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人生如梦之离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三女到美

人生如梦之离殇 孤云出袖 3426 2020.09.22 19:48

  站在车站旁边,三女都有些激动,“你干的!”席倾城的问题让黛安娜和娜沙茫然的看着。

  “我们是朋友!”“没事就好,上车吧!”席倾城不再纠缠这个话题。魔都的事终究还是被捅了出来,车祸和接连失火,让一些人就有了猜测,江家、慕容家得罪人了,还是狠人。

  尽管一再施压,但纪律组副组长的一封信将他们拖上了断头台。江家、慕容家已成过去。只是让古望意外的是、这封信是副组长写的,他将资料也就拷贝了两份,组长办公桌上肯定是放了一份,看来是和江家、慕容家有些关系。

  回到牧场后,他就不再关注,本就已经做了不少事了,不必太绝不是,匿名资料,也就是碰个运气,在华国几十年的岁月里,他可没听说有几份匿名资料能真正起到作用的。只有没有背景,又不甘心的人才会那么做的。

  车上,席梦思床上,两个宝宝、两只小熊,正在摔跤比赛!两只狗要来的请求被古望拒绝了,不然更热闹。

  两女一人抱着一个宝宝,亲个不停,小半年未见了,但看起来竟没有生疏感,让古望很纳闷。倒是小熊的反应有点认生。滚到角落,两只挤在一起,望着亲热的大人和小孩。

  “维尼,维恩”思语对小熊招了招手,见没反应,想抓过来给两女认识。名字能叫出,但想完全用语言表达自己的意思,还不行。手语加单词,也能让人猜到一点,特别是黛安娜,能很快明白宝宝们的想法。

  席倾城和娜沙把两小放在一起,一样高,一个样,还是不能分辩谁是谁。就算相处时间最长的黛安娜、在宝宝穿一样衣服时也会弄错。

  黛安娜很好奇古望怎么就不会弄错呢,还特意给宝宝买了同款衣服,可古望都能准确分辨。古望也奇怪,只要看着两小,心里就自然的知道谁是谁。难道这就是血脉的力量。

  看着弄不清宝宝谁是谁、在纠结着的两女,古望直接给了个方法。叫名字啊,谁有反应就是谁,很简单的事。于是两女一个叫思语,一个叫思安,两个宝宝都有反应,“你们不能同时叫啊!”古望昂起了头。

  欢歌笑语连成片,车厢里一片温暖,只有看向车窗外、那厚厚的积雪,才会让人觉得身处寒冬。

  兰希正站在门品等着从人,两只狗也安静的坐在边上。大包小包、古望负责拧到家里,刚到的两女正在和兰希聊天,怀里抱着思安、思语。

  中午吃牛排,知道要3000美元一斤时,席倾城和娜沙、小婉相互看了一眼、手里的刀叉动得更勤了。“没人和你们抢,好吧?”古望看着几女,摇摇头。

  “你懂什么!”席倾城白了古望一眼,“这可是第一次吃到这么贵的牛肉。小婉,你说要不要发个朋友圈。”

  “不好。”小婉一如既往的少言寡语。

  下午,兰希和小婉在客厅聊天外,宝宝一楼的游戏室,都躺在绒毯上,古望谈起了购一座小岛的想法。但没有得到众人的回应。

  黛安娜把中餐时兰希说的话、和古望说一次。

  牧场今年育肥的牛已全部买了,150头牛、200只羊,100万美金,税也先扣了。

  这样年后的税季,山边牧场用抵扣劵就能平掉税了。

  还有安格斯在询问明年是不是要扩大养殖。

  这些琐碎的事真的不在古望的心中,也不想把时间用在这上面。

  此时不宜讨论这些,古望躺着,看了看黛安娜,表示自己知道了。

  席倾城轻轻把魔都的事告诉了古望,江城瘸了,慕容倩精神崩溃了,江的父亲也自请下来了,慕容倩家的生意遭到很多人的围追阻劫。

  娜沙因江城的事,还曾拍胸感叹,多风光的人啊,当初面对自己时,那个意气风发,还好自己从未假以辞色过。

  慕容倩的任性带来的家族性毁灭,对席倾城却有着不一样的感触,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男人?这是一个从云省边锤之地走出的年轻男人,还带着两个小孩,除此她也不能查到更多,尽管娜沙的出现让她又知道了一些,也仅限于娜沙的小村寨。

  古望看着熟络的三女,很是费解,怎么她们之间好像多年好友似的,都没他什么事了。不用介绍,也省了他一番口舌了,特别是对于黛安娜,只要她一个眼神看过来,古望必定转移视线或是直接低头装作没看见……

  几个月的朝夕相处,与黛安娜之间、或许因古望的刻意回避,并没有发生什么不可描述的事,但如果说没有一丝情义,那是古望自欺欺人。

  世间,总有些人,只曾短暂相处,却会记忆一生。这种事在古望的眼中,也会因此失神。

  世间人,不存利不存恩,亦能长相忆,一件多不可思议的事。古望曾因影视剧中两三个男人一生不变的情义,或一两个红颜知己一生不变的守候,心生羡慕感叹,他的人生要是有一个情义永不变的兄弟和红颜也值了。

  睁开双眼,只有娜沙陪着正和维尼、维恩扭打在一起的两小。两只小熊只花了一个月,就在体重上超过了两小不少,长时间都有喂蓝液,灵智并不低,下爪也有轻重。

  倾城在小婉的“强迫”下、去因她而建的健身房了,黛安娜去厨房帮兰希准备晚餐,说是要做一顿地道的华国晚宴招待客人,尽管两女再三说明她们不是客人,黛安娜的客套让两女很委屈。娜沙不用古望开口询问,就把几人的去向和他说了一遍,很知心的女孩。

  当娜沙把手机中、两小这几个月在美利坚的部分视频和照片,给古望浏览时,他才知道几女在知道彼此后,就有了联系。

  “谢谢你,胡哥!”娜沙一句莫名其妙的感谢,带着浓浓情义的眼神,说明她并不是不谙世事,只是并不把她的情绪表露出来罢了,“你的车,保险公司换了一辆新的,还赔了一笔钱给我和小曼、露露。”

  没有对古望说的是,当她把这笔赔偿金转给的父亲后,她的父母就通过小曼两人知道了她出车祸的事,还特意去了一趟魔都,曾劝娜沙回家乡。

  娜沙拒绝了父母的劝说,告诉她们、她并不是为了钱才留在魔都的。在父母儿大不由娘的叹息声中,送别了在魔都游玩了几天的父母亲。

  一边是情,另一边也是情,娜沙知道父母的劝说是为她好,可她不可能一辈子呆在父母的身边,这是她给自己的理由,只是她这样想的时候,脑中划过的却是一个青年和两个婴儿……

  餐桌上多了几个人,自然热闹了不少,推杯换盏,吃着由黛安娜主厨、兰希协助弄好的华国家常菜,特别是两个拿着勺子的宝宝、不时把猪骨汤喂给对方的举动,平添了不少乐趣。

  兰希感叹宝宝的互助互爱,黛安娜欣慰自己的教导,倾城、娜沙遗憾自己不能时时陪伴可爱的宝宝,女人都是感性的,古望一边扒饭一边想起了这句话。

  “胡不归(古望),你到底有多少钱?”席倾城把古望拉到了旁边会客室上吧台边,一边小说的询问。

  “具体什么事,你可以先说说。”看着席倾城不饰粉黛的精致面庞,稍微失神的古望反声询问。

  “你知道的,我有个舅舅、他……”席倾城说着停顿了半秒。

  “他因为上次的事,受到了牵连,是吗?”

  “有一点这个原因吧!上级都不喜欢乱出头的下属,还是和同僚过不去的,就更不会喜欢!”席倾城拿出一瓶红酒,给自己倒了一杯,“为这事,我那个舅妈没少在我面前唠叨。烦都烦死了。”

  “我舅他吧、本就处在换届的时候,会安排到其他地方、去个一两年、再回来时就会上升一点。”古望点点头,示意席倾城继续说,“这次我求他帮忙,对他还是产生了一些影响!我舅很喜欢我的!”

  席倾城对古望说了一些她的家事,她的父亲从乡下来到城里,和认识的女孩一起共同努力,经过几十年的经营,也有了小千万的身家,也在打拼中和女孩共结同心,也有了她。

  席倾城的舅舅是她妈妈的弟弟,小十多来岁。外公一直在魔都官场、中下层混着,虽有雄心、但无雄略,舅舅的出现让他看到了家门崛起的希望,不遗余力的帮扶着。

  席倾城父母为金钱打拼,只好把她放在外公家照看。年纪并不大的舅舅把这个外甥女当成了妹妹,从幼儿到女童,照顾有加!直到走上工作岗位,娶妻生子,才离开老宅。

  席倾城的舅舅接到席倾城的求救,二话不说,便开始动用自己的关系网,为娜沙的事奔走、也引来的一连串的打压。其间席倾城父母知道此事后,曾劝说他留点力,对方不简单,迎来的是怒声喝忾。

  现在,席倾城的舅舅等于是下放了,没有成绩、是很难短时间内回到魔都的,席倾城的父母虽说想帮忙,却也有心无力。权钱不分家,但有多大的权,才能掌多大的财。

  云省地处边界、与金三角相连的一个行政区,这是席倾城的舅舅今后不知道要呆多长时间的地方,因为金三角的原因,这片地域没有临国开通口岸,自然也就少了外汇。

  地头蛇也要小心几分的地方,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外来之人,可想而知是多么的糟心。“你不是喜欢帮忙吗,我让去帮个够!”负责人事调配的省重臣在一个私人饭局上如是说。

  “嗯,我知道了!倾城,不要有负担。”古望很想将这个女子拥入怀中,站起来走到席倾城身边,却变成的摸头杀。“这件事,得好好理一理,我并是一个什么都能的人,这种官场的角逐、我一个平头百姓,还真不知道如何去想。”

  “我相信你,我问你呢,你到底有多少钱?”多年影视圈混迹的席倾城也很快调整了自己的心情。

  “这个嘛,看你要多少!”古望也没有去核算过自己有多少钱,之前,他觉得只要有得用,能给两个宝宝好的生活质量,就是全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