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人生如梦之离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回到家乡

人生如梦之离殇 孤云出袖 1974 2020.09.11 21:56

  五分钟的样子,一辆出租车停在路边。车窗打开,司机问古望去哪里。站在路边等车的人,老司机总有一手分辩的技能,能知长途还是短途。

  讲好去县城的价钱,把婴儿车又折叠了几下,放进后排座,再次感叹婴儿车设计得好,竟然可当临时车载儿童座椅来用,当然,司机的提醒很重要。

  上车后,嘱咐司机稍稍慢点。有婴儿,不能太颠簸。司机的絮叨,让古望想对他翻白眼。可坐在后排,怕司机看不到,浪费表情,假装关闭听觉,闭着双眼,古望的心……

  竟然五年了,五年前的自己开着货车,在这个地方偏僻乡间公路去县里时,因外债和一些乱事分心,货车直直越过防护栏。

  能回忆起的是,陡峭的山势、货车翻转了个身子垂直继续往下掉着,当时的他都做好了死的准备,百米深崖想活也难。

  太多不甘,太多觉得对不住的人,几个怀恨的人,随着货车翻转,从脑海滑过。一块突出的山石阻拦,货车再次翻转,古望的头碰在车辆不知什么地方,晕了过去。

  能晕真是幸福,古望在那一刹甚至感叹自己走运,等待死亡的过程肯定不美好,那短暂的几秒犹如永恒……寒彻心肺。

  也在那一瞬,他的心中闪过一丝后悔、如果自己不来这个破地方该多好啊!

  载客司机都有留名片的习惯,古望接过应付的轻点了一下头。推着婴儿车向不远的一个大超市走去。

  五年了这处超市还在,他曾走马观花匆匆光临过两次。变化大不大记不得,但一样的人流稀少,曾感叹,这么大的地方是怎么来养活那么多人的。

  看到镜中三分像曾经的自己的二十四五男子,古望用力揉了揉自己的脸。去就近警察局办个临时身份证的想法没了,超市镜子中的自己否定了一切。

  四十多岁的他如今二十多的样子,身高也蹿到了1米8,怎么敢公开于天下,好歹看过几部科幻电影,小白鼠还是知道的。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曾经的他缺少远虑,忧郁而终……

  转了一圈决定晚上来取些自己要用的东西。一个大男人带着两个小宝宝,到处游荡,会让很多人觉得不对劲。

  灰溜溜的来到一处公园,用忙碌来缓解心里的压力。给宝宝加了红蓝液的乳白液,检查尿不湿……望着两个一边喝一边哼哼的小家伙,听着听不懂的宝宝歌谣,宝宝的无邪眼神给了他一丝安定。

  微微带笑,手指划过宝宝的脸庞,只见两小家伙齐齐扔掉奶瓶,伸出双手,求抱抱。古望感觉办了件蠢事,拿起奶瓶两个小家伙,应该是饱了此时并不热情。

  奶瓶里还剩有不少,古望拧开奶瓶盖,把剩下的都倒进了自己嘴里,咂吧了几下嘴唇,举起空瓶向着两个小宝宝,“没啦,准备休息。”身边有着小小人儿陪伴的他兴致一回。

  超市已打洋一切尽在不言中……古望回到公路边,几次招手总算拦了一辆车,还是个一个女司机,“这么晚了,你还带着两个崽崽到处走!”女司机一路申讨声,古望偶尔解释一句,说有事耽搁了,到下车才做罢。

  县郊、一处山巅,花了近一个多小时,顺来的帐篷搭好,这还自带小蓄电池和小小风力发电机。他开了一下开关,小灯还能亮,取出被子和毛毯铺好,把已睡的小小人儿抱进去。

  左右环顾帐篷够大,长宽都有两米,一大两小完全不会拥挤却依然无心睡眠。

  关了帐篷小灯,感觉身边两个宝宝已睡踏实。古望出了帐篷,取出靠椅,坐看远处城市的灯火,想着下午去找的五年前的公司,人去楼空。想来自己出了事,这个公司也跟着倒了霉吧。

  现在自己变化太大,不能去派出所办个临时身份证,特别是两个宝宝无从解释。没有身份证,自然不能坐车,哪都不好去,每次“打的”也不是办法。古望思来想去,不如自己先弄一辆车,用临时牌照,再弄一个PS驾驶证,以防检查,先回家乡,其他事到了家再决定。

  看了下时间,已经凌晨一点……

  清晨,在一阵咿咿哇哇呀呀声中,古望迎来忙碌的高峰。

  处理好两个小人儿的事情,直接收起帐篷细软,搂起两个宝宝,一步二十多米,用时五六分钟,便到了山下路边,比昨晚上山时快了一半。

  闽省省城汽车城,带着宝宝们,古望尽情欣赏了各式车辆,时近12点后在一处游乐园里,他找了个婴儿室一大两小开始休息,为夜里的行动蓄积力量……

  汽车城负二层,车罩上布满灰尘,古望猜测短时间无人问津的一辆SUV。不远的汽车用品店、取走了两个儿童坐椅,是一款可近160度放平的儿童椅。

  城外的一处断头路上,古望顺利的发动了汽车,向着就近的高速入口驶去,顺利取卡,顺利进入高速路。一路向着家乡的方向,没有人在意临时号牌,也没人查看证件。

  3月5日凌晨二时,古望家乡小镇,下了高速,缓缓驶到进镇的路口,靠边停车。

  望着街边叶上染了一层灰尘的一排桂花树,间隔几盏射灯照耀下,泛着带灰的绿色,布满灰土的卷闸门,尽显小镇的沧桑。无从思起什么古望只是很想抽支烟……

  远隔千里的他一路行来,他想弄明白的事很多,自己到底经历了什么他不知道,但明白如今贸然走进家门,不是被当成疯子就是进警局。不能抱有将事情解释清楚的希望。

  别人是近乡情怯、他却近乡胆怯。亲人就在眼前,他心中却有一堵透明的墙阻成了亲人相认团聚的天险。

  “就用自己朋友的身份去接触他们吧,打听好家里现在的情况再说。”古望又是一夜未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