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人生如梦之离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似曾相识

人生如梦之离殇 孤云出袖 2005 2020.09.11 21:56

  心情忐忑,古望驱车慢慢的驶进了父母居住的小区。二十年的小区,早已没了昔日的颜色,远处的垃圾堆放点在这个略带寒意的气候里,泛着绿意的苍蝇依然密密麻麻。

  两位老人正在楼下的杂屋间边上甑-这是在酿取家乡的米酒。古望三十岁才真正开始嗜酒,一年一回的打工日子,父母酿取的米酒成了他的思念。

  车离父母十多米的地方停下,他静静的看着前方。被安全带绑在后座儿童椅上宝宝正咿呀咿呀,却唤不来古望的温柔应和。

  父母亲已好几回朝自己这里打量了,古望知道应该下车去说点什么。生死都成迷的他又有什么可害怕的呢,最多就是被赶走。

  走近父母亲的身边,能感觉到父母亲苍老的气息。父亲那件洗得发白的外套,还记得是自己打工时带回的,买了又感觉太小,不能穿就给了父亲。

  “后生仔,有么事啊?”古望听到父亲的问话,看向父亲,正好父亲也看向他。父亲再次对他说道。“后生仔,看到你感觉好面熟啊!”

  “嗯,大叔,向你打听个人,古望,您认识吗”古望对父亲说,感觉自己的声音似在天外,飘忽不定。

  惫懒的他,每年回家的日子里,很少帮父母亲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此时竟感到一丝羞愧,一直晃动不断的眸子还是看到父亲的手停一停,才转头看向他,“你找他做么事?”

  “哦,我叫胡不归。”……榭楼旧梦,几经年,半壶清沙多少怨,梦回首,望穿重门胡不归。“几年前和古望一起在外面做过事,玩得挺好的。他给我留了家里的地址,一直联系不上他,所以过来看看。”

  古望曾在一部电视剧中记住了这句,现在的自己该怎么回归,也许再也不能回来这个家了。昨夜的车里,他为自己取了这个名字。

  “他死了好几年了,媳妇都改嫁三年了,有个儿子在外面打工,我看你也就和我孙子差不多大吧!”父亲的情绪波动并不激烈,想是已经接受了一个实事。

  “大叔,我嘛,是看着年轻,肯定比你孙子大上不少。”心中虽有快要藏不住的骇浪,古望脸带僵硬的微笑,“大叔,古望很不招你喜欢啊,您有没他电话?怎么说他死了呢!”

  “真死啦,好几年了,出车祸了,人都没找到,大前年儿媳也改嫁了,唉!谁家的父母不疼儿女。”父亲轻叹。一把铝瓢正从大锅里舀出酒糟。

  一件五年前见过的带花旧袄,灰黑底色上承出的朵朵粉色桃花,早不鲜艳,坐在边上小板凳上,母亲悄悄转身拾起了眼泪。灰白的一头乱发,记忆中面上的红润如今只剩苍白。

  解释着自己是如何与古望相识的经过,谈起自己的远道而来,说起两个小小的人儿,空守老巢的父母亲欣然的留下古望和两个婴儿。

  没有大鱼大肉,母亲唠叨着解释,年纪大了加上周围邻居的闲言碎语,原来还养几只鸡,现在也养不好了,却尽显真情。坐在那张熟悉的破旧沙发上,古望贮筷无语凝咽。

  思起几十岁的自己,他每次打工的空闲回家,母亲都会杀一只自己养的土鸡炖给自己,那时的他怎么忆不起一点感动,人性的必然还是情感的麻木。

  看日升日落,忆前事旧梦,多少忧多少愁,看苍发观那如刀割的皱纹,古望心如针扎,子欲养而亲不能认,何事话秋风。

  父亲带着古望来到了古望的墓前……一束花,一杯酒,默默坐下,心里觉得别扭,但古望也有一刹那的轻松,“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现在的自己是一条不一样的路。”

  回到小区楼下,看着上楼喘息重重的父亲,古望心似火烧。留下来几天,好好陪一次自己的父母,他唯一能做的决定。

  曾经的妻子听说过得还算好,此刻的古望还不能释怀,也就没想过见面,何必徒伤悲。有两个小家伙的存在,与父母亲在一起的几天,过得很融洽,话题离不开他们。

  每天早晚给父母亲一杯加了两滴红蓝液的乳液。一定要喝了才行。这是他留下来的一个目的,只为父母能好好的。

  古望考虑起离去的时间,习惯会成为惯性,几天的相处,家的温暖又回到了他的心里,待得越久,离开时就会越难过。

  古望走过自己曾经安家的小区,见到了曾经的同学,邻居,虽然有人说他和古望有几分相像。却不会想到眼前的人就是古望。

  古望还笑着说起了一连篇的谎话,打工的时候就是因为他们像,才结了深厚的友谊。“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多道他是古望的朋友,特意来看望古望的父母的。

  唯一的遗憾,未能见到自己在外打工的儿子。再找时间来探望父母时,希望能见到他吧!

  看着送自己到楼下的父母,看着不知何时再见的父母,古望转身上车,眼前一片模糊。抽出几张纸巾,擦去泪水,打开车窗,“大叔,我走了,有时间再来看你们,多保重身体。”

  两位老人挥了挥手,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车的方向,脸上也没有笑容。

  “思语,思安,有和爷爷奶奶再见吗!”古望打开后门车窗,两个小宝咿咿呀呀。

  两位老人走近车前,看着后座儿童椅上的小小人儿,“思语,思安,再见!”

  父母亲再次挥手,两个小人儿又是一阵咿咿呀呀,咯咯的笑着,冲淡了此时此景众人心中浓浓的离愁。

  回家当晚,父母亲问起两个宝宝叫什么名字?古望一直没有给婴儿取名,本打算回家与妻子商量,回来却已成了奢想。

  “本打算来找古望出个主意,却不想……”古望也明白没有名字,打个招呼都不方便,当晚想了“思语,思安”两个名字。

  转天问父母意见,两位老人能有什么意见,自然就定了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