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殿下今日超任性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醋了,回朝解毒

殿下今日超任性 腾和 2009 2019.07.23 20:12

  苏久颇有些自大地默默点头,这倒是没错啊!只是和你生气有什么关系?

  “就好比楚秀、陆明远之流,虽然一个已有未婚妻,一个已经成婚,但耐不住其他少女的遐思啊。”

  乍一听,这话在理,可怎么都觉得有些古怪。苏久迷茫了两眼方恍然大悟,慕珣用不着明里暗里提醒她,他们那些男子都是有夫之妇吧?!

  真真是让他操心了……

  苏久没奈何,自觉的想要把这个话题绕过去。

  “嘿嘿,殿下,不如让苏久来为你把把脉吧。”苏久作势要诊脉的模样,“正好明儿个禺川大人回来,我就先来看看您体内的毒如何了。”

  苏久说的是一本正经,幸而听者也愿意随了她的意,缓缓地伸出手腕来,目光定定地望着苏久。

  “诺,你来。”

  那一只手腕虚搭在桌上,显得无力又秀美,勾得苏久羡慕不已,慕珣真真是全身上上下下哪哪都好。

  苏久将手指按上,细细感受了一番,娓娓道来:“殿下脉搏沉稳有力,看来这段时日的调养颇有成效,想来明日的解毒之事必定是事半功倍。”

  “唔,如此甚好,都是小神医你的功劳。”

  “不不不。”苏久谦逊地摆摆手,“殿下说笑了,苏久哪敢居功?分明是禺川大人留下的药帮了大忙。”

  “呵,你倒是挺会为别人着想。”

  “嘿嘿。”苏久干笑了两声,心知慕珣突然心情不好那她自然不能往枪口上冲。

  须臾,外头传来侍卫的呼喊。

  “瞧,苏小神医你到了。”慕珣懒懒的提醒了一句,却自顾自地闭上了双眼。

  苏久道了声谢,正准备下马车,慕珣却有幽幽问道:“明日禺川先生为孤解毒,你可要在场?”

  明明是询问的语调,可苏久生生地从慕珣半仰的坐姿中察觉到了一抹强势与不容拒绝。不过苏久也没想着要拒绝,毕竟禺川大人医术高超,若是能“偷师”一二也是极好的,就看她有没有这样的天赋啦。

  应下了这桩美事,苏久甜甜的睡了一觉,第二天一早荣光焕发地前往楚王府。

  禺川大人在采到圣雪莲之后几乎是快马加鞭地赶了回来。回到楚王府,也顾不上休息,直言要此刻就为王爷解毒。慕珣本想制止,可禺川大人偏生“若是楚王殿下的毒一日不解,他便一日睡不好觉”,慕珣随即无奈地应了他的要求,顺便派人去请了苏久。

  禺川大人离京多日,却也知楚王对苏小神医极为看中,再加上他本人也是个惜才之人,遂不藏着噎着,请了苏久一同去为楚王解毒。

  苏久突然有些尴尬了,她本来以为禺川大人会不悦,她还想好了一套说辞,如今看来倒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再一想想自己的目的不纯心思不正,真真是羞愧难当,不如拜了禺川大人为师,好好的随侍左右,也不算负了禺川大人的心胸。

  禺川大人也生了收徒的心思,只是多年来不曾看中过一人,因而他如今仍旧孤身一人。苏久是个天赋极佳的好苗子,他确实不愿拒绝,只是想到苏久和楚王殿下的关系,他又犹豫了。

  禺川大人偷偷观察着慕珣的眼神,只见他并无不悦,反而是颇为赞同,当下常舒了一口气,饮了苏久亲自斟的拜师茶。

  合和乐乐地了了这桩心愿,禺川大人更是浑身的动力。

  屏退了一众侍从,房里只留了苏久,慕珣,禺川大人三人。

  禺川大人示意慕珣坐在榻上,给他解开了缠在伤处的绷带,露出黑紫色的肿胀伤口。

  “殿下,容老夫先来号号脉。”

  其实本不用多此一举,禺川大人早已练出观人气色得其体状的本领,只是为了安心才提出这个要求。

  “殿下脉搏平顺调养极好,这万事俱佳就只欠东风了。”说着,禺川大人从药箱里取出一瓶药粉。

  圣雪莲不易保存,因而禺川大人在采到它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她研磨成粉装在瓷瓶中,既可外敷又可内服。

  “殿下,待老夫将这药粉撒在伤口上,再为殿下银针过脉刺穴。”禺川大人特意看了苏久一眼,“圣雪莲极为难得,五十年方才成熟,不过它所成之药粉倒是极多,为师待会便送你一瓶。”

  “啊?”苏久满脸难以置信,她甚至连拜师礼都没有准备,禺川师父便送来了这么一个大礼,苏久顿时又是羞愧,“师父,这太贵重了,徒儿不能要。”

  “哈哈,这有什么?为师的东西自然尽数都是要留给徒弟的。”

  听了这么一番话,苏久心中万分感动,她何德何能遇上这么多一心一意待她好的人……

  “徒儿,你看好了这些解毒的手法。”禺川大人让出了一个位置,是极好的视角,足以让苏久看的真真切切。

  苏久知道师父是咬露出真功夫了,索性也不再感叹,认真的学着,待日后寻到了上好的宝贝铁定要第一个给师父送来。

  如果慕珣听到了这些话,一定又得醋了,凭什么他这个金大腿半点讨不到好?

  心思各异之下,禺川大人开始了紧锣密鼓的解毒之术。

  “殿下,待会会有些疼,您,您若忍不住,就,就叫出来。”禺川大人说这话时也是有些尴尬的,毕竟还是头一次劝大男人叫唤。可谁让这刺穴万分疼痛呢?还不能用麻沸散怕冲了药性,他这不也是为殿下着想?

  “孤……”慕珣正想要辩驳两句,却不曾伤口上、穴位上传来了万蚂噬心的痛感,当即便冒出了冷汗。可为了男人的尊严,特别是当着苏久这个小妮子的面,他生生是忍下了,还嘴硬说道,“孤这么硬气,岂会怕这些个区区疼痛?!”

  “呃……”苏久见慕珣额角鼻尖满是汗珠,有心想帮忙,,遂从随身香袋里掏出了一盒子五颜六色的药丸。

  “师父瞧瞧,这些可能给殿下服用?”

  “为师看看。”禺川大人伸手拿出了一粒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