得身体麻木无力应该是许久没有进食的后遗症,尽管不能肯定眼前的箱子里就是食物,但不去看看,也许真的只能一睡永眠了。

  先前睁眼转头的几个简单动作,几乎耗尽了他全部力气。食物就是希望,进食的欲望、生存的希望驱使着古望要去金属箱那边。

  努力凝聚力量,他向天而躺的身躯终被翻转身来。“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脸贴着地面,古望很自得。

  也许是潜意识里的求生欲,又似是冥冥中有个声音让他不要放弃。爬得比乌龟慢、浑身痛疼欲裂,几次想着放弃的古望生生坚持了下来。

  十多米的距离,爬了有二十分钟,除了因贴地有些脏的脸、因攀爬粘了灰的双手,手未破脚未烂的古望,终于完整的把手塔在了离他最近的金属箱上。

  叹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学会坚强,才是社会生存的硬道理。没有把手、没有缝隙,光滑像铁块,是谁没事摆一排铁块在这里,古望仰天长嘘。

  能坚持来到铁箱面前,以他的身体状况,自己都想褒奖自己,就是这样想的,他真的很坚强。

  刚才的义无反顾,置生死于不顾,这一刻让他觉得自己要晕了过去,无力的双腿,无力的他似烂泥滑坐在金属箱边。

  他的双眸盯着眼前,眼前的金属箱并不冰冷,触摸时感觉如丝如织带着温暖的金属箱,却再一次让他感受到了什么是跌落凡尘。

  希望到失望再绝望、绝望生恨,恨苍天不公,恨人生不平,恨自己无能,古望恨到了眼前,死死的盯着眼前的一个金属箱,古望像是看到仇人。

  曾经的种种不平,种种无奈,无限的在放大,倾间深深的无力感浸入意识,牵引着他的不甘,“若是命运,怎么可以这样戏弄于我。我不甘心……”

  天欺人欺自己也欺吗,古望心头起怒火,“尽管浑身泛力,我也要把你看穿。”

  他盯着金属箱,心中狂吼太欺负人了,陷入魔症的古望一遍遍在心里狂呼,“打开!我要打开你!铁块也要给我打开!”

  无日无星无月无风,这灰雾笼罩下的光芒未曾一丝变化,魔症的古望本就苍白的脸更显灰暗,渐无神采双眼如坠死狱。

  多少人说过,时间能冲淡心中的忧伤,古望目光不离,似要盯他个千秋万世,时间却带来了他意想不到的结果。

  绝望被惊讶取代,眼前幻境般的场景让他如坠梦中,他面无表情,心似滔滔江水,翻滚不息。

  就在他的眼前,金属箱开了,那个他面前的金属箱,朝他的一面的箱体如同光镜一般逐渐透明,露也了里面的东西……

  他的认识里,手里的是一个玻璃瓶,一个装有乳白色液体的玻璃瓶。

  看着手里的玻璃瓶,古望没了脾气,“应该是牛奶”他自我肯定的想着,要把瓶里的液体想成他以为的那种。

  饿得太久,人会出现幻觉,从以为出现了幻觉到真实的触感,让古望惊讶、怀疑、这一刻自我肯定,对生的渴求被他演绎得淋漓尽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