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殿下今日超任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老天爷遗弃,恍惚的猜测

殿下今日超任性 腾和 2018 2019.07.10 17:45

  “我原本是一直不受控制跟在那人身后的。可到了悬崖,狂风四起,沙尘飞滚,我的双眼睁不开。”

  “待风停了之后,再去看时,蟒服男已经不见了踪影。我以为梦境就该这样结束了。可我想清醒时才发现一切又是徒劳。”

  “你知道吗?我甚至觉得我再也醒不来了。就那么漫无目的地往回走着。”

  慕珣沉吟,不着痕迹地往她身边靠了靠。看似微小的动作,实在是在给人支撑的力量,无形中化解了苏久即将漫上心头的恐惧。

  “他,那蟒服男,是不是又出现了?”

  “嗯。”苏久点头,轻声中还带着一点委屈。她自己倒没察觉,慕珣却一瞬就了然了。不管她梦到了什么,对于目前的生活来说,其实都象征着一种警示。苏久初来乍到,却一定要承担本就不属于自己的压力与责任,难怪要委屈。再加上有慕珣顺风顺水的日子来作比较,怎么想都觉得自个儿是被老天爷给遗弃的。

  “苏小久,你要记得,不管异世有多难熬,还有我在。你所梦的,这辈子都不会变成现实。”

  听到这话,苏久喉头发痒,不由哽咽。幸好有他。如果是她一个人来到一个陌生的王朝,只怕是要崩溃。前世是个孤儿,苦日子过得够多了,好不容易有房有车,马上就能享受大好人生。偏偏老天爷看不过眼,硬生生将它们收了回去。一切又要从头再来,她又不是铁人,她会累啊!

  “唔……”眼圈发红,她像个孩子一样哭了出来。慕珣也不劝阻,知道这小妮子这会儿是感动的。

  不到两分钟,苏久自个儿就缓过来了,她也不是那种遇事就会哭的个性,宣泄宣泄也就罢了。她伸出手抹了把眼泪,慢慢又开始讲述梦中的故事:

  “我刚走到一棵大树下,那树枝就像发了狂似的挥舞着,从树干上流出猩红的液体。蜿蜒滴落,在我脚下汇成一条小溪,向我身后流去。我察觉到了什么,但是不敢回头。背后凉意阵阵,除了树枝婆娑声,还有沙沙的泥石摩擦声,以及越来越近的压迫感。”

  “我知道背后有人,我拼了命地想跑,双腿却被破土而出的树根缠住,它们缠得厚实,直到我的腰处。”

  “明白逃不掉,我就闭了眼不去看。却有冰冰凉凉的东西掉在我的头上、鼻梁上,然后又顺着我的脸颊往下掉,我感觉那是一块一块的,还有黏糊糊的液体。”苏久的脸惨白了起来,却不负之前的脆弱,她继续说,“我忽然就想到外祖父之前割下的那块肉。”

  “我以为不睁眼能逃过这一劫。可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强掰开了我的眼皮。”

  “落在我脸上的居然是一块块腐肉!”苏久的脸浮现出隐隐作呕的表情。她学医数十载以来都没见过这般恶心的场面,偏偏还是发生在她自己的身上。就算是闻不到味,她都能想象出刺鼻的腐臭。

  慕珣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他从杀场归来也亲自上阵杀敌,从死尸堆里摸爬滚打出来,却不曾在乱葬岗里待过。哪怕是是刚死的士兵,鲜血的刺激也足够让人窒息,他此刻是真的不知道要如何宽慰苏久了。

  好在苏久苏久硬气了一回,没让人失望。常舒了一口气,假装打趣地看向慕珣,也是在稍稍缓解两人的压抑:“欸,别告诉你现在这副冷汗津津的模样是吓出来的。”

  噗——慕珣一口老血哽在喉头。分明是拔毒带来的虚汗好吧。不过也明白苏久的用意,便顺着她的话接道:“是啊,孤都快吓死了。所以,你就长话短说吧。”

  这样一来,苏久也用不着回忆更多恐怖的细节,对她的伤害倒是可以减轻不少。

  “好。”苏久点头,将故事缩减了一番,“说到我身上掉满了腐肉。那些肉块是从蟒服男身上落下下的,他倒挂在树枝上,裸露在外的肌肤都烂透了,现出森森白骨,以及黄脓水和数不清的白色蛆虫。”

  “他好像是在对我说话。前面的我听不清,只记住了后面两句。他说‘……不杀你,但你要为本宫报仇’。”苏久讲述到这,心里恍惚有一个猜想。能用“本宫”自称的人不多,除了后宫嫔妃,便只剩下,太子了。

  “殿下你说,蟒服男会不会是先太子?”

  不知不觉,苏久的手心里添了一层薄汗,虽有慕珣的缘故,但大部分来自她自身。结合梦中悬崖,以及象征皇族的四爪蟒服,不得不让人怀疑那是不是中毒坠崖而亡的先太子楚权。如果真是他,外祖父的赎罪又是怎么一回事?难道说,是外祖父毒害了太子?!

  “那只是梦。”慕珣心里头早有一番论断,暂时还不宜向苏久吐露,毕竟还是猜测,无凭无据当不得真,“再者,楚权坠崖时穿的只是一般富贵公子的罗段蓝衫袍。别多想,或许你只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呢?”

  苏久皱眉,她白日里倒是回忆起不少和外祖父在一起的小片段,或许真的说不准是想太多了。可她依旧有些不安,慕珣曾告诉她,外祖父是刘贵妃和楚介一派啊。

  苏久按了按眉心,抽出放在慕珣掌中的手慢慢起身。有些什么故事和别人多说说也就好了,虽然不能完全克服,但好歹比之前要好上数倍。

  先给慕珣拔了针上药,然后再休息。尽管不知道慕珣离开后还能不能睡得着,闭目养神也是好的。

  手上动作了起来,将三根黑透了的针包在了一张纸里收起来。以前她也是这么干的,针上的毒无法清洗掉,扔了害怕误伤到别人,不如留给自己作防身的武器。

  苏久满意的收回手,目前针灸拔毒的时间的确有些长,如果她会弹针就好了,那样速度会快上不少。可这还不是她现在能做到的,弹的不到位,伤到筋脉怎么办?没个七八年的功夫,一般大夫是不敢露这一手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