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天下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最后的龙神(三)

天下水 无月天 3916 2003.05.28 12:43

    天还是那么蓝,水还是那么清,云梦泽边易风呆呆的看着敖烈,离别还在昨天,相逢就已宛若隔世。死亡的教训使他们都明白了一个道理,生命经不起浪费,爱情不能再犹豫。

  没有过多的言语,眼神就已传达出一切,易风笨拙的将敖烈揽入怀中,连日来的悲哀全都化做这一刻的柔情。

  “我以为你死了。”

  “我活着。”

  “我没做梦?”

  “要我捅你一刀?”

  “不要…………”

  “…………”

  “对了,梧桐也没事吧?”易风忽然想起了自己还有个妹妹。

  “没事,她去…………”

  “哎。”大树后响起一声叹息,梧桐摇着头闪了出来,“终于有人想起我了,我还以为你们都把我给忘记了。”

  敖烈警觉地推开一脸通红的易风,“你站了很久了?”“是啊,脚都酸了。”“偷窥狂!”“嘿嘿,好奇而已,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你不管管你妹妹!”易风无奈的摊开了双手,“我也想,只是她会听我的才怪。”“…………“

  ※※※

  敖烈兴奋地看着水中的易风载沉载浮的呛了几口水,然后狼狈的浮出水面

  “你想干吗!为什么把我推下来!”易风一边吐掉嘴里的水草一边喊。

  “父债子偿,妹妹的债当然就是哥哥来还了。”

  “你这是什么理论…………”

  “我的理论。”敖烈伸出手拨了下湖里的水,高兴的说:“水温合适。”

  “你说什么……你想做什么……啊,不要……”

  哗……

  天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曲线,一个银白色的身影落进了水中,溅起的水又呛了易风一口。

  “咳咳…………”易风抹去了脸上的水珠,低头寻找肇事者,水中的景象使他倒抽一口冷气。敖烈还泡在清澈透明的湖水里,似乎并不急于出来,黑发在水中张扬的就像有生命一样,幽蓝的水光映衬着雪白的肌肤如梦似幻,淡粉色的双唇在湖水的作用下变成浅紫,优雅纤巧的身躯随着水面的晃动摇拽,不知是不是浸在水里的关系,原本比较厚重的白布衣居然也像轻纱一样飘起。

  这是神吗?好久以前的疑问又回到了易风的脑子里,只是在水里这种疑问比在陆地上时更加强烈。

  “好玩吗?”一颗湿漉漉的脑袋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易风面前。

  “一点都不好玩。”易风摇头。

  “那你在笑什么?还是笑的特别傻的那种。”敖烈仰起下巴,让黑色的长发倾泻到水面上。

  “…………”易风叹了口气,本来以为看多了就会慢慢习惯,没想到看了那么久感觉还是这样震撼。

  “走吧,我们去游泳。”

  “别闹了,水好冷。”

  “不会,我刚试过水温,很合适,再热要抽筋的。”

  易风觉得自己的脸部肌肉已经开始抽筋了,“会淹死人…………”

  “有我在不会的。”敖惬意的伸展开四肢,“知道吗,这里曾经也住过一对恋人。”

  “那他们现在呢?”

  “死了…………”

  “…………”一种强烈的恐惧瞬间占领了易风的心,莫名其妙的,他开始怀念起近在咫尺的陆地了,“我们上去好不好?”

  “不要,反正衣服都湿了,干脆玩个痛快再上去。”敖烈拉起易风的手,想把他拖离岸边。

  手腕上传来的一丝奇怪的感觉,易风打了个激灵,虽然很淡,只有一点点,但他还是发觉了,不安使他浑身颤栗,脸上仿佛被人抽掉了血液一般苍白起来。“我们……上去好不好。”

  “喂,你怎么了?”敖烈吓的赶紧松开了手,焦急的询问,易风却只是摇头。

  “我们上去吧。”

  “那好吧,你真的没事?”

  “没事。”

  ※※※

  古松下站着一位仙风道骨黄袍老者和一个十一二岁的俊秀少年。

  “易风,你是我这辈子最得意的一个弟子,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是。”少年必恭必敬的答道,“可是要怎样才能让老师不失望呢?”

  “只要你记住巫觋的职责。”

  “凝听神谕,主持祭祀,炼药还有…………”

  “最重要的一点——诛龙。”

  少年忽然抬起头,迷惑的问:“可是我们为什么要杀龙神呢?龙不是行雨的神吗?”

  “这也是神谕的一部分,因为龙神为了一己私欲已经背叛了天帝的旨意。”老者发现少年的双眼依旧迷茫,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只好让你自己亲眼看看了。”

  云雾散尽,眼前是一片龟裂的土地,丑陋的裂缝像一张张怪口吞噬着生命的水分,干涸的河床上腐烂的鱼虾发出难闻的气味。

  “看见那个地方了吗,它原来是一个平静的村落。”少年顺着老者的手指的防线望过去,却只看见了一片断砖残瓦,以及在高温下迅速腐败的尸体。少年惊惧的回过头,闭上眼将脸埋进老者宽大的衣袖中,那样的景象不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能承受了的。

  渐渐的,少年觉得那衣袖好象发生了什么改变,他睁开眼,却已不再是熟悉的老师,一条飞扬跋扈的黑龙瞪着一双狰狞的巨眼看着他,尖利的牙齿似乎在向渺小的人类昭示着他的强大。少年想跑,可是迈不动脚,想叫,喊出的声音连自己都听不见。看着那巨大的龙爪落下,冷汗模糊了双眼。

  “喂!你怎么了?”

  易风睁开眼,天还是那么蓝,水还是那么清,没有巨龙,原来只是一场噩梦,他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你怎么了?脸色好难看,都怪我推你下水。”自责的语调,还是那绝美的容颜,易风的心再次楸紧了,“我……没事。”“没事流了那么多汗。”

  酥麻的触感从额头上传来,全身的肌肉随着毛骨悚然的感觉僵硬起来,敖烈察觉到易风的变化,放下了手,明亮的眼睛显然黯淡下去。“我去给你弄点水。”

  我在做什么,她是龙啊,是龙啊!为什么不杀了她,要辜负老师的期望吗,要让更多的人莫名其妙的死掉吗!易风不断的问着自己。

  可是你爱她,不是么。

  别傻了,你以为龙神真的会爱上一个凡人?她是在骗你!

  决断,为什么又要决断,易风从来就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果断的人,他最恨的就是决断,因为不能舍弃的东西总是太多太多,注定了不能同时拥有,你就得放弃一样,那样的感觉就像……心被撕成了两半,现在,就是那样的难受。手边触到了一个冰冷的物体,这就是天意吗?易风惨笑着,拿起剑。

  近了,那个白色的身影就在眼前,背对着自己,近到一剑就可以刺穿她的心的距离,却给人一种咫尺天涯的感觉,心在滴血。易风举起剑,迟迟落不下去,也许用这剑刺穿自己的心才是最好的选择。

  敖烈转过身,愕然的发现胸前横着一柄长剑,水,撒落一地,溅起朵朵晶莹的花。终于开始了,早就预料到,只是没想到诀别的日子来得那么快,什么都还没开始呀,也好,在一切开始前结束吧。

  她转过来了!易风的脑子就像被雷击中一样陷入瘫痪,身体却自然的做出了反应,剑一寸寸靠近,又一寸寸的刺进她的身体,血从她的胸口喷出,在素白的衣服上绽开一朵鲜艳夺目的红牡丹。

  不期然你爱上了我,这本就是一场没有结果的悲恋。

  那一刻的悲伤刻骨铭心。

  不要!

  易风大叫着扔掉手中带血的剑,接住了缓缓倒下的敖烈。你在笑吗,为什么!为什么你在笑而我却在哭!“你为什么笑的这么开心!”易风嘶哑的喊着。

  ※※※

  “哥!”梧桐惊讶地停住了脚步,“出什么事了!”

  “我杀了她…………”易风的回答更近乎呓语。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她是龙……她杀了许多人。”

  “我知道,部落毁掉那天就知道了,毁掉部落的不是阿姐!!”

  “什么。”易风终于抬起了茫然的眼睛。

  “你不该这样做!是她救了我,是她杀了蛟龙,在人间作恶的从来都不是龙神…………”梧桐突然停下了,惊讶的看着透胸前的长剑。不,不要,她还有许多话要说…………

  “妹妹!”心碎成了一片片,易风发觉原来这个世界他并不熟悉,就比如怀中微笑的少女,他的恋人,就比如那个擦剑的黄袍老者,他的老师。

  “老师,为什么要杀她!”

  “你没发觉吗,她已经不是人类了。”

  “就算她是龙,可你能肯定龙神一定是邪恶的吗,你能肯定神不会犯错吗?人们看见的东西不一定正确,你不是说过有千年道行的灵物能随心而变吗?”

  “现在追究这个已经没用了,因为最后的龙神就在你的眼前。”老者收起了剑。

  “我知道了。”易风恍然大悟,“这才是你叫我来云梦泽的真正目的吧,你早就计划好了。”

  “就算吧。”

  “原来是……这样,我的一生,也许才是一个最大骗局。”易风拣起弃在一旁的剑,回剑送入自己的身体。

  老者有些感慨的摇了摇头。他的身边忽然出现了一个全身被阴影裹住的男子,“李天王,这是第二个了吧。”

  “你说什么!”

  “做你的小辈真是倒霉啊。”黑影的语气里带着明显的嘲讽。

  “应龙!你什么意思!”老者愤愤的吼了起来,面目逐渐变成了一个威武的中年男子。

  “没什么,只是天帝叫我来告诉你,你可以回去复命了。”

  “为什么!不是还有…………”

  “你想违抗命令?”

  “不是……”中年男子悻悻的消失在白光中。

  黑影一动不动的站了一会,终于开口,“这回也算是我帮了你们,做为报答,你们就帮我照顾照顾他吧。”金光闪过,天还是那么蓝,水,也还是那么清…………

  龙神的时代结束了。

  ※※※

  结束,也可能是开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