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天下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且看潮起潮落

天下水 无月天 5747 2003.05.12 21:31

    我喜欢看着大海,就像现在这样坐着,看海水潮起潮落。

  如果没人来打扰,我能就这样坐上几十年,因为我有的是时间。我,是一个拥有无尽生命的神。

  我爱大海,爱它宽广,爱它包容,可却从来没有一个人能理解我的心情,其中也包括我的父亲李靖在内。在他们眼中,我是天庭中的异类,骄傲、自大的哪吒三太子。所以我依旧一个人看海,一个人孤独的看海。

  似乎很久以前,从那个遥远的已经消失的年代开始,我就爱上了蔚蓝蔚蓝的海。可是那个时候的我却没有现在这样孤独,因为那时我还有一个爱我的娘,两个疼我的哥哥,当然,还有一个爹。只是现在的我只会叫他父亲而不会管他叫爹了。

  如果没记错的话,我家就住在海边上,从后院的小门出去再拐一个弯就可以看的见海了。许多个夏日的午后,我都会拿起混天绫和乾坤圈去找娘,让她帮我打开后院的小门。娘对我的要求总是无法拒绝的,虽然她一次又一次的告戒我下不为例,并在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叮咛我千万要在日落前回来,因为日落以后爹就会回来了。

  母亲的恐吓总是很有用。‘爹’,每次一听见这个词我总会吓的大气都不敢出而乖乖的在太阳下山前赶回家来。但这并不是说那个时候父亲对我很不好,相反的,他对我的爱和期望似乎已经超过了对两个哥哥的。记忆中,当别人家的孩子在玩耍时我总是在书房读书,要不就是在庭院里练武。虽然我十分厌恶这样的生活方式,但爹的苦心我却是清楚的明白的。我的恐惧真正的根源是父亲的那双眼睛。是的,那双眼睛的后面似乎总隐藏着什么让我感到害怕的东西,使我不敢靠近他,这一度使我很困扰。

  而娘则不同。我知道外头的人是怎样评价李靖将军的三公子的,“是个怪物!”“听说他娘殷夫人怀了他三年,生下来的时候还是个肉球呢!”“莫不是妖怪吧?”诸如此类,那些人只是碍于爹的权势才没敢把我烧死。娘呢,无论别人怎么议论,她都把我当做她最疼惜的小儿子,和两位哥哥一样都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她的眼神是那么的温柔,温柔的就好象要将我包起,那感觉就象海水一样。也许我爱上海的第一个理由,就是母亲的眼睛吧。

  童年的一半时光,我都是在海边消磨掉的。没人会和我玩,也没人搭理我,大部分时间我一个人来,也一个人走。除了那一次…………

  那天到底是艳阳高照,还是乌云压顶,我已经记不得了,有的时候活的太久是会把一些细节忘掉的。总之我是坐在海边的,一边等着太阳下山,一边看着海浪从无到有,又从有到无。

  “你、你、你…………”

  谁在说话?我好奇的抬起头,虽然每天例行的发呆被打断了也并没有感到多少不快,因为主动和我说话的人实在太少了。

  “你在叫我吗?”我问那个人,他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本来我以为自己已经够好看了(虽然别人说那叫可爱),可是他,我只能用漂亮两个字来形容,用其他任何的字眼都会贬低我所见到的。那种俊朗的外型,从头到脚都找不到一丝瑕疵,只是头发的颜色有点奇怪,火红火红的。哦,还有就是表情有点傻。

  “我、我、我…………”

  “你到底在说什么?”我皱眉,该不会是真的遇上傻子了吧?

  只见那位仁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字正腔圆的对我说:“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若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我是抢劫的,请你把身上的东西全交出来好吗?”

  我愣了,但不到一刻就大笑了起来。从来没遇到这样好玩的事,笑到我肚子都疼了。“可是、这里没有树……哈哈……也没…、没、有路啊……哈哈哈……还有我、我也不想从你那里过去啊……哈哈哈哈…………”我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完那段话,当时的情景直到千百年后的今天都记忆犹新。

  “哇----”他居然放声大哭起来,这回我倒是真的愣了,你可以想象一下,一个二十多岁的漂亮青年在一个十来岁的可爱男孩面前放声大哭那是怎样一个光景。

  “别哭了。”我有点慌,安慰大人我可真是没什么经验的。

  “哇------”他哭的更大声了,只是在他的‘噪音轰炸’中我发现了一个怪事,他的居然开始缩水!手脚慢慢变小,脸也逐渐的变成了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漂亮男孩模样。

  “停!你到底是谁!”我的头皮有些发麻。

  “我是敖丙。”哦,我心下了然,原来是海龙神啊,难怪会变化了。当时的我并没有注意到自己为何见到了龙神也没有像一般人那样的害怕或崇敬。

  “龙神啊?怎么沦落到落草为寇了?”我有意调侃他。

  “呜~~我和姐姐打赌~~呜~~~她说我没用,我不承认,她就让我去抢个东西来证明~~呜~~~~~~~~”敖丙哭哭啼啼的说着,让我不禁有些苟同他姐姐的看法。

  “你先别哭啊。”

  “呜~~~不行,我抢不到东西姐姐又要笑我了,哇----”

  我的头皮又开始发麻,在脑子打结的情况下我做出了一个让自己后悔不已的决定,“你别哭了…………我把乾坤圈借你好了,给你姐姐看完再还我吧。”

  “真的?”他破啼为笑。

  “恩。”我坚定的点了点头,其实话刚出口我就后悔了,万一他不还怎么办。但说出去的话也是泼出去的水,我是绝不收回的。

  “谢谢你了,那我怎么还你呢?”看来他还算有点良心。

  “明天这个时候我也会在的,现在先不和你说了,我要回家了。还有……你笑起来比较帅。”我急急忙忙的和他告了别,因为怕自己临时反悔,虽然实在是很不想走,他是第一个和我说了那么多话的‘人’。

  第二天,我迫不及待的冲出了家门,甚至连母亲的例行训话都没有听,心中好象充满了期待一样。海边的沙滩上,他果然在,那个时候我就莫名其妙的高兴起来了。

  “喂,过来呀!”他朝我招手,我走了过去,他俏皮的坐在礁石上朝我做鬼脸。

  “还你圈子。”

  “恩,你果然还是高兴的样子好看。”我说。

  “呵呵,知道吗,我姐姐认输了哦,还把这个输给了我。”他高兴的拿起一颗珠子向我炫耀。

  “这是…………”我看不明白,一颗透明珠子有什么好的。

  “这可是避水珠!就连龙族里有的也不多呢,怎么样想要吧?看在你帮了我的份上就送你好了。”他笑嘻嘻的把那颗避水珠丢了过来。

  “这个不太好吧……那么珍贵的东西……”一瞬间,我的心中充满了惭愧。

  “没什么不好的!你帮了我那么大的忙啊,何况这颗珠子是避水用的,我本来就是龙了还要它干吗!”他急了。

  留下吧,也许它能时刻的提醒我别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那好吧,我就收下了。”

  “早这样就好了嘛!走吧,我带你去玩,这九湾河可是我的天下哦!以前总是看你一个人呆在海边发呆难道不闷吗…………”

  第一次,我发现两个人在一起的感觉是那么的好,比起一个人的孤孤单单来不知道要强上几百倍。自那以后,每个夏日的午后我就多了一份期待…………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们在一起长大。不,是他在长大。他长的好快,也或许是我长太慢了,见过我而不认识我的人总会问,这是谁家的孩子长的那么漂亮!可其实我已经十六,算的上是个少年了。

  敖丙现在最爱做的一件事就是摸着我的头问我:“小弟弟,长的好可爱哦,要不要叔叔买糖给你吃?”我不服气,虽然长相上我好象比他小,可在性格上我绝对比他成熟,于是我说:“哼,我就不信你的年龄比我大!”结果他回我:“我有两百一十三岁了,你呢?”我无言。

  如果能永远那样过下去有多好,即使我会老死,也是无怨无悔的,可好象命中已经注定了我不该得到欢乐。那个傍晚,如果我没因贪恋海水的冰凉而多玩了一会,如果我没因天气太热而把领口敞开露出了一直挂在脖子上的那颗避水珠,如果父亲没那么早回来,如果纣王没有因妲己的病而宣布提早退朝…………一切都没有如果,因为事情已经发生。

  我永远记得那天父亲的眼神,原本只是隐藏在眼底的那抹令我害怕的东西,在他看见我脖子上的避水珠的那一刻,完全的暴露出来,恐惧使我发抖。我听见父亲厉声问我珠子是哪里来的,我不答,隐约中我总觉说了我就会失去点什么,所以我死也不开口。

  父亲愤怒了,拿起行家法用的蟒皮鞭死命的抽我,手起手落,我的身上绽开了一朵朵的血花,他下手没留一丝的情。疼,但我还是没有开口。

  意识开始模糊,可好象又是开始清醒。我感觉不到身上的痛了,四肢也变的不灵便起来,可是却能够清清楚楚的听见娘哭喊声和哥哥们的求情声。

  鞭子忽然停下了,我下意识的抬头去看,模模糊糊的好象看见是娘抱住了父亲的手。

  “李靖!他是我们的儿子啊!”是娘在哭。

  “父亲,求您饶了弟弟吧,那颗珠子也许是别人送给他的吧!”

  “逆子啊!!你们不知道,这颗珠子叫做避水珠,乃东海龙王镇海之宝,我曾和东海龙王曾有一拜之交,知道的一清二楚,他如不是从东海里偷来的又能从哪得来?真是家门不幸啊!”父亲悲愤的声音传入我耳中,可在我听来却是那么的可笑。那避水珠也许珍贵,却绝对没有他说的那么宝贵。如果真如他所说的那么宝贵,敖丙的姐姐会那么轻易的将它输给自己的弟弟么?更何况敖丙亲口说过那个珠子不只一颗的!

  他在说谎!!我想叫,却发现早已喊不出声音来了。父亲提起鞭子又抽了下来。

  “不!”娘撕心裂肺的喊着,一把扯下了我脖子上的避水珠。“拿去!还给东海龙王!”

  笑了,父亲笑了,那抹淡到快要看不见的笑意,在我模糊的眼中却如此的真实。心中有什么断裂开了,飘飘忽忽的脱离了我的身体。

  之后的事我是听娘说的,因为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月后了。娘说父亲拿着我的珠子去找东海龙王,不知怎么的居然与龙王的三太子敖丙发生了争执,敖丙硬要指责是父亲偷了避水珠,于是双方就动起手来,父亲一时失手居然把三太子给杀了,而那颗避水珠也不知去向。东海龙王一怒之下急邀四海龙王发誓要水淹陈塘关,明日就是应誓之期。

  不可能!不可能的,敖丙怎么会死,他是神,是龙神呀,神不是不会死吗?我如疯了一般冲出房门,母亲在后头喊我的名字,可我不管了,也什么都管不了了。

  九湾河,这真的是九湾河吗?九湾河只是东海的一个入海口,而这短短的一月内东海居然向内陆逼近了百余米,海水在怒吼,这也是我从未见过的海的愤怒!敖丙,敖丙,你真的出事了么?

  我沿着东海的海岸一路寻去,却没有发现任何痕迹。天,到底谁能告诉我出了什么事?

  海水忽然分开了,从波涛里升起一位身穿龙袍手提三尖刀而头上却长着一对青角的威严老人。角!他是龙王,他一定知道敖丙的下落。

  “敖丙!敖丙他怎么了?”我失去理智般摇着他魁梧的肩膀。

  “丙儿……他死了。”龙王平静的推开我因用力而发白的手。

  “死了…………”我无力的跌坐到地上,是我害死他的吗?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我疑惑的抬起头,却看见老龙王犀利的眼睛里闪动着泪光。

  “为什么要欺骗他,他是很天真的一个孩子,他是真心的把你当作朋友的!”愤怒,又是愤怒,为什么人世间有那么多的愤怒,虚假的,悲凉的,懊悔的…………

  龙王不再说话,提起三尖刀就朝我刺来。你要为儿子报仇么?那就来吧,是我对不起他,但我绝对没有欺骗他!

  刀尖刺进胸膛的那一刻,我忽然感觉到身体里的什么东西醒了过来 ,自心灵的最深处爆发,闪耀出一片晃眼的金光,将龙王的刀震出老远。

  我知道了,我全知道了。

  ※※※

  陈塘关已经变成了水的世界,而且大雨还在倾泻。我在汹涌的洪水中艰难前进,我一定要回去!

  到了,幸好总兵府建在较高的坡地上,没有被淹到,但也快了。他们都在,父亲,娘,还有哥哥们。也好,一次把话说清楚。

  “父亲…………”呵呵,我记起来了,我就是那个时候开始喊他父亲的。

  “你回来了。”他看见我好象并不开心,两个哥哥也是,大概他们是相信了父亲的话了吧?除了娘,她的眼神还是那么的温柔。

  “回来了,但只是回来问你一个问题的。”

  “什么。”他说。

  “为什么。”

  “你明白的。”他忽然直直的盯着我的眼睛。我明白?对了,我想起来了,只是明白的那个不是我而已。

  “不是我明白,是灵珠子明白,灵珠子不是我。”我强调说。

  “我早看出来了。”

  “可我现在才知道…………对了,我来还有件事。”我掏出早就准备好的尖刀,将手臂上的肉剜下,丢还给他,很疼,但是心中却轻松了不少。“就是还给你这个。”

  “还有娘……”我转向我这世的母亲——殷夫人,她眼中的温柔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痛苦、心痛、还有不解。

  “娘,原谅我,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叫您了…………”黑暗首先袭来,然后就是死亡了吧?我就要解脱了呢。

  “夫人昏倒了!”呵呵,我越来越佩服自己了,在世时最后听见的一句话都能记的起来。当然我并没有死成,也许应该说是死了又复活。太乙真人,我至今为止都不知道他干吗要花那么大的力气救我,也许是为了成就武王的霸业吧,我这个先锋官是不能缺的。之后我就帮着武王打天下了,甚至还和父亲合作过,毕竟这是灵珠子曾经答应过的事,虽然我不是灵珠子,但灵珠子却是我。

  娘已经死了,是在我死后思子成疾病死的。战争结束后,我就成了神,在天上我任性的要他们封我为哪吒三太子,以为这样就可以想起该想的,忘记该忘的。他们也答应了,因为这是我唯一的一个要求。

  再后来我就像这样坐着看海了,现在我有很多的时间,也再也没有人管着我了,我甚至可以无限的看下去,看尽人间潮起潮落。

  “哪吒。”是父亲,几千年了,他是第二个打搅我看海的人,真是讽刺啊。只是他来做什么呢?

  “哪吒,我知道你恨我…………但这是玉帝的命令。”他的表情似乎很无奈,解下了腰间悬着的一把宝剑后就消失在夕阳的余辉下。

  我看清楚了,那是太阿剑,一把可以诛杀神的剑。玉帝啊,你终于下决心了吗?

  我笑着,拔剑,饮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