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殿下今日超任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苍白,见杨若

殿下今日超任性 腾和 2038 2019.07.01 12:26

  苏久不由失笑,问:“这位便是王府千金,兄长你的未婚妻?”

  “嗯。”楚秀点了点头,细看之下,还能发现他的双颊透了一层浅浅的红,“年底我二人便要成婚了。”

  苏久哑然,从楚秀的神情不难看出他对自己的未婚妻甚是喜爱。而王书玉倒不像个传统意义上的小家碧玉或是大家闺秀,她方才握匕擦刀的动作颇有些巾帼色彩。

  “届时,小弟必要讨上一杯喜酒。”

  “自然。”楚秀抛却了令人难以置信的颊边红晕,真切地看着苏久,坦然言,“说来也是有缘,杨侍郎的千金与书玉的关系如同你我一般。父皇赐婚正好,我俩也算是喜上加喜,亲上加亲。”

  对于这句话,苏久一时间有些尴尬,不知道该如何作答。事情不出意外,她怕是要辜负人家美娇娘了。

  “贤弟你猜猜,书玉今日来了,杨家千金可会陪同前来?”

  “啊?”

  还没等苏久反应,楚秀就命人将画舫划过去。湖上微波荡漾,清风徐徐。隔开其他人的画舫开辟了一条水道,两艘游船,一鱼一鹏的雕刻花纹熠熠生辉,渐行渐近。

  苏久心里如鼓擂一般坐立难安,这还是头一次扮作男子去见她名义上的未婚妻。

  没有喜悦,更多的是紧张,慌的是那小姑娘对她的态度。封建皇朝的女子对待未婚夫多的是羞怯,家风教导女子应当从一而终、以夫为天。

  苏久自知她现在的扮相不差,可以说惹得小姑娘脸红心跳完全没有问题。可她担心的就是这个,杨若到时如果非君不嫁,她又该如何?她拒婚,坏的是杨若的名声;真要挨到以后,恐伤了小姑娘的一片真情。

  难道,她只有渣了?逼得杨若自个儿拒婚?

  苏久一脸的生无可恋。

  “贤弟,你可是病了?怎的脸色一瞬间变得如此苍白?”楚秀盯着苏久觉得她有些不对劲。想他初次与未婚妻见面,青涩害羞,苏久不说脸红,就连面上的血色都快消失殆尽,这怎么像是,吓的?

  “贤弟,你若不适,不如我先送你回去休息。”

  楚秀刚想吩咐掉头,苏久便打断了:“兄长我无碍。只是昨夜染了些风寒,早上看来无事,不想现在发作。”

  看楚秀拳拳关切,她又道:“已服过药了,兄长莫担心,小弟坐会儿便好。”

  楚秀轻叹,细想,苏久身形本就单薄瘦弱,去了军营历练反倒没有强身健体,回来后看上去好像更加无精打采了些。再加上医者不自医,生病了自己判断的也难免出错,他这弟弟还真是命途多舛。

  听书玉说,杨家千金是个贴心的可人儿,夫妻结成之后,多了个知冷知热的妻子,苏久的身体也应能养得好些。只是还有两年的功夫啊……

  苏久是不知晓楚秀的一番心理活动,要知道她现在害怕的就是杨若,怎么楚秀还有想要撮合的想法?再者,她这不是体弱她的身材在女子中完美健康,只是相对于男子就略瘦小。楚秀真的是想多了。不过,也不能告诉他真相,没办法,东楚王朝的人只能继续蒙在鼓里了。

  说时迟那时快,侍从们刚在两艘画舫之间架上甲板,便听到女子轻唤的声音。

  “若儿你瞧,苏小神医来了。”

  鱼翔画舫上的帘幕被拉开,迎面走来两位聘聘婷婷的少女,一高一矮,轻纱掩面。高些的自然是楚秀的未婚妻王书玉,而另一位她口中的“若儿”了。

  苏久不知道是怎么进仓内坐下的,她只知排好了坐次:楚秀身边紧邻王书玉,而她则挨着杨若。

  小姑娘十三岁,个头不过刚到她的下巴,梳着花苞髻,刘海齐眉薄纱未卸,眼带柔光,下意识的不敢多看。绯色的对襟襦裙,衣摆飘飘轻纱掩映,显得娇俏可人玲珑可爱。这一位活脱脱的是邻家小妹妹的形象!

  苏久只觉得她要完了。

  “快到中午了,先上菜吧。”楚秀似是在问座中人,眼睛却凝着王书玉,见后者点了点头才朗声道,“去吧,再来一壶西域葡萄酒。”

  “谢王爷。”

  “不谢,知道你爱喝。”

  楚秀轻笑,他们两人相对而望,看得苏久牙酸的厉害。只见楚秀抬手将覆在王书玉面上的薄纱取下,又成了一副盛世美人图。

  王书玉,不负其名。眉梢间自带诗书画意,侧目时又平添了些巾帼不让须眉的气概。这样的女子,不怪乎楚秀心悦之。

  在那两人含情脉脉对望之时,苏久身边的小萝莉眨着湿漉漉的大眼睛,甜甜的问,“久哥哥,你能帮我取下面纱吗?”

  “咳。”苏久被杨若的话吓到呛着,而对面的慕珣也是一脸揶揄的笑。

  “杨小姐,请恕苏久不能。”

  “为什么?我们不是未婚夫妻吗?”杨若紧紧看着她,“久哥哥,若儿和你不是第一次见面的……”

  小姑娘泫然欲泣,好像苏久不说个所以然来,她就要哭了。苏久也是焦灼,原主是什么时候惹来这么一个大桃花的?她求助似的看向楚秀,后者冲她摇了摇头,拉着王书玉离开,跟着来摆盘的侍从也紧随其后。

  “久哥哥……”

  “等等。”苏久扶额,“杨小姐,我们是什么时候见过的?”

  杨若没想到她会问这个,眨巴了两下眼睛极力将眼泪收了回去:“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

  苏久:#震惊#没想到,没想到,原主你良善的外表下掩藏了一颗罪恶的心!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我出生了……”

  泪奔T﹏T小姑娘你行行好,一口气说完成不?

  “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我满月的时候,你还抱我了。”

  “额,杨伯父告诉你的?”

  “是哒。爹爹说你那时生怕我摔着,抱得可紧了!”

  苏久嘴角抽了抽。小祖宗,你满月时,我也才四岁,不抱紧了抱得住吗?

  “久哥哥,夫子从小告诉我,男女授受不亲。我们,都抱过来。所以,若儿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魂。”

  “呵呵,你的夫子真是个妙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