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殿下今日超任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心疼,破落的苏府

殿下今日超任性 腾和 2036 2019.07.06 13:56

  特别是一个小女娃混迹在糙汉子营里。当初他们劝着苏久不要去,可这孩子让人心疼啊。

  “外祖父不在了,苏久便要撑起这个家。如果哪天娘亲回来了,看到苏府破败了,她又如何受得了呢?”

  “少爷,你受苦了呀!”

  看张妈好不容易止了泪,此刻又哑了声,忙劝道:“张妈,我这不是平平安安回家来了?没缺胳膊少腿,你可别再伤心了。”

  “你这孩子,千万别说这些不吉利的话。”张妈赶紧朝苏府的祠堂拜了拜,“童言无忌童言无忌,老祖宗莫怪。”

  苏久呆了呆,她到底说了些什么?前世她没有亲人,自然无法体会到关心疼爱她的长辈觉不愿意听到自家孩子自残式的比较。张妈张伯是家生子,虽然和苏久是主仆关系,但这么多年来,早把看着长大的苏久当作了自己的孩子,苏久也乐意粘着他们,可不就是亲人?

  张妈又回头看着苏久,带着些责备和怕的开口,“少爷啊,你下次切莫再随军出征了,苏家如今就只剩下你这么一个独苗苗,如果,如果……你可让我们怎么活呀?”

  在苏府众人心中,苏久现在就是他们的天,虽然苏府的人口加上不知所踪的苏珂也不过十余人。苏久不是没有触动,而是实在不知道该从何安慰起两个风烛残年的老者,嘴唇动了动却没有声音。

  庆幸她穿来了,如果让两个面对冰冷的尸体,只怕苏府真的要倒了,更别提去寻找原身的娘亲了。

  “爹娘,是少爷回来了吗?”

  从门外奔进一个黑壮的汉子,满头满脸的汗水,见到苏久,稳稳当当地行了一个大礼,“见过少爷。”

  苏久将他扶起。是……张伯张妈的孩子,春根。

  “小人听杨大娘说少爷回府了,便赶了辆牛车马不停蹄地从庄子上赶了来。”张春根抹了把脸上的汗,“早听闻少爷要为楚王治伤,本以为要待楚王痊愈方能回府,便先去庄子上打理,谁曾想少爷今儿个回来了!”

  苏久微笑地点了点头,又听他言:“娟姐儿说,她明日……”

  “欸!”张伯拿手肘杵了下春根,忽然虎了脸,“你这么大的人,心里就没个分寸?”

  春根一时被老子爹教训,面上无光,却还是耿着脖子道,“这不是少爷身边缺个服侍的人,外面的咱放心不下,你孙女总行吧?”

  得,苏久算是听明白怎么一回事了。醉翁之意不在酒,怕不是简单的来做个小丫鬟那么简单。

  “春根叔,我现在身边暂时不需要人手,让小娟在你身边尽尽孝,比在我身边好多了。”

  “那,那怎么行?”

  “够了!”张妈也是气不打一处来,她怎么就教了这么个蠢儿子?孙女还好,小心思有却不大,可这儿子、媳妇却日日心心念念。

  “回家去!”张妈松开苏久的手,狠狠的拉住春根的手腕。春根虽说敢回嘴,却不敢真甩他老娘的面子,当下悻悻地向苏久赔礼:“少爷莫怪,小人也是担心您身边没个把人照顾。小人爹娘年纪也大了,小人想将他们带家去养老,就想着让小人女儿顶替爹娘的活儿。您看,小人这是冒犯了。”

  张伯张妈瞧着他恭敬的神色心里头也舒坦了不少,可惜被他这么一搅和,估摸着少爷该不悦了。唉,儿女都是债啊。

  “少爷,先去休息吧。”张伯示意张妈带走春根,便够搂着身子领着苏久回他的住处,“少爷的房间我们老两口隔三差五就会收拾一遍,内里的摆件都和你离开时一模一样。”

  “我们俩常在这边坐坐,也算是睹物思人吧。”

  张伯承认,他这么说有七分真心三分私欲。都是为了自家不成器的儿孙啊。他们如今快六十,还能活多久呢?儿子是个傻的,儿媳妇是个贪的,孙子愚孝,孙女儿又有些歪心思。虽然儿孙忠心,但品行一方面明显都拖了后腿,只盼着他们俩百年之后,少爷看在他们的面子上照顾着些。

  苏久其实压根没往这方面想,倒是听到张伯略带伤感的话,心里头堵得慌。

  “张伯,你们对我的好,我都知道,外祖父也明白,我对你们很放心。”

  误打误撞,这句话反而说到了张伯的心坎上,顿时便软了心肠,回头定要再对儿子儿媳耳提面命一番,如果还是不听,我,我便打断他们的腿!

  “少爷,来。”张伯颤巍巍推开门,苏久忍不住上前扶了一把,暗想着她或许真的要买进些年轻力壮好干活的下人了。

  虽然她生在现代,却也能适应现在的环境,现代不也有保姆吗?虽然古代的下人靠买,一般签的是死契。苏府不如楚王府那般大,但也不是仅仅两三个人就能忙活过来的。看院中边边角角的杂草以及走道上的灰渍,想来只有两个老人在确实没有精力去打理。

  不过也不能怪张伯张妈,原身和外祖父都在时,光府内就有七八个下人,分扫洒、浣洗、膳食等。庄子上也有十余人。

  可苏常去世后,苏久也没当上太医,倒不是考核不过关,只是年龄限制了。苏久只得在府上的药铺坐诊,遇到看不起病的可怜人又向来分文不取。

  有苏常在世还好,总不至于入不敷出,苏常过世,她只有坐吃山空的份。虽然庄子里每年也会有些盈余,可这些银子还需要存着以备不时之需。这么一来也不是办法,苏久便开始裁员,先是还了苏府内一些下人的卖身契,还给了一笔银子。然后视察了下庄子,实在离不开的人就留了下来。

  府上只剩张伯张妈,念在他们年事已高,苏久一般不会让他们干活,渐渐习惯自己动手。因而现在看到的苏府实在是老旧。

  这样的情况持续不了多久,毕竟因为苏久愿意随军,已经被破格封做了太医。而且就如同方才门外百姓议论的那样,圣旨的确快到了,虽然赐婚是她所不愿的,但升职加薪的确是一桩美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