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人生如梦之离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更多圆柱信息

人生如梦之离殇 孤云出袖 3064 2020.09.29 20:25

  雪降临了“未来岛”,并不大,黛安娜带着两小去了洛山矶,会与她的父母等人来这里度过小岛的第一个春节。她知道,古望不是对春节有盼望,是在感怀一些什么,但她知道,也不会问,古望要对她说时,自然就说了。

  游艇开到了凯胡库区,这对黛安娜来说并不轻松,但她做到了,有两小的地方,她会是无敌的,她曾对古望这么说过。古望觉得自己横波有六七成把握可以到达凯胡库区,他的能力在这一年里增强了不少,特别是意识力的增强,让他的身体感到有了超负荷的压力。他停掉了蓝液的摄入,黛安娜和两小他在每天早晨的牛奶中都加入了红蓝白三种液体。身体用倍儿棒形容也显不够。特别是三人的皮肤更加的细腻光洁,面色白中带着浅红。

  古望不能知道自己的脑域阔度达到了多少,但比一年前至少强了一半,坐在两层地下室里,这是由半寸厚钢板组成的地下室,他看着眼前的圆柱体,想要得到更多的信息。

  这两年来,他有过几次试探,但圆柱体没有任何反应,“难道是能量耗尽了?”古望曾这样想过,“那它是怎么吸收能量的?没有插口,电力肯定不行。”

  “不知道我的意识力这次行不行,有段时间没有来找过这个圆柱体了,先试试吧!”古望的意识力可以探到地下几百米,但却一直不能探入圆柱体里面。“也许是以前太小心,每次都不能放开心神去探查,这一次尽力试试。”

  醒来时的经历让古望明白,得做好一定的准备,上到一楼,给四只狗和两只熊准备了一些食物,并交待那是很多天的食物,不能一次吃完,自己喝了一些红色液体,有了第一次的经验,现在他喝得当然很节制。

  雪依旧在下着,看来一时不会停,并不大,他来到了别墅的地下二层,除了那个他刚拿出来圆柱体,这里空空荡荡,集中精神,用掌握的意识力直冲圆柱而来,那层阻挡在减弱,精神高度集中时的人是会忘记时间的,古望不知道过了多久,一直没有反应,但他看到了希望,自然不想放弃。

  “……”一阵古望不懂的语音传入他的耳中,然后他感觉整个人虚弱起来,但有一股力量缠住了他的意识力,让他欲罢不能。

  但这一次没有不是警告,尽管人很难受,但他的思想并不受限,难道是在给圆柱充电,用这种方式充电,得多伤人啊,再让他选一次,可能他就不会愿意了,这是一种什么感受,他觉得无法用语言形容。有种想睡的感觉,却被一种痛生生掐断,整个脑内似在沸腾,又似在往下沉去,一引一牵之间,脑袋如在一缩一胀,时间一秒一分在过,脑内时时在受着那种痛疼在浸袭,古望汗如雨,青经鼓胀。

  这也许就是想要得到什么,就要付出一些什么吧,越来越坚持不住的古望感叹,身体在快速干瘪,观如老叟,这是在抽取他的生命力啊,他早时就有了猜想,意识力要增长,必然与身体相关,而身体就是生命力的体现,身体的强大不在肌肉的发达,而在于生命细胞的能量多少。

  信息闪现过古望的脑中,他能明白,就像是婴儿懂得进食一样,不用人教,“这可能就是所谓的传承吧,”他打开了圆柱的第一层密码,接收到了一些完整的信息,关于科技的,本想找找有没有关于意识力方面的信息,被脑中自然出现的一段信息告终,涉及人体的信息要最高权限,这与人体密码有关,除了一些意识力运用,并没有任何意识介绍,原理永远是最高机密。

  你可以用,但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就是最好的解释。虽然虚弱,但如今的古望已能很好的掌控自身,休息了两天,和打来电话的黛安娜三人通话报平安,没有敢视频,他现在的样子,真的很难看。

  是很初浅的科技,对圆柱来说,但对古望却不是那么回事,尽管他已经在这一年里很努力的充实自己的知识,但依旧不能短时间内掌握脑子里的知识。

  到是信息里提到了助手一说,一个智能助手,可以帮人干很多活,仅是这个信息,他觉得也要一段时间来通读后才能去思考,一无所知,不知从何处下手。

  别墅外,雪有一尺来厚了,稍稍打开房门的古望感觉了刺骨的冷,这是他有两年不曾感受到的,现在的他身体真的很着,红色液体一次不敢喝太多,蓝色液体现在的他不会再碰,乳白液到是喝了不少,但已经几天了,看来身体恢复还要一段时间。黛安娜他们回来之前希望能完全好起来吧。

  人无事可做的时候,思想其实是最活跃的,古望在一周后,接到黛安娜的电话时,这本是这段时间他最高兴做的一件事,书也不看了,觉得自己用脑过度,应该好好休息,但黛安娜说出的内容让他不能平静。

  “胡,我们在这边认识了两个华国朋友,一个叫贺建国一个叫苏无双,很不错的人,还邀请我们有时间去华国京都玩,最主要的是,他们对“未来岛”的草籽很感兴趣,希望能达成合作。喂……胡,你有在听我说吗?”见古望这边没有回响,还以为信号中断的黛安娜连声喂道。

  “在听呢,你们还在洛山矶是吧,黛安娜,你们什么时候动身回来,我很想你们了。”古望不能说出那对男女的事,只好打起感情牌,在自己身边,想来会安全很多,那可是两个不好招惹的人,权柄很大,虽说也许仗着家里的权力,但那也是权利,不是他能抗衡的。再强,他也只是一个人。

  “哦,是嘛,在这里我们也待了很长时间了,我和爸爸妈妈说说返回的事情。对了草籽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好吗,已经有些人在和我联系了。还有几个牧场取走了一些试种,也交付了一些押金!”

  “这个你放心,我不会说大话,只要你把该说明的和他们说了,就不会有问题。决定好哪天回来,通知我,我在火奴岛等你们,一条迷航的船在我这里的海边休整,我会同他们一起去火奴岛。”太平洋上迷航的船只不少,很多种原因,但到古望的岛上停靠,肯定要交付一定的费用,这是他的私人领地。

  “好的,再联系,宝宝叫我了。”

  电话挂断,古望的心情却不能与远在洛山矶的三人隔断,上次华国的事是两人所为还是其中一人,显然他们毫无顾忌,明明摆了他一道,现在还跳出来给他上眼药,而他还真的不能怎么样。这对男女并不是边锤之地的草莽,是家世显烜赫的二代或三代,高人一等的心态让他们觉得自己应该是最好的,可能还会标榜自己是为了国家为了人民,人前把大义捧得碰碰做响,古望的炎黄魂让他不能为所欲为,他还要经常去华国的,这让他觉得很被动。

  农历又是一年的春节将近,火奴岛的太阳也不再似火,站在自己火奴岛的小家门口,品着夕阳感受余辉,轻轻的海风拂过,带着丝丝凉意,门前的几棵大树没有多大的变化,枯草与新绿同在,古望横渡太平洋,中途在海中休息了半天,还好他及时放出了一艘汽垫船,避免了成为落汤鸡。夜色中奔回家中,清洗了一番,倒头便睡。

  想法总要实践后能成为事实,古望从“未来岛”到达火奴岛的一路让他体会了什么叫辛苦,还好时间不紧,从接到那个让他不安心的电话又过了半个月,才听到了黛安娜等人要动身的消息,让他的身体得到了很好的恢复。

  檀香山机场出站口,古望还是激动的,一个多月不见的三人是他的牵挂,他现在唯一的死穴,远在华国的父母和儿子,将成为他的记忆,也许有缘会帮上一把,但不会再刻意去做,几次的返乡有没有被有心人关注,他不知道,虽然他觉得自己并不值得什么人关注,但那京都的男女让他不得不警醒。

  “PapaPapa我想你,你想我吗!”冲在前面的两小伸着小手,也不管来往的人群,直直朝着古望奔来,各说各的,却异口同声。

  闪前一步,快速蹲下,也张开双臂,古望搂着两小,一人亲了一下,“你们猜猜!”生活的乐趣也许就在于一次重逢,可生活的烦恼也可能来自一次重逢,上一秒开心的他,表情不变,但心中却似吞了一口腐肉尽是恶心。

  拥抱过黛安娜,和戴维斯夫妇打过招呼,拉起两小,便要离开。“胡,这是我们新认识的华国朋友,贺,苏,你来认识一下。”

  古望怎么可能不认识这两人,但他真的不想见到他们,“胡先生,我们又见面了,很高兴再次见到你,你培育的草籽很不错。所以我来了。”苏无双说的是我,不是我们,而边上的贺建国并没有发表意见,对他点点头,也不说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