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人生如梦之离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我的梦飞天梦

人生如梦之离殇 孤云出袖 2467 2020.10.04 17:07

  希尔顿酒店门口,换了一辆车过来的古望三人正向内走去。出了演唱会的事,他跟了过来。不一定需要保护,却能慰自心。

  曾在总统房门口的女子竟在大厅里,看到倾城一行,快步走了过来,“倾城,你还好吧!”

  露出一丝笑容,倾城对女子轻轻点头,“还好,谢谢岚姐关心!”

  “好就好,宴会就要开始了,我们上去吧!”岚姐要过来拉倾城的手。虽与倾城有些距离,却能看出是与倾城一行的古望,才进入她的眼中。“这位是……”

  “我是她的保镖,岚姐你好!”没有想过去握手,他稍低了下头对女子说道。

  “哦,好好!”女子不再走近,在前面引路,穿过大厅向一处电梯走去。

  金碧辉煌,古望没有更多的词来描绘,这样的宴会厅本身应该就是一种奢侈。有俊男美女,有老叟贵妇,有珠光宝气,有丽衣华装,有美酒有佳肴,眼不暇接,古望很老实的端着小婉递来的一杯酒,走向靠边的位置。独自欣赏这眼前面带真城的虚情假意、尔虞我诈。纵有些真心,也被那纸醉金迷、山珍海味带进了肚子中吧。

  两女不时穿梭在人群中,时而伫足与人相聊甚欢,是真心还是虚意,古望无心了解,女子那一抹淡淡的忧郁他人未必关注,他的心却为之下沉。转头,厚厚的紫色窗帘挡住了外面的闪烁霓虹。他轻摇酒杯,并不饮用杯中酒。

  “倾城,你还好吗?”竟是贺建国,此时儒雅如仙,一身白色西装,淡紫领结,西装袖口露出的浅灰衬袖更显一身得体,笑容更见真诚,如是只见其人,确是人中之龙,风度盖过场中所有,有鹤立鸡群的感觉。

  “我很好,谢谢贺少关心!”不躲不闪,倾城轻呡了一口杯中酒,她早已看到贺建国走来,“贺少,失陪一下!”

  倾城身后,古望能察觉贺建国阴恨凶厉的目光隐现,起身迎向走来的两女,他用眼神询问,“还不能走,宴会环节还没完!”小婉小声对他说。

  “胡先生也在,真是有缘。”贺建国追了过来。“胡先生对珠宝也有兴趣,这是来找倾城的吗?”

  摇着酒杯,看着贺建国,心里有想弄死他的冲动,表面一派正气,暗里藏污纳垢,给他添堵的一个人,自然不会有好眼色,他并在华国发展,并不需顾忌。“这是威亚上的那个人嘛,下来啦!”

  脸成了猪肝色,拳头篡紧,目光不善,盯着古望,足足有二十秒,“还真是我,胡先生也在。”

  “眼前的这个男人是不是和冕殿小镇的事有关,无从查起,但他来历神秘,也许是某个地下势力的放话人,暂时放过他,这世界总有些我不知道的事,查清你的来历,再找你清算!”贺建国的心里想些什么,别人不知道,他自己却不能不顾。

  “嗯,正好路过。”

  “……”贺建国双眸猛跳,孽气又在心中滋生。“呵!”

  “各位佳宾、朋友,男我是***,女我是***,现场的各界翘楚,演艺界的精英!相见难别亦难,倾城小姐陪同我们走过了近十个春与秋,今日……”冗长的开场词,为要调动现场的气氛,在会场铺开。

  倾城第一个来到台上,诉说着这些年的风风雨雨,缅怀着大家的关心,低语着难舍的别离,下得台下,竟泪花朦眼,在灯光下现出五彩之光。接过小婉递来的湿巾,低头轻拾眼睑,妆不能坏了。交待第二助手等人,自己受了惊吓很累了要先行离开,一定要招待要所有过来的人,虽然是主办方在操办宴会,总得有个态度。今日之后,只有一些朋友,这个圈子与她再无瓜葛。

  “小时候我有个梦想!”拿着一罐啤酒的席倾城,看着天空的月亮,“妈妈给我讲嫦娥故事,我曾想着,我也要去看看!”

  三人靠着天台围栏,观尽魔都风光,本来很累的两女却在倾城的力求下,让古望买来啤酒,要到天台去吹吹风,想以此来吹淡心中的离愁与怀念。

  “现在是彻底得罪了贺建国,梦想不重要,该想想怎么过了这一关才是真理!”小婉的话不是打击,但却胜似打击。

  “能怎么办!就我家的那点产业,在人家面前,如同沧海一粒,能怎么办?”倾城的目光涌出坚定,直视着前方的流光溢彩。

  “这个梦想不错啊,想想我小时候有什么梦想!”目光露出回忆之色,古望脑中的时间在不段变幻,如穿越时空,却不曾找到自已幼年时的梦想,只看到了家徒四壁,破衣乱裳的自己,要为一口吃的在与肚子做斗争。父亲远在千里之外工作,母亲菜色的脸上很少能看到笑容,那是一段并不开心的时光,贫穷夺去了他应有的少年欢声笑语。也有过开心,却总是那么的短暂,四十年前的事,总是有些模糊了……

  有风吹过,倾城已解开缠绕的发丝,此刻披散肩头,“什么梦想,说来听听!”她转头撩了一把头发。

  “不记得了,好像没有吧!”古望摇了摇头,看着远方,眼神发呆。

  “你们……”对于两人不关注她的话,让小婉很委屈,她并是在为自己担心好不好。

  “不用担心,生活总得过,上婉,伟人曾话:有困难要上,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上,会好的……”古望喝完一罐啤酒,收进旁边的环保袋,轻声自语,“还是希望他不要一意孤行。”

  未听清他后半句的两女都看向了他,古望一摊手,“好啦,酒也喝了,下去吧!”

  楼下房间门口,送货员真的等得不耐烦了,不时的踢一下边上的墙壁,如果不是老板说会有一个大大的红包,他早就甩手走了。

  从裤兜里掏出一叠钞票,古望递给了眼前的人,说了声抱歉,目送着其兴高采烈的走后,迎来两女不善的目光。

  “进房再说。”

  眼前的蛋糕不大,但做精致,古望也没想到还是排上了用场,本以为倾城会在宴会上过的生日并没有出现。“要不要许个愿?快十二点了,听说这个时间许的愿最易实现噢!”

  不做回答,站在桌前的两女,也许没有想到古望还的这一出吧!“许一个吧!”小婉怂恿。

  双手合什的倾城很是虔诚,足有五分钟,才睁开了双眼,“吃蛋糕!”

  分了两纸碟蛋糕递给了两女,接过来的两女正低头要看蛋糕材料,“啪”的被古望把蛋糕印在脸上,愣了好一会儿,尖叫声才传出来,两女绝对不曾想到古望会如此做,两女有些气晕头。倾城抄起桌上的一半蛋糕,向着古望扣去,早有准备的他伸手一挡,又印在了她的身上,没话可说了,两女纵身上前,竟将古望推倒在了沙发上,一阵猛锤,脸带轻笑的古望双手护住脸面,任其施为。

  倾城快骑到古望的胸口,小婉在抓着他的手身体附在他的脑袋上,胸口正压在额头,是要控制古望不让他动弹,其实他的手一直就不曾动过,有此泛力的两女回过神来,姿势有些不雅观,本就粉红的脸色更添一层红霜。闪身起来理理衣裳,三人都有些无措,古望也没有想到两女的反应如此过激,好了,这下尴尬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