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殿下今日超任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刘宏松,解围

殿下今日超任性 腾和 2012 2019.06.27 15:58

  安伯侯侯爷刘宏松人到中年,大腹便便,金丝银线包裹了一身,一人恨不得占了两人的位,全然没有杨侍郎那般的儒雅风度。

  碍着楚王的面子,即使他是个侯爷也得离席亲自向苏久道贺。明白人是不去的,毕竟他们身份在那摆着,用不着和个小太医畅饮说着场面话。

  刘宏松自然也不情愿,但看到苏久那副将醉不醉的模样,一时计上心头。苏久若是在殿前失仪,又当如何?

  别的不说,刘宏松好歹是个侯爷,旁人的酒她可以推辞,但他的,苏久岂敢?何况两家结怨甚深,她只怕也想借着这个机会来缓和关系吧?到时候,苏久喝多了,说了些什么话冒犯了圣颜,可万万怪不得他啊……

  刘宏松心中算盘打得噼啪响,自是沾沾自喜。他也不往深处想想,一个长辈给小辈敬酒像什么样子,而且两人积怨已久何必做这种表面功夫,这岂不又是在生生闹笑话了?

  但这侯爷一向好大喜功,本身并没有什么才华,年幼时靠着父亲的提点在朝,平素又有他后娶的夫人与他探讨一二,有错也能及时改了。而这会子他们府中就他一人有资格来此赴宴,还是皇上给的面子。他来时还记着要“收敛锋芒”,酒过三巡以后就忘了,脑子甚至也没转个弯儿,大摇大摆地端着酒杯,带着一股子油腻非常的笑。

  “苏贤侄……”

  乍一听倒这个称呼,饶是见多了人体脏器的苏久都清醒了一半,不是被吓到而是被恶心到。

  杨显,她那岳父大人就坐在不远处,皱眉看着安伯侯侯爷,怎么都觉得刘宏松不怀好意,也一并起身准备去给女婿解围。

  “侯爷如何?”苏久皮笑肉不笑,抬眸眸色如冰。

  苏久甚至都不曾站起,稳稳当当地坐着,这般无法无天毫不恭敬的模样看得人频频咂舌。楚帝也注意到了那里的情况,却佯装不知。带领一众臣子转移视线。

  众臣子:陛下您不要太明显好不好?楚王殿下的席位就在您的右手边,再瞎咱们也看到了不是?

  可臣子们当然只敢默默腹排,万不能宣之于口。看来安伯侯这次是真的倒大霉了。还有能比皇帝放弃更可怕的事吗?

  谁能想到此刻的侯爷也是一头的冷汗。你说,苏久的眼神够吓人也就罢了,可旁边偏偏又多了一个慕珣,浑身散发着幽幽冷气和战神之威。他拿着酒杯的手都在颤,脖颈处也是凉嗖嗖的。

  刘宏松一脸讪笑,事已至此,他如果灰溜溜地离开,岂不更加没脸?他似乎已经能想象到明儿个帝都的人该是如何编排他了。

  “刘侯爷,您这是在……”刘宏松还在挣扎着,杨显便走了过来,生生咬死了他的退路,“哦?下官知道了。您定是想着化干戈为玉帛,与我佳婿一笑泯恩仇吧。”

  “我……”

  刘宏松猜想,回答“是”也不对,“不是”更不对。这么多双眼睛看着,也没脸做出以大欺小的事情。

  众位正陪楚帝硬转视线的官员:呵呵!

  “杨侍郎,是此理。”

  “那好。”这厢,杨显唱罢慕珣登台,示意宫女给杨显看个座,颇有番三堂会审的架势,“既然如此,刘侯爷你,准备如何解怨?”

  苏久晃荡着手中的酒杯,唇角微微翘起,被人护着的感觉可真好。耳畔充斥着慕珣清清冷冷的声线,月光下的御华台上倒映了两人的影子,挨得极近极近,树影婆娑下仿佛贴在了一起。

  而适才闻言的刘宏松僵了僵,合计着是要他来给这小杂种道歉?他目里喷了火,僵直的面颊带着憎恶,恨不得就此摔杯离去!

  “呵,不情愿?”

  云淡风轻的一声冷哼似风卷残云般的灌入脑海,刘宏松想起他面临的可不仅仅是无权无势的小太医,还有个风头正盛的一字并肩王!他腿软了一瞬,大腹上的肉都跟着晃了两下。

  慕珣以手指敲击着矮几,一下一下如浪滚沙石,更折磨得人心神恍惚。

  “刘侯爷,需要孤教你如何做吗?”

  “不!不需要!”刘宏松面色红了又白,颤巍巍地举起酒杯,“贤侄得圣上厚爱赐婚,我,我便祝贤侄与杨家千金,永结同心白头到老。”

  随后,他一饮而尽,夺慌而逃。可是面子里子都丢了个一干二净。

  苏久不由一笑,还是这么多年来头一次面对安伯侯府能全身而退,还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得多亏了慕珣,否则仅凭她和杨显还真不一定讨得到好。

  “殿下,今日多谢您解围。”杨显拱手作揖,面目和善又充满敬畏的看着楚王。心中讶异:没想到楚王竟和女婿交好,有这样的关系在,哪怕他不来,女婿也不会被欺负喽。

  而慕珣则敛眉,你家女儿要抢我家媳妇,你说我是对你爱答不理的好还是笑里藏刀的好?慕珣一言不发,时间长了衬得杨显是一脸尴尬。

  最后苏久是在看不下去了,杨侍郎是国家栋梁,你即便是王爷也不该如此吧?何况他目前还是我的岳父大人。

  “杨伯父,殿下如今有些累了,说话声音偏小。殿下方才让您无需多礼,此刻不若由苏久先送您回去,让殿下歇一歇?”

  慕珣嘴角一抽。

  杨显倒没客气,正准备和女婿讲会子话,这倒是个机会。

  “也好。”

  离杨显的席位不过二十多步,他只有长话短说。

  “贤侄,我看得出来殿下器重于你。殿下英明神武,跟在他身边你可得用心万分。这是你的机缘,你可得好好抓住了。”

  杨显就像一位慈父告诫远行的游子,苏久心下感动,忙应:“省得了,杨伯父。”

  “还叫我伯父?”

  苏久讪讪:“是,岳父。”

  靠!这两个字还真是难以启齿!

  送走了杨显,苏久回席,刚想和慕珣打个招呼,他却刻意避开了她的目光。

  苏久满是不解,盯着他长长的微颤的睫毛,暗道:他,这是发脾气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