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殿下今日超任性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水中,苏公子

殿下今日超任性 腾和 2014 2019.07.15 15:19

  拜祭完毕,苏久待在府里无所事事,她是刚从战场上回来的一员,楚帝特许他们在家休沐七天。一则是和亲人好好团聚,再则就是将心态缓缓,特别是像苏久这类初次见血的新人。

  可不曾想,这一休息,还休息出了事。苏久院中有个藤架,缠的是常青藤,非烈日与暴雪,它都长的郁郁青青枝繁叶茂。苏久就坐在架下的石凳上看书,是一本有关东楚的杂记,不仅包含地理人文,也记载了东楚的大致国史。这是她目前所稀缺的冷门知识。

  不巧,正当苏久看得入迷之际,张伯来报,说杨侍郎的千金来了。

  苏久一怔,一想到那个楚楚可怜的小姑娘就连脑仁儿都疼。

  “少爷,可要见?”张伯也是满脸的为难,杨侍郎和老爷交好,为人又正直,可圣上偏偏赐了一门烫手山芋的婚事。少爷若处理不好,平白损了两家交情,更甚至会在朝中树敌。

  苏久轻叹一口气,昨日还认可要晾着杨若让她死心,但这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杨若亲自登府,甚至无长辈陪同,本就放下了姑娘的声誉。她再找个理由拒了,虽说大门一关外人不知,可她的侍婢知晓。纵使杨若不告状不表态,她身侧之人也是瞒不住的。何况她昨日才靠着杨侍郎的面子得了封赏,今日便翻脸不认人,外人会如何想苏府的门风?想着这些,苏久才迈出了步子,说到底还是她渣。

  正厅,杨若坐在主位下首,只堪堪坐了椅子的边角,一条帕子捏得死紧,眉眼里浮现出紧张之色。张妈给杨若倒了茶水,之后就侍立在一旁,眼神也不乱瞟,倒是让杨若舒缓了几分。

  “杨小姐。”苏久到来时就朝她作揖,态度端方有理。杨若也起身盈盈一拜,更是眼若春水面若桃花。

  “久哥哥,若儿未曾递贴便私自前来拜访,你不会怪我失礼吧?”小姑娘轻咬下唇,带着十三岁女孩子天生的娇羞与忐忑。

  “不会。”苏久手指紧握,缓了缓才作答,到底还是说不出更绝情的话。心里有一个念头在不住盘桓,不若将她的真实身份相告于杨若?

  这念头有隐隐占上风的趋势,终极还存了些疑虑。她还是先弄清楚杨若为何会喜欢一个常年不是待在苏府就是待在宫中的苏久吧。

  “杨小姐,苏久还有一事不明,不知你能否真实相告?”

  小姑娘莞尔一笑,忽然之间所以的忐忑全消。她明亮的眸光一如既往温柔的望着苏久,仿佛昨日的不愉快都不曾发生。

  “久哥哥你说。只要是我知道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苏久被这目光锁住、压住,这一刻苏久明白什么都不需要再问了,一切已经很明了了。

  “我想知道,你,为何会喜欢我?”

  杨若明显被这个问题问呆了,随即露出一抹羞涩来,双颊红润的如同熟透的水蜜桃。她抬起湿漉漉的眼眸给了丫鬟一个眼神,这是要屏退左右,这样的事情毕竟羞于启齿。苏久也上到的让随侍在一旁的张妈先行离开。

  正厅里就只余苏久和杨若两人,场面略显得尴尬和不自在。站着说话也不是个事儿,苏久便让杨若一起坐下。她也给自己到了一杯茶水,水汽袅袅升起,隔开了两人,既不表示亲近也不代表失礼。

  “杨小姐,请用茶。”苏久端起茶盏呷了一口,杨若也顺势微抿,这一来一回之间倒巧妙的化解了厅内两人的不舒坦。

  杨若缓缓放下茶盏,用帕子拭了拭唇角,行云流水的动作体现出良好的教养与气度。她虽然小,有时候单纯天真了些却不妨碍她自幼养成的一些精致行为习惯。

  “久哥哥方才问的虽然令若儿有些难以启齿,但若儿还是会一五一十相告。”

  杨若的声音娇软的打在苏久心尖,引得她不由要作出解释。

  “杨小姐,抱歉。”苏久自知这问题不是男子可以询问的,关乎姑娘的隐私,如何算来都是孟浪。可不从源头着手,苏久如何得知杨若喜欢她何处?如何改了这些招桃花的毛病?

  “无碍。”杨若轻轻摇头,“即使久哥哥不问,若儿总有一天也是要说的。只是,只是提前了不少时日而已。”

  杨若以帕掩面,端的是娇羞无疑。

  “久哥哥,若儿心悦于你始于七岁。”

  “呃……”七岁,真早!古代的孩童都是这么早熟吗?

  “你还记得普陀寺落水的那个小丫头吗?”

  看着杨若一脸期盼的询问,苏久真特么想说她不记得,她确实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啊!可不管苏久如何吐槽,在外人面前她都是一副沉稳的模样。

  杨若见苏久默不作声,以为她是在回忆,便再接再厉道:“那日我与母亲一道去普陀寺上香,我身边跟了两个丫鬟。若儿那时不服管教,偷偷溜了出来,爬到假山上,却不慎手滑摔到了湖中。”

  “我那时拼命的呼喊挣扎,只是我本就跑得偏远,下人们一时半刻也找不到我。”

  “若儿当时七岁,好玩气力不大,挣扎了没两下就呛了水沉了下去。脚上还缠着水草,更是呼天喊地都叫不应。”

  “若儿渐渐没了气力,脑袋也糊涂了……”

  “等等,接着便是‘我’出现救了你?”

  杨若一脸心喜,忍不住问:“久哥哥,你想起来了?”她没等苏久回答,又接着说,“久哥哥当时年纪也小,不过十一二岁,却英勇无比,竟然跳入湖中闭着气解开了我脚上的水草,还拖着我回了岸边。”

  杨若眼睛圆睁,亮晶晶的盯着苏久的神情。其实她还隐瞒了一点那时候她呛多了水快窒息了,还是少年的他轻轻给她度了一口气。但这么隐秘的事情如何启齿呢?

  苏久在脑中回忆了一下,闪过一个为七八岁大小女童施针的画面,她所说的下水救人却没印象。

  “杨小姐,你当时可看清了施救者的模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