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有一拳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一脉相承,初临山海

我有一拳 北望昆仑 2185 2020.01.16 08:53

  来人顺着山路登山,绿袍青年看到隐约间坐在山顶的身影,他驻足想了想从半路听到的消息,在此地碰头的,能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儿的,应该就是那位擅长棍棒之术的韩先生了。

  等到绿袍青年走到韩沐霜面前,他刚要张口说话,韩沐霜率先开口,试探道:“大秦来的?”

  绿袍青年没有抢话,只是笑着点点头。

  韩沐霜站起身,拍了拍身后衣袍上沾染的土灰干草,指了指青年身后的驴子道,“这也是你的?”

  绿袍青年再次点头。

  韩沐霜连忙后退两步,唉声叹气,捶胸顿足。原本文静温和的私塾先生,自打上了宝瓶山就被一肚子的窝心事儿给搞得浑身难受,如今等来的人还是个更大的麻烦事儿,他现在就想一头跳下山崖,摔死算数。

  中年儒士转头左右看看,对着青袍青年说道:“要不这么着,你就当没看到我如何?咱俩今儿谁也没见着谁,就当都是空气,你看成不成?”

  青袍青年不知什么时候蹲下身子,手里正攥着根大白萝卜喂驴呢,时不时还用手摸摸驴脑袋,显然是没想听韩沐霜说话,自己喂驴,乐在其中。

  韩沐霜目瞪口呆,按辈分,按修为,这位可都比他还大,还高。怎么就这么泼皮无赖呢。

  不过转个弯,想想他们师门的德行……

  得嘞,一脉相承。

  中年儒士想明白这些后,正欲开口,在和这位‘前辈高人’好好商量商量,怎么能把这事儿圆过去。

  根本没想到,那个蹲下身子喂驴的青年突然鼓足气力,用响彻山间的声音说道:“韩先生居然在此等我多时,真是让鹿鸣深感愧疚啊!!”

  韩沐霜面色顿时黑的跟锅底似的,声音同样大,咬牙切齿的强笑道:“大秦国师余鹿鸣造访小镇,真是幸会幸会,其实在下并不是等余国师,可切莫误会啊!”

  名叫余鹿鸣的青年站起身,也不再与韩沐霜扯皮,带着身后的驴子自顾自的走下宝瓶山,向着凶乙山的方向走去,临走摆摆手,道:“别等了,他来不了啦,听说是半路听闻北冥洗剑池近期有变故,所以掉头在大秦变换渡口,去北冥了。”

  中年儒士闻言一愣,随后心头开始快速盘算起来,这个节骨眼上,北冥洗剑池突然有变故,说其中没有猫腻,怕是三岁孩童都不会相信。

  韩沐霜思索片刻,无奈叹息道:“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啊。”

  滚龙壁中,齐沧甲听着那个飘渺的声音说道:“小子,接下来就不是让你看人间善恶了,我会将你丢到山海之中,磨练你的厮杀本领,面对那些凶猛异兽,生死全靠你自己了。”

  齐沧甲抬头仰望,四处看看也只是看到一片星空,没有找到缥缈声音的源头,他问道:“我二境实力,去那种地方碰到比我还厉害的异兽怎么办?”

  缥缈声音不假思索,“怎么办?要么跑要么死!就算你在滚龙壁外,也不可能保证自己遇见的都是与你实力相当的人吧?难道碰到一个比你厉害的就恨老天不公?天底下哪有那么好的事。”

  少年被说的哑口无言,自然不会多说别的,他好奇问道:“那我说万一,万一我死在了里面怎么办?”

  缥缈声音隐隐不耐,“没有万一,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话音落下,齐沧甲感觉四周天旋地转,时光颠倒。比之前两次还要强烈的眩晕感让他忍不住干呕欲吐。

  变幻停住,在抬头,齐沧甲发现四周山石林立,绿荫连绵起伏。无数长着模样古怪树叶的树木拔地而起,涨势惊人。

  数不尽的树藤挂在树林间,盘绕在地面或是空中。

  远处皆是高山,每座山的山势都非常陡峭,山石颜色也不尽相同。齐沧甲收回目光,小心翼翼的踩着地面厚厚的树叶,匍匐着,尽量放轻脚步走进一旁的密林中。

  在这里伸手触感完全真实,甚至齐沧甲猜想,自己在这里不眠不休,或是一直不吃东西,可能会累死或是饿死。

  那样的话,也太亏了。

  少年先藏在密林中,小心翼翼的向一个方向摸索前进。双手拨开缠绕在一起的绿色藤蔓,就这样走了半柱香的功夫,走过了一大段距离后,齐沧甲双手再次探进藤蔓中,刚伸进去就感觉不对。

  他好像摸到了一团毛茸茸的东西,毛质一点也不柔软,很硬。

  顺着毛发纹路向下摸,入手的是一条粗壮的大腿?齐沧甲摸到一根,在摸一会,第二根,第三根,第四根……

  少年丝毫没有注意到,一头浑身黄色皮毛,鼻梁之上生有一根骨色宽角,下巴有些许白胡须的豹子头正扭头越过藤蔓,看着齐沧甲一直摸祂的尾巴。

  “锵吼!!”

  一声如同金铁交击的兽吼突然响起,吓得齐沧甲浑身一个激灵,猛然抬头,看到一只兽首在自己头顶,目光森冷的注视着他。

  齐沧甲运气体内武夫真气转身就跑,根本来不及多想,速度极快,风驰电掣之间,他扭头看去,发现那头凶兽从藤蔓中站起身,将近三米高的体型加上身后九条不安甩动的尾巴,少年瞬间就明白了这是啥。

  同时,缥缈声音响起,解释道。

  “这是一头狰,看样子是被你给吵醒了,这东西生性凶猛,能够操控周围大地中山石金属,小心了,不过话说回来,这东西的蹄筋辣烤一绝,及其下酒。”

  齐沧甲一边跑一边听到耳畔那道缥缈声音不断絮叨着什么尾巴也不错,护心肉也好吃之类的。

  不过他没时间去理会那道缥缈声音。

  既然祂能够控制山石金属,那就向着灌木横生的地方跑!

  少年身后,那头狰兽纵跃之间便瞬间拉近了与齐沧甲之间的距离,同时祂的一条尾巴向下抽打地面。

  齐沧甲身后与前方突然冒出无数尖锐石笋,各个一人大小突然从地下突刺而出。少年反应机敏,瞬间向前翻滚,然后趴在地面上,从而躲过从下突出与一旁斜刺而起的巨大石笋。

  狰兽借此机会一跃而起,前爪对准齐沧甲猛扑过来。说来也奇怪,那些尖锐结实的石笋一但接触到狰兽便转瞬间化作沙土,散落一地。

  而对准齐沧甲的那些则是瞬间将树木击穿,威力可见一斑。

  就在此时,齐沧甲突然咧嘴一笑,半蹲身型,右手握拳间,道道黑红色的气劲盘旋,然后少年腼腆一笑,抬手对准了狰兽胯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