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天下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最后的龙神(一)

天下水 无月天 6875 2003.05.12 21:28

    正午的太阳是毒辣的,毫不留情的炙烤着大地,南来北往的旅人们三三两两的站在树阴下乘凉,打算过了这一天中最热的时候再上路。

  “老兄,看你这样子是赶了不少路啊。”

  “是啊,我是从北方来的,走到这足足用了半年!”

  “哟,那可真是辛苦,你准备去哪啊?”

  “我这趟是去东越一带。”

  “哦?去哪里干什么呀,那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我们那地方的诸侯听说东越一带盛产翡翠玉石,我是奉了诸侯之命去收购的,我走了半年好不容易才到这个地方啊。”

  “我说……如果可以你还是别去那个地方…………”

  “怎么?”

  “…………老兄,你一定没来过南方,没听过百越的传言…………”

  “你就别故弄玄虚了,快说啊!”

  “那边的百越蛮夷有好几支都用蛇做图腾…………”

  “蛇?那又怎么了?”

  “你想想啊,蛇和什么东西最像。”

  “龙…………”

  “所以我劝你能不去最好别去,那些百越之地到处都毒虫猛兽,又有蛮夷崇拜那种邪恶的东西…………你知道为什么东越一带虽然盛产玉石却几乎没什么人知道吗?那是因为凡是清楚百越习俗的人都不敢去那个地方…………”

  “可是我如果带不回玉石的话诸侯是不会饶了我了…………”

  “老兄,你怎么就那么死心眼,如果你不回去的话他最多也就是以为你死在半路了…………北方到南方,那么遥远的路程也不是没可能啊。”

  “可是我不回去的话又能去哪。”

  “这样吧,我是做毛皮生意的,正需要一个帮手,你就跟我一起上镐京吧。那个地方可是天子的国都比你小地方的诸侯之国强上几百倍呢!”

  “真是太谢谢你了…………”

  “别这么说,大家出门在外都是兄弟嘛。”

  ※※※

  南海

  她悄悄的浮上了海面,看着那一艘艘在海中游戈的小渔船,嘴里轻轻的说道:“一百年了,我终于又看见了你,人类的世界…………”

  “喂,你们看见了没,刚才海里有个好漂亮的女孩子!”渔船上一个年轻人惊讶的放下了手中的网。

  “你想老婆想疯了吧?回家做你的大头梦去。”

  “我还看见了龙神呢。”

  “哈哈哈哈…………”船上爆发出一阵善意的笑声。

  ※※※

  “你们看那边那个姑娘是谁?”

  “就是白衣服的那个啊,最漂亮的那个!”

  “不知道,好象不是我们族的。”

  “我看见是梧桐把她带回来,为了顶替前天摔断脚的阿黎。”

  “好漂亮…………”

  月光下站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行云流水般的漆黑长发随风舞动。眼睛里闪烁流光异彩,那是一种说不上来的颜色,明明是黑色却有着大海般的蔚蓝,可仔细一看又好象不是,就像平静的海面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点点银色的粼光。皮肤就像精心雕刻的汉白玉,奇怪的是她的全身似乎都笼罩着一层银光,在夜幕的衬托下更加明显。这,是一个银色的少女,比白色更加耀眼,全身都笼罩在似有若无的璀璨银光之下,就如下凡的天神。也许,她真的是神呢。

  敖烈头疼的看着身边的梧桐,几天前就是她硬把在山坡上休息的自己拉来跳什么舞的。到底为什么会答应她呢?敖烈到现在还是想不清楚,不是偷偷听见了父王的话才离开南海,无论如何也要去云梦泽看看的吗?为什么会和这个少女来参加他们的什么祭祀?

  是她活泼的笑容感染了自己吗,到底有多久没见过那样开心的笑了,寂寞的龙宫里只剩下了自己和父王,天地中最后的龙族。

  神究竟是什么?到底是神创造了信仰还是信仰造就了神?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失去了信仰的神不再是万能,他们也会死亡。

  命运总会向着它既定的方向前进,阻碍是无谓的行为。

  “阿姐,要开始了!”身边的的少女开了口。

  “别叫我阿姐…………”敖烈明白她这句话说了就等于没说,那个小丫头绝对不会听进去的。

  “阿姐,你紧张不…………”

  “干吗。”

  “我好怕……这是我第一次参加这么大的祭祀。”梧桐的声音有些颤抖。

  “没想到你也会有害怕的时候…………”敖烈有些好笑,想当初她生拉硬拽的把完全不熟悉的自己弄到她家里的时候怎么没怕过。

  “喂,你什么意思…………”

  鼓声响起,祭祀开始了。

  部族的族长兼大祭司头带长面獠牙的面具,手持记载祭文的帛书,三步一拜的走上了祭台,对着摆放着祭品的供桌虔诚的拜了下去,宣读起帛书上的内容来。

  祭文宣读完毕,族长轻轻的一抛,将帛书抛入了祭台中央的火堆中。那张帛书顿时就化作一缕青烟袅袅的升上天空,承载着全部落对天神的崇敬和恳求上至天庭。少男少女们赤着足跳上了祭台,他们用青春点燃了所有人的激情,“来跳舞吧,来跳舞吧…………”天地间似乎都回响着这样的呼唤,于是人群沸腾了,欢声雷动,纷纷加入了台上少男少女的行列,当台上站不下的时候台下就成了更大的祭台,漫山遍野都是晃动的火把,每个人极力燃烧着他们的激情。今夜的主人不是神,而是人。

  ※※※

  混在狂欢的人群中,敖烈感觉有些好笑,如果天帝知道今夜祭祀他的人里居然有龙女会不会感到荣幸万分呢。不过他应该更愿意看到龙神全消失了吧,帝俊最后的臣民…………

  “想什么呢?”梧桐好奇的凑过脑袋来,大概是敖烈在欢动的人群里安静太久了吧。

  “没什么…………”敖烈笑笑。

  “走吧,我带你去见个人…………”

  “什么呀…………”还没等抗议发出,敖烈的下半句话就已经淹没在震耳的鼓声中了。

  “到底是谁?还有,你可以不可以放开我的手,很疼的!”

  “嘿嘿…………不好意思…………”梧桐尴尬的笑了笑,“其实是我的哥哥啦。”

  “晕,那你那么激动干吗搞的好象拉我去相亲一样!!”

  “不是的,我哥哥他很少能回家的,因为他一直在外头学习巫术,他可是觋哦。还有个原因,你见了他就知道了……”梧桐很诡异的笑了起来。

  觋吗?敖烈蹙起眉,她想起了一些不太愉快的事,如果没记错的话,那些人类称为巫觋的人,应该还有一项职责——除龙。

  在见到梧桐的哥哥——易风的那一刻,敖烈才明白那个小丫头兴奋的真正原因。那个十八岁的少年真的很好看,是那种清清爽爽的,让人一看就舒服到心里的漂亮,就好象炎炎夏日里忽然刮来的一阵海风。直挺的鼻梁,单纯明亮的眼睛,青春阳光的笑容,飘逸黑色的长发反射出月亮清冷的光辉,稍微带点文士们的俊秀,一点也不像那些故做神秘的巫觋。这样的人……是神吗?敖烈并不知道人类居然也能长的如此好看。

  这就是天上的神女吧,如果不是又有什么人能拥有如此的美丽?易风有些迷惑,妹妹带来的这个少女是那么的夺目,又是那么的飘渺,如果自己伸手去抓,是不是能够碰的到她?

  四周欢快的叫喊的人群开始变的虚幻,似乎世界中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此刻她的眼中只有他,此刻他的眼中只有她。

  黑夜中谁在呼唤,“来吧,忘却烦恼,忘却悲伤,让我们一起堕落…………”

  “堕落…………那就来吧。”敖烈笑了。放开恩怨,放开身份,放开立场,只是自己到底能不能做的到。

  “阿姐,你傻笑什么!”

  “滚啦,你才傻笑。”

  “我是怕你破坏自己的形象!”说完,梧桐又凑到敖烈的耳边,“看样子我哥对你有点意思……嘿嘿。”她的声音不够小,让一边的易风也听了个清楚。

  “阿桐,你在胡说什么啊!”易风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没啦没啦,去跳舞吧!”

  是啊,跳舞吧,至少现在什么都别想…………

  ※※※

  “阿姐,阿姐!哥哥不见了!”梧桐慌慌张张的跑过来。

  “你哥哥又不是东西,说不见就不见的。”敖烈依旧眯着眼打哈欠。

  “…………你哥哥才不是东西呢!”

  “呵呵~~~~别生气嘛,开个玩笑而已。他说不定是跑回家去了呀,大家闹了这么久累了也是情有可原的嘛。”敖烈嘻嘻哈哈的说。

  “不是……我回去看过了,爹说他没回来……呜,哥哥从来都不会一声不吭就跑走的,刚才我听说有人在这周围看见了怪物…………”

  看到梧桐急的哭了出来敖烈这才收起了笑容:“走吧,我陪你去找,他这么久没回来过,周围的环境大概已经陌生了吧,说不定是在哪个林子里迷路了。”

  “恩。”

  ※※※

  “梧桐,你有没闻到什么怪味?”敖烈忽然站住了脚,努力的辨别着风中的味道。没错,是烧焦的味道,还混着点血腥敖烈忽然抬起头看向天际,远远的天边有一角变成了粉红色,在夜空的衬托下分外诡异。 那个方向应该是…………

  “梧桐,你回来!”来不及了,已经晚了一步。敖烈眼睁睁的看着梧桐的身影消失在树林里。不知为什么,她心里总有点不安的感觉,那片火绝对不可能是无名火起!

  “我在发什么呆啊!”敖烈狠狠敲了下自己的头,朝梧桐消失的方向飞奔而去。

  炙人的火焰焦黑的墙头跳动,无情的烧烤着地上一具具不成人型的尸体,在这些死物之上跳着魔性之舞。

  血,鲜红的血从满地尸堆中流出,顺着地表的沟壑流动,慢慢的汇聚到一起。

  欢快跳动的火,静静流淌的血,却全是骇人的红色。是火映红鲜血,还是鲜血使火焰更加红艳?到处都是血淋漓的残肢,破碎的内脏散落满地,这里不再有鲜活的生命,是纯粹的红色世界。

  这就是敖烈赶到后看到的景象,生命是如此的脆弱,刚才还在欢歌的片刻之后却已经失去了生存的权利,他们也许临死还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被杀的吧。

  “不,不可能…………”梧桐迈着机械的步伐走向了还在燃烧的村落。

  “梧桐别过去,里面…………”敖烈想将梧桐拦下,但无奈两人隔的实在太远了。

  “不!他们还活着,我要去找他们!”梧桐依旧自顾自的朝前走去。燃烧的火墙忽然从中间分了开来,一柄长剑自火中刺入了梧桐的身体。

  “梧桐!”敖烈的心猛的收缩了一下。“梧桐…………”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难受?这些人类在龙神的眼中不就是昙花一现吗?

  “姐姐,他们……是不是全死……了。”梧桐的脸色苍白,但神志似乎比刚才还要清醒。

  “恩。”敖烈不知该说什么好,她发觉自己开始在意起那个叫梧桐的少女来。朋友?这个词莫名其妙的冒了出来。记得有多少年没朋友了,自从北海一战以后…………

  “梧桐,答应我好好活着…………你活下去,我就帮你报仇!”也许该帮朋友做点什么了,以前想做却来不及做的,是补偿吗,对现在的朋友,也对失去了的朋友。

  “真的?”梧桐的眼中放出了光芒。

  “恩。”这次,再也不会后悔了,敖烈开心的笑了起来。

  “好的,我答应你…………”

  “那么,火中的人或神,你可以出来了吧。”敖烈敛起笑容,语调越来越冰冷。

  随着敖烈的话,红色的火焰慢慢的向中心聚集,凝聚成一个年轻的男子。

  那个男子一身漆黑——漆黑的衣服,漆黑的长发,漆黑的瞳仁,可是却有着异常白皙的皮肤和绝世的容颜,毫无血色的脸在飘扬的长发下显得愈加的妖艳和诡异。妖娆,这是敖烈的第一感觉,按理说谁看见这个男子都会以为他是一个倾国倾城的美女,可不知为什么敖烈却能一眼看出他是个男子,也许这就是直觉吧。

  “呵呵,南海的三公主果然是美人呢,也不枉我跑这一趟。”那个男子未语人先笑。

  “你该不是专门跑来看我长的啥样吧。”敖烈居然也笑了起来。一个如春日暖风,妩媚动人,一个如夏日冰水,泌人心肺,只是同样不可方物的笑容后面却同样隐藏着一片冰冷。

  “你说呢,我不是来看你长什么样的又是来做什么的呢。”

  “你是来杀人的!对吧,蛟?”敖烈依旧在笑,可是笑容中的寒意却越来越重。

  “哦?想不到我们娇生惯养的南海龙女居然能看的出我的原形来。”蛟收起笑容,语调中似乎还带着点兴奋。

  “别和我兜圈子了,直接开始吧,我要答应了梧桐的…………”敖烈直接了当的说道。

  “为什么要为他们报仇?难道你不恨人类吗?那些巫觋,杀害了多少龙族,我这样做也是为了你好啊。”蛟无所谓的说。

  “你知道吗,有人曾经对我说过,当你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的时候,你就会看不到美好的事物,到那个时候,我把我的眼睛借给你,用我的眼睛好好的看着这个世界。现在我的眼睛还有备用的呢,呵呵。” 敖烈吹了吹指甲,笑了起来。

  “是么…………可惜我听到的太晚了,在我亲眼看见母亲、妹妹和弟弟被天雷烧成灰烬的时候,我的眼中就只剩下了仇恨……”蛟说着,脸上忽然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你很痛苦么…………可是你却害的别人也很痛苦。”敖烈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向空中抓去,一把银亮的长剑凭空出现在她手中。“我猜的没错的话你是为了‘他’来的吧。”

  “不是为了他!我是为了我自己!所以…………你必须死!”蛟忽然想起了什么,猛的抖起手中的剑朝敖烈攻去。

  风云忽变,乌云从四面八方会聚,翻腾着就如一锅烧开了的水。云层中隐约可见两条巨龙相互缠绕,一条全身银白,而另一条却是有鳞无角,通体火红。

  雷电刺破苍穹,照亮了大地,这是龙族的争斗,连天神也无权干涉。

  突然间一切都静止了,乌云消散了,雷电也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就好象刚才那场天崩地裂只是一个梦境。

  蛟惊诧的看着贯穿自己胸膛的长剑,忽然笑了起来。“这样也好,我不必再孤独了。另外送你一句话,走吧,能走多远走多远,别让他找到你。还有……”蛟又笑了起来,却是一种凄凉的笑:“……我看见了你时就好象又见到了我的妹妹,一样的美丽,一样的坚强,却也一样的……我不想杀……你的,可是他说…………妹妹……”蛟无力的闭上了眼,慢慢的倒了下去。

  敖烈迷离的看着眼前的男子,为什么这情景那么的熟悉,景到底什么时候曾经经历过,那是埋藏在心底最深的痛,泪水大颗大颗的流了出来,“哥哥…………”

  ※※※

  天快亮了,断墙上燃烧的火焰也差不多要熄灭了,空无一人的废墟中忽然出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

  那人影走到蛟的尸体边,看了好一会才才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蛟,你真太傻了…………”

  人影摇了摇头,自掌心散发出一道明亮的金光,照向地面。原本已经混合在泥土里的鲜血忽然间像有了生命一般,慢慢挣脱泥土的束缚,还原成液体的状态悬浮到空中,注入了蛟的身体。

  蛟的身体也发生了变化,逐渐变的虚幻透明,最后凝聚成一颗不大的红色光球消失在黎明的天空中。

  那团人影默默的看着,嘴里喃喃自语:“龙女的血,或许能让你找到自己想要的……好好珍惜吧!”说完也消失在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中。

  ※※※

  天,大亮。

  易风跟在附近几个部落的大队人马之后,看见了这个他一生也忘不掉的景象。满地的尸体,男女老少,有的惊恐的瞪大了双眼,有的想要喊叫却已经来不及发出声音。母亲搂着怀中的婴儿,满脸的哀求,可她的孩子却早就死去多时。

  灾难,似乎是瞬间发生,没有一个人来得及逃走求援。地上的血已经凝固成恐怖的褐色,即使阳光再灿烂也照不散这里的阴郁。

  不可能,不可能!自己只是随着老师走开了一个晚上而已,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什么都没了,家,亲人,妹妹,还有那个少女…………如果可能,多么希望这一切全是梦啊,没有鲜血,没有死亡,大家依然在欢笑着。

  可是心中的巨痛却提醒着易风这一切全是真的,想哭,可是泪水已经流干。风中有股熟悉又陌生的味道,背囊中老师的神玉也在莫名其妙颤动,“是龙,是龙啊!”易风大声的喊着,似乎要发泄掉心中的伤痛。

  首领看着那个发了疯似的大叫的年轻人,“龙么……是谁看见了昨晚的大火?站出来再说一遍!”

  人群中走出了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女子,战战苛苛的说道:“是我……昨天晚上本来已经睡下了,可是半夜又挂起了大风,我担心晒在外头的鱼被风吹跑,所以就起来看看……可是没想到竟看到了西瓯的方向起了大火,把半边天都烧红了……然后、然后忽然又两条巨龙冲上天空,一红一白,红的那条好奇怪,只有鳞没有角……就象、就象长脚的大蛇……”

  “那你当时为什么不报?”首领打断了她的话。

  “我……我害怕……好大的两条龙啊……”女子惊惧的颤抖起来,似乎又想起昨晚的事。

  “好吧,既然现在已经没事了大家就先回去休息吧……还有,留下几个胆大的把这里埋掉!”首领挥了挥手,打发他的族人回去了。看来没错是龙,这段时间真不太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