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满级大号闯江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秋素云

满级大号闯江湖 Di滴 2874 2018.12.07 02:09

  朱示愣了下,不明白陈阳的意思,愣愣的看着他。

  秋素云笑道:“墨玉公子是替你问的这都看不出来,说你是木头都是轻的,我看就是个傻子,你这些天,天天来,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

  朱示尴尬的看着秋素云,被人点破心思了。

  朱示开心的揽着陈阳的肩膀道:“哈哈!还是你够意思。”

  陈阳看着秋素云陷入沉思,这个名字好熟悉,自己的便宜师傅秀玉仙子不算他这个自认的有三个弟子,大师姐明玉,二师姐曲霓裳,三师姐秋素云……三师姐?陈阳看着秋素云,打量着,她从面容上看最多不超过二十岁,从年龄上来看不符合,另外眼前的女子实力最多不过二流,看来可能也只是姓名相同罢了。

  “姑娘的家人呢?”陈阳问道。

  “爹爹已经去世了,我娘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没了,”秋素云淡淡的道。

  “那你这些年都是自己一个人过的吗?还经营着这家酒馆”陈阳道。

  “习惯了!倒是也没有什么人来欺辱我,我实力不高,但是防身倒是够了。”秋素云笑得有些勉强。

  “对了!姑娘怎么知道我?”陈阳好奇道。

  朱示接话道:“你腰间挂着个招牌一样的墨玉梅花玉佩,谁都能看出来,我估计现在整个江湖都知道你的大名了。”

  陈阳愣了下心里暗爽,我现在这么出名吗?陈阳仿佛看到了被人前呼后拥的情景。

  “是啊!别的地方不知道,但是在这城阳县,谁人不知,陈公子,诛除青莲道那些贼道士,杀上县衙解救弱女子,现在整个城阳都在传颂着公子的大名呢。”秋素云道。

  陈阳道:“行啦可别夸我啦,要飘起来了。”

  朱示问道:“素云姑娘以后有什么打算呢?”

  秋素云淡淡一笑:“还能怎么打算,当然是继续开我的酒馆啦,直到遇到我的意中人,然后把自己嫁出去,然后一辈子就这样啦!相夫教子,不也是挺好吗?”秋素云看着朱示淡淡的道。

  “嫁出去吗?”朱示喃喃道,他的眼神有些闪躲。

  他很想对秋素云说点什么,但是却无论如何都张不开嘴,一切只因他自己的情况太复杂,他们能在一起的可能小的可怜。前路万分艰难。

  “陈兄有什么打算?”朱示问道。

  陈阳道:“我嘛,打算去洛阳转转。我闲得很。”

  朱示沉思了下道:“那也好,正巧我也想去洛阳,你不知道啊,我堂姐可是很漂亮哦,到时候我介绍给你认识。”

  陈阳哈哈笑道:“哈哈!那敢情好。”

  秋素云有些欲言又止:“你们这就要走了吗?”

  陈阳看看朱示道:“我无所谓,就看他了。”

  朱示深深看了一眼秋素云道:“反正也没什么事,且走着呗,麻烦素云姑娘将我这酒葫芦装满了。路上好解渴。”

  秋素云将那个酒葫芦灌满然后道:“那你们小心,只是要经常的过来我这个小店里哦。”

  陈阳道:“那是自然若有缘定然到姑娘这坐坐。”

  朱示放到桌子上一锭银子道:“素云姑娘,那就告辞了。”

  陈阳无奈的摇摇头也跟着走了。

  路上朱示一路都不说话,不时的打开酒葫芦小心的喝上一点,生怕喝多了,直接给喝没了。

  陈阳觉得好笑便道:“你这是自己给自己找难受,你明明已经听出来素云姑娘话里的意思,为何要跑?”

  朱示唉声叹气到:“你不懂!你不懂!”

  陈阳摇了摇头,不打算再问。

  “只是这天色已经不早了,再有半个时辰就要天黑了,你这是打算让我陪你夜宿林地吗?”陈阳道。

  朱示嘻嘻笑道:“江湖中人夜宿林地,怒而杀人不是很正常吗?多潇洒惬意还自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是真的好羡慕你啊,可以自由自在的,多好。

  你知道吗?我从来没有朋友,也没有人和你一样这样和我平常的说话,我其实很孤独。”

  陈阳忍不住的打趣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朱示有些恼怒:“你就不能有点同情心吗?”

  “你个大男人自怨自艾的,像什么话?”

  “唉!无趣啊。”朱示叹息道。

  “你听有什么声音?”陈阳道。

  远处传来一阵阵哭泣声,声音好像是小孩子的。

  朱示道:“像是小女孩的声音。只是这荒郊野地里,谁家孩子会在这里?”

  “去看看!”

  顺着声音走过去,眼前一片荒坟,足有六十多座,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正在趴在一个墓碑上在痛哭,她发现有人,回头看见陈阳和朱示两人,慌忙藏到墓碑后面藏起来。

  “小家伙!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陈阳柔声问道。

  小女孩战战兢兢的露出头,仔细的打量着两人,突然她看到陈阳腰间的墨玉梅花玉佩,嚎啕大哭,从墓碑后面冲出来扑倒陈阳的怀里。

  陈阳将她抱起,让她趴到自己的肩头哭着,轻抚着她的后背。

  小女孩搂着陈阳的脖子,良久后,她哭累了,就那样搂着陈阳的脖子睡了过去。

  朱示叹息了一声就去找来了些树枝生起了篝火,天色已经彻底的暗了下来。

  小女孩终于睡醒了,仰头看着陈阳,泪水再次流淌,她从陈阳的怀里挣扎起来,而后跪到陈阳面前道:“墨玉公子哥哥,求求你,替我报仇!替我们苏家报仇,我苏家满门被人一夜之间灭门,我由于贪玩,一夜未归,侥幸活的一命,求墨玉公子哥哥替我找出凶手为我报仇!呜呜呜呜……”

  “苏家?”陈阳询问道:“什么仇怨?竟然满门被灭?”

  朱示道:“小姑娘,你可是苏各庄,苏各之女?”

  “嗯。苏各是我爹,我叫苏樱。”苏樱答道。

  “你知道这事?”陈阳问朱示道。

  “我也是听说,三个月前,苏各庄一夜之间被人灭门,这苏各庄的庄主苏各,是一名毒师,他的毒药是江湖上的一绝,而巧合的是,苏各庄也是被人下毒,说来也是,制毒的却死于毒药。”朱示叹息道。

  “小苏樱,你知道你爹有什么仇人吗?”陈阳询问道。

  苏樱摇摇头道:“我不知道,都怪我,只知道贪玩……呜呜呜。”苏樱又哭了起来,她对自己深深的自责起来。

  陈阳替她才干眼泪道:“莫哭!你还小,不知道很正常,你放心,大哥哥一定帮你找出凶手,帮你报仇。”

  看着她身上脏兮兮破破烂烂的衣服,陈阳一阵的难受,问道:“你这三个月都是怎么过的啊。”

  “讨饭!跟狗抢吃的,树上摘野果子,挖蘑菇。”苏樱淡淡的道。

  七八岁的孩子,在后世哪个不是家里的宝?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陈阳想起了他的两个女儿,大的六岁,已经上小学,小的三岁,刚上幼儿园,两个女儿个个娇生惯养的,苏樱虽比他家老大打上两岁,但是她还只是个孩子,一夜间,家人都没了,这几个月讨饭,跟野狗抢吃食还能想着要给家里人报仇,她承受了她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沉重。

  陈阳看着苏樱好像看到了自己的两个孩子,不由得,怜爱之心大起。

  他从包袱里掏出吃食,一个个的摆到地上。

  苏樱看到食物两眼放光,忍不住的抱起来狼吞虎咽,却吃的太快给噎的直翻白眼。

  “你慢点吃,有的是。”陈阳给她拍着背,从包袱里拿出清水给她喝。

  朱示异常疑惑地围着陈阳转了一圈道:“你会变戏法吗?这些东西从哪掏出来的?”

  “你都说了,变戏法变出来的。”陈阳无奈道。

  “我不信!戏法都是骗人的。”

  “爱信不信!”陈阳懒得解释。

  “苏各庄归洛阳管,明日我们去洛阳,去洛阳六扇门去询问一下,这么大的案子,他们肯定会调查。”朱示道。

  陈阳道:“也好,总好过我们无头苍蝇的去找要好。”

  陈阳将他包袱里无用的装备给用长剑销短了,在苏樱身上比了一下,勉强能穿,就让她换掉,待明日进城后再给她重新买。

  朱示问道:“苏樱,你怎么会知道墨玉公子这个名号的?”

  苏樱抬头看着陈阳道:“我讨饭的时候听人说的,我听说了公子哥哥救了好多大姐姐,我就想他一定是好人,所以我就想让公子哥哥帮我。我正想着去城阳找公子哥哥的。走到这里,看见墓碑就忍不住的去看,然后就哭了。”说罢她仰起头嘻嘻的笑道:“我要是不哭,可能还找不到公子哥哥的。”

  陈阳一阵心疼。

  朱示道:“听见了吧?陈大侠!你现在已经很出名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