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殿下今日超任性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吃,找下家

殿下今日超任性 腾和 2016 2019.07.24 20:30

  他先嗅了嗅手中的药丸,随后便浅尝了一番。

  “这,这是……”禺川大人轻笑,“殿下可用,与药效不相冲。”

  苏久自然知道是这个结果,兴高采烈地便要将药丸往慕珣嘴里送。

  “孤不吃!”慕珣“硬气”的偏过头。笑话,当他不知道那是什么吗?苏久惯会用的一些小伎俩。

  前世的时候便是在止痛药上包了一层糖衣,美其名曰会化解了药片的苦味。每每在他术后麻醉药过去了,苏久便会哄他吃这些甜甜的止痛药,当他还是小孩子吗?他会怕苦?不知道是苏久做出来给谁吃的!

  这个问题苏久可以回答,当然是留给自己啦!女孩子每月不都有那么几天疼得要死要活的日子嘛,她做这些“糖豆子”自然是以备不时之需,顺便在慕珣那儿找找小乐子。

  慕珣不吃这些药,可是钮不住她的强烈推荐,没人的时候慕珣可是会生吞的。今日禺川大人在场,慕珣自然不乐意,可是没办法,苏久只有甜甜的止痛丸。话说,殿下您都疼成这样了,还是不要任性了吧?

  慕珣如果知道苏久心里所想,必定要反驳,这是关乎男人面子的问题!如果禺川先生事先没尝,他自然会在你“赤裸裸”的目光下碍于淫威吃一粒的。可禺川先生尝了,孤难道是要做一个又怕疼又怕苦的小孩子吗?

  “殿下,您切不可讳疾忌医呀。”苏久眼巴巴地瞅着慕珣,双手奉上药盒,“您身上都出汗了,还是吞服一粒吧。”

  “孤……呃……”突然又一股刺痛传来,只见禺川大人开始了弹针排毒之法。

  “呼……”慕珣长吐了一口气,瞄了一眼苏久,“还有没有别的药?”

  “没,时间紧迫,苏久就坐了这些。”苏久抿了抿唇,捏出一粒“糖豆子”来送到慕珣嘴边,“殿下,您就将就着用吧。”

  眼瞅着那只白皙的小手,慕珣鬼使神差地启唇,待那手指缩回去之后,慕珣发现自己唇边还残留了温润的触感。

  “不错。”疼痛被压下去之后,慕珣忽然微勾起嘴角,似是夸赞了一句。就不知道是在说药不错,还是人不错……

  一番治疗下来已到正午时分。禺川大人用过午膳之后就去休息,丢了一本医术给苏久让她参研。

  然后就只剩苏久和慕珣,两人正坐在花厅里聊天。

  楚王家的花厅和杨侍郎府上的就是不一样,此地处处透着奢华,汉白玉铺地,沉香木为顶,水晶罩作帘,无一不是精致名贵,就连栽种的牡丹魏紫姚黄一类都被修剪得欣欣向荣生机勃勃。

  “啧啧啧,殿下可惯会享受。”摸着良心说,苏久是真酸了,她自己府上的花厅美则美矣,都是些绿油油的常青藤,看着倒也养眼,就是和慕珣比起来简直是太穷了些吧?!

  “嗯。”慕珣微微侧目,“算你有眼光。”

  “呵呵,呵呵。”这个败家玩意儿!前世就是看他一路享受过来的,今生他又是拥有高贵的出生、无上的地位,生生是比前世还要风光。出入千呼百应,稍稍皱眉都有人担心得罪了大神而小命不保,真是万恶的封建社会!简直人比人气死人啊!!!

  “瞧着你的眼神,孤怎么觉得不寒而栗?”

  “呃……哪有?殿下您肯定是看错了。”苏久连忙收敛露出了一抹纯良无害的笑容,一副乖巧招人疼的小模样,。

  却不知这画面落入慕珣眼中,就像是羊入虎口,苏小久你就可劲儿地作吧。

  “给孤煮杯茶。”

  慕珣早已暗暗吩咐了下去,就有下人提前送来了器具,这些个物件倒是和苏久前世用的一样。古法炮制茶汤,她曾学过,却不精通,今儿个她便想来试试。

  一番动作下来行云流水,俗称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这就是说慕珣了。他就是是个顶顶的茶道小白。

  苏久自认为做出来花样十足,可就是个假把式,什么滚水几度、叶片几浮,苏久心里都没个准儿。只有慕珣看的津津有味,还甚是夸赞,真是久违了。

  “殿下,请尝。”

  慕珣轻抿了一口,神情放松舒缓,不由发出一声喟叹。那声音慵懒得如猫儿一样,真真是撩人十足。幸好此处只有他们二人,丫鬟小厮都不在,也没人敢偷窥楚王的雅兴,就剩苏久坐立不安红透了脸颊。

  怎么前世也不见大boss如此之撩,怎么现在就成高手了呢?难道是因为她只见过猪跑而没吃过猪肉的原因?

  “欸,苏小久,你怎么脸红了?”

  “哦……”苏久摸了摸发烫的脸颊,轻描淡写地敷衍了事,“茶汤熏的。”

  “哦~”慕珣听到后“了然”的点了点头。不得不说,慕珣对自己的魅力还是挺自信的,他就不相信这样多来几次还怕拿不下这个小妮子。

  前世他有心却无力,摊上了一个随时随地就能倒下的要命身子,不敢追求苏久,就怕耽误了她一辈子。他这种霸道性子的人,就是死了,也不想让自己的女人沾上别人的味道。他若死了,苏久一定过不好,倒不如就作朋友,何况那时对她的感情也不深……

  不过,老天对他不错,让他回到了过去,还带了苏久……幸好,他今生无病无灾……

  一杯茶下肚,苏久想起了一些事,欲言又止了起来。

  “殿下……”

  “嗯?”

  “那个,苏久不是要入太医院就职了吗?宫里的规矩甚多,苏久并不清楚,更不知为官者的脾气秉性。”苏久说的委婉,“殿下来此甚早,不知能否教导苏久一二?”

  苏久就差没明晃晃地告诉慕珣要怎么巴结高官明哲保身了。当然,肯定不能完全说透,毕竟金主在侧,怎么可以当着他的面用着他的方法去给自己“找下家”呢?

  好吧,苏久承认这不是自己的最终目的,她想要的是如何在皇位争夺之中保住她和慕珣。

  虽然她人小甚微,但总有蝴蝶效应,不是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