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堕天使传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堕落少年

堕天使传说 穹苍之火麒麟 4216 2006.03.30 19:43

    塞雅城,诺亚大陆上最大最繁荣的城市,由于它身处大陆中央,所以又有一个名称──中央之城。而在往这个城市的其中一条道路上,走着一个的少年。

  “唉,累死啦!到底还有多远呀!迪尔你这个臭老头,给我小心一点,这笔帐我枫楼记住了。”一个叫枫楼的少年埋怨着。其实这也不能全怪迪尔,本来迪尔是叫他去塞雅送信的,可是他太懒了,又说要抄近路,所以迪尔逼于无奈给了他一张最近的地图,可是没想到那张地图要穿过大陆上最危险的十个地方之一──迷幻森林,虽然对他来说没甚么危险,可是被上百只魔兽围政可不是开玩笑的,他拼命逃了出来,可是原本五天的路程已经走了十天,光是这样已经够让他气愤了。

  从迷幻森林里走出来,对别人来说或许是个神话,因为迷幻森林里有无数凶猛的魔兽,再加上那个森林本身就是一个迷宫,所以基本上没有人敢进去。枫楼可是用了很多次瞬间转移才能出来,至于他为甚么会瞬间转移,他自己也不知道,他一出生就可以不用咏唱施展光系和暗系的初级至高级的魔法,他自己也觉得奇怪,这不是神和魔才能有的技能吗?他也问过迪尔,迪尔也说不知道,他也没有追问了,多一项救命的技能也好,加上他从小就勤练魔法武技,现在已经略有小成了,所以他能轻易的离开迷幻森林。

  “终于到了。”看着高大宏伟的城墙,枫楼不由得生出一种感叹,而当他正想进去的时候,忽然有两个声音叫着他。

  “站住!小子。”枫楼一看,原来是城门的守卫。

  “怎么了,这两位大哥?”枫楼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他可不认为自己做了甚么坏事得罪了这两位守卫了。

  “小乞丐,不知道进城的规矩吗?”那个守卫说着,脸上露出了贪婪的表情。

  “甚么?”枫楼大吃一惊,这不是因为进城的规矩,而是守卫所说的乞丐,他自问自己也称得上英俊,怎么被人认成乞丐了?他低头一看,不禁笑了起来,自己在迷幻森林逗留和魔兽搏斗了五天,身上的衣服早就变成了布条了,森林哪里有衣服?于是他就拿一块树皮把衣服勉强补了起来,弄得一块一块补丁,好不漂亮,加上这十天都没有洗澡,身上十分肮脏,怪不得被人当作乞丐了。

  “喂,小子,你没事吧?快走快走,不要留在这里啦。”守卫看枫楼他一时在惊讶,一时又在偷笑,表情变得十分古怪,暗道这小子不会是疯了吧。立刻赶他走,免得他一会儿又干出一些出人意表的事情。

  “真是的,一时又叫人站住,一时又叫人走开,真不知道他们在搞甚么。”枫楼嘀咕着。当然,他不敢大声说出来,因为他不想惹太多的麻烦。

  “疯子。”守卫看到枫楼不知道又在小声说什么,不禁骂了一声。不过如果他知道了他刚才认为是乞丐和疯子的人是未来的救世主,不知道他会怎样想。

  “皇家魔武学院?院长!”枫楼进城换了一身衣服,拿出怀里的信,看着信封上的八个大字,枫楼才知道今次送信的目的地是大陆上最有名的学院之一。而收信人正皇家魔武学院的院长,他在奇怪迪尔那个老头怎么会认识皇家学院的院长呢?

  “算了,不想了,先去填饱肚子再说。”枫楼是个懒惰的人,除非是必要,要不然他是不会想那些令他伤脑筋的事,更何况他自从在迷幻森林里吃过一些烤魔兽之后就再也没有吃东西了,现在他可是饿得很。

  走进一间饭店以后,枫楼叫了几个小菜然后就吃了起来,不过他在食的时候听到两个人的对话。

  “你知道吗,昨天吸血鬼又去了皇家魔武学院捣乱了。”一个中年男子说着,脸上还带着害怕的表情。

  “早听说了,幸好吸血鬼只是去了学院,要不然我们这些人可就麻烦大了。”另一个比较年轻的人说着。

  “那倒是,就连罗德大魔导师也奈何不了那些吸血鬼,何况我们市民呢。”中年人说着,看来他也十分同意年轻人的话,要知道全大陆只有七个大魔导师,而皇家魔武学院的院长罗德正是它七大魔导师之一的土系大魔导师,连他也对付不了那些吸血鬼,看来那些吸血鬼的确有过人之处。

  “不是吧,那不是全大陆最有名的学院吗,还有大魔导师,怎么连吸血鬼也对付不了?”枫楼这样想着,他总觉得事情有点不太对劲,那些吸血鬼应该不是纯粹捣乱而已。他赶快吃完东西,在桌上留下了三个银币,便离开了饭店,向着皇家魔武学院的方向前进。

  “麻烦你,我想找院长。”枫楼走到皇家魔武学院的门前,对着那个守门的中年人说着。

  “请等一下,我现在就去通报。”中年人说完后转身进了学院,留下枫楼一个人在门前等。

  过了一会,刚刚那个中年人和一个美丽的少女走了出了,那个少女大概十五、六岁,一身鹅黄色长袍,束着两条小辫子,水灵的眼睛搭上樱桃小嘴,让人会不自觉地生出一阵亲近之心,相信再过几年,这女孩一定会成为一个大美人。

  “我就是这里的院长了,你有甚么事就对我说吧。”少女说着,眼睛看着枫楼。

  “小妹妹,先不要玩了,我找院长有要紧的事,待回哥哥再陪你玩好不好?”枫楼看着眼前这个少女,他再怎么笨也知道院长是个男人吧,况且院长三十年前已经是大陆上的名人了,怎么会是这个十五、六岁的少女了。

  “我才不是小孩子呢!你跟爷爷一样,常常说人家小孩子,不跟你玩了。”少女鼓着嘴吧,十分不满的样子,说完就转身跑开了。

  “她是谁啊?”枫楼问那个中年人。

  “他叫伊芙,是院长的孙女,因为院长出去了,而她听到有人说要找院长,便跟我出来了,你知道吗,她最恨别人说她小孩子了,你要小心一点,她的土系魔法可是我们全学院中除了院长以外最厉害的。”中年人害怕的回答着,看来她曾经被这个小女孩弄得很惨啊。

  “哦,那么院长何时回来了?”枫楼问那个中年人。他对这个小女孩可没有兴趣,他只要送完信就可以走了,还管她干甚么。

  “院长他待回就回来了,我先带你去会客室吧。”说完,中年人就转身走进学院了。

  “真不愧是皇家魔武学院啊!”在会客室等待的枫楼,看着周围的摆设,不由得生出一阵感叹。

  “院长,就是这位先生了。”中年人又回来了,这次他身旁有一个老者,那个老者大概五十岁左右,穿着一身土黄色的魔法袍,加上和蔼的笑容,看起来倒像一个慈祥的老人而不像伟大的大魔导师。

  “不知道你找我有甚么事呢?”他在打量这个院长罗德的同时,罗德已经对他说。

  “我是来替一个叫迪尔的老头送信的。”枫楼说着,手上已经从怀里拿出那封信了。

  “迪尔!快把信拿给我。”罗德说着,手上已经把枫楼的信给拆开了。

  “啊,你终于来了,我等你这个小子好久了。”看完了信,罗德把双手已经搭上了枫楼的肩上,激动的说着。

  “甚么?你等我?”枫楼可是甚么都不知道啊,他只知道迪尔叫他把信交到罗德手上而已。

  “怎么啦,不是迪尔叫你来帮我对付吸血鬼吗?信里面也说了,你是叫枫楼对吧,他还要我教你魔法。你看,这里有一段是给你的。”罗德疑惑地说着。

  “甚么?”枫楼把罗德手上的信抢过来,看着信里面的内容,他叫了出来。信里面的内容是叫他留下来帮罗德把吸血鬼搞定了,不然就把他那些关于炼金术的书都烧了。要知道枫楼虽然从小就跟迪尔学习魔法武技,可是他最喜欢的可是炼金术,所以迪尔就用这个来威胁他。

  “你认识迪尔那老头吗?”枫楼总觉得迪尔跟罗德有很大的关系,要不然迪尔是不会为了他而威胁自己的。

  “你真的是迪尔的徒弟吗?他难道没有告诉过你他的身份吗?”罗德说着。

  “我不知道,从小到大我只知道他是一个收养我的糟老头而已,他从来没有跟我说过他的身份。”枫楼说着。的确,他一直认为迪尔只是个普通的老头。

  “糟老头?你居然把和我齐名的迪尔比喻成糟老头,哈哈,有趣,太有趣了。”罗德大笑着说。想不到那个每次大败他的那个男人竟然被人认为是糟老头,他好久没有听这么好笑的笑话了。

  “他真的很厉害吗?”枫楼说着。他很难相信那个糟老头拥有和大魔导师不相伯仲的实力。

  “当然,我可是从来没有一次能打嬴他”罗德认真的说着。说起迪尔,他正是三十年前和七个大魔导师齐名的人,听说他的魔法实力不比大魔导师差,加上他的武技也很厉害,所以别人就称他为真.魔武斗士。

  “不会吧!”枫楼惊讶着。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改天就要好好的叫迪尔教他武技了,他从以前开始就尽学一些基本武技,他真的很想学一些厉害的功夫。至于魔法,他现在应该已经有大魔导师以上的实力了吧,毕竟就算真的大魔导师也不能像他那样不咏唱直接使出两系的高级魔法吧,这大概只有超魔导师才可以吧。

  “怎样,那你现在帮不帮我啊?”罗德说着,他虽然很想枫楼帮他,但是如果枫楼不想的话他可是不会强人所难。

  “算了,你告诉我怎样才能帮你吧。”枫楼只好认输了,他可不想自己的书被那个疯老头全烧光了。

  “那太好了,现在我先告诉你事情的经过吧”罗德大喜。他可是很相信枫楼的,因为既然迪尔已经把他叫来就代表他有一定的实力吧。

  “大概在三个月前,我们学院的女学生开始被袭击,每当我去到现场那个凶手就没有了踪影,直到一次那个凶手袭击我们学校的女学生凯妮,凯妮她是我们学校剑技最厉害的学生,她成功把来者杀掉,直到那时,我才知道那个袭击者的身份──吸血鬼。从那次以后,我以为再也没有事了,可是在一个月前,吸血鬼又袭击我们学院的学生,而这次的敌人比上次厉害多了,而且来的还不止一个,所以我才写信给迪尔,叫他帮忙想办法,他说他会派他的徒弟过来,叫我再等几天,然后我就等到你来了。”迪尔陷入一片回忆之中,一口气把整件事说完才停了下来。

  “看来这件事挺难办的嘛,那你想我怎样帮你?”枫楼对着罗德说,心里已经骂了迪尔很多遍了,居然叫他做这件这么棘手的事。

  “我想让你先成为我的学生,一来你可以在校里找线索,二来可以保护我的学生嘛,怎么样?”罗德提议着,看来这样做的目的只是想他方便一些保护自己的学生吧。

  “好吧,你说怎样就怎样吧,反正在大陆上最有名的学校之一皇家魔武学院学习倒是一件好事,我何时能上学啊?”枫楼也答应了,因为不是每个人都能在这座学院学习,所以他想要好好把握这个机会。

  “就明天吧,今晚你先在旅馆休息,明天你回来就有人帮你安排一切了。”罗德笑着说,看他的笑容也认为枫楼的决定是明智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