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殿下今日超任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你还小,参与夺嫡之争

殿下今日超任性 腾和 2028 2019.07.04 15:54

  “皇叔,侄儿说句不中听的话,您的身份注定了不能随心所欲。皇室中人最在意颜面。”

  “孤知道。”慕珣轻叹,“可孤偏偏陷了……”

  楚秀一时无言,没想到堂堂战神会因情所困。他不由回问自己,倘若王书玉是个男子呢?只怕他也会不顾世俗崇心所向,“情”这一字谁能说得清?

  而苏久只在一旁侧耳听着,不发表任何观点,就好像事不关己一般。但实则,对于慕珣的维护挑揽恶名,她心中充满了感激。

  眼波流转,抬头望向两人:“兄长莫要操心,小弟会解决会解决好这件事。”

  “而殿下,殿下的情谊太厚,苏久……”

  “别急着回答。”慕珣出言打断,“你还小,未来如何谁又说得准呢?”

  苏久一愣,只觉得他的语调缥缈似幻别有深意。

  楚秀此时也没再阻止,设身处地一想,其实皇叔也是可怜人,爱而不得亲所不容。

  不得不说楚秀的脑洞不是一般的大,从三言两语里就能理会这么多的意思,身为皇室子弟还真浪费了他天马行空的才华。他心里竟暗搓搓地想要给慕珣打掩护,说什么不能辜负了皇叔对他的信任。

  船舱内的气氛渐渐缓和下来,三人皆是仪表堂堂,相处得颇为融洽,更给帝都下至平民百姓一类,上至嫔妃皇子一行传递了一则消息:苏久与皇室交好!暗中想要做手脚的人不得沉静下来。

  还有混迹官场多年的老一辈嗅到不同的味道:楚王向来对皇子们一视同仁不与谁刻意交谈,唯独对先太子楚权赞赏有加。却没想到楚王竟会与楚秀同游,莫非楚王属意楚秀荣登大宝?

  六王府中,楚翊一脸阴沉,谋士们立在一旁不敢出一言。

  “皇叔究竟是个什么意思?是要扶楚秀上位吗?”

  大军师擦了擦额角的冷汗,斟酌了一番才开口:“这,楚王殿下应是为了苏小神医方去的醉心湖。帝都人尽皆知,苏小神医亦是同样在为楚王至伤。”

  “呵,为了他?”楚翊冷笑,眉清目秀的脸庞添了权欲的色彩,“一个小小太医即便有功,也没那么大的面子劳皇叔出动。”

  “看来,我们的计划要提前了……”

  一众谋士唯唯应“是”,计划实施起来风险本就极大,现今还要提前,他们心里当真没底。偷瞄自家的主公,暗道:主公其实无需担心,哪怕楚王当真支持四王爷,凭皇后嫡次子的身份在争储之中也是觉得的有利地位。更别提原本支持先太子的大员此刻转投主公门下,不管如何看都是完全占优势。

  可这样的话他们也不敢说出口。六王爷楚翊人前清风霁月,背地里残忍暴躁,当初投奔楚翊只了解他面上的为人,相处久了本性皆知。再退是不可能了,他们知道的太多,家人的性命也难保全。

  午后,苏久等打道回府。苏府与楚王府在同一方向上,慕珣就先送苏久回府。

  马车平稳,走的是寂静的小道,只有卖货郎从此处拉车经过。

  “殿下,楚秀这人如何?”

  “可信。”慕珣白子落下,又粘起一粒黑子,谁让苏久不会下棋,只能自己与自己对弈呢。

  “我来此两年,见过曾经的苏久与楚秀攀谈,也悉知他们相识的过往。皇室中人,你唯可信楚秀和我。”

  “当然,你首先要信的,该是我。”

  慕珣毫不自大,唇间带着浅浅的笑意,眉目都柔和了不少。

  苏久挑眉,她亦是如此想的。

  “那殿下可否告诉我,原身和楚秀是如何相识的?”

  苏久翻遍了脑海,模糊记得好像是年幼时楚秀救了她。

  “苏久的外祖父是太医院院正,幼年时便跟着苏常在太医院学习药理。”

  慕珣一边执棋一边说话,一心二用,“时有不少药童考入院所。在苏常面前,药童对待小苏久十分照顾,出于小孩子的嫉妒心,没人时就互不理睬,这都是轻的。”

  “在苏久得了大多数太医的夸奖时,这些嫉妒愈演愈烈。苏常自然不能时刻守着小苏久,那些无知无畏的药童将小苏久推进了西北角的水井。”

  一字一句听得人心惊,那时的原身也才七八岁大吧:“后来,是楚秀路过救起了原身?”

  “嗯。”慕珣点头,“也是她命不该绝。恰好刘贵妃的猫儿不知所踪,楚秀来寻时在偏僻的西北角听到小苏久的叫喊。”

  “那后来呢?只是救了原身而已,最终怎么会把她当兄弟对待?”

  “这就是刘贵妃和苏常的功劳了。”

  苏久不解。

  “因着楚秀援手,苏常必要亲自道谢。彼时刘贵妃可不如现在受宠,那时也只是一个妃位,碍着她是太后的侄女且生了两个孩子才占了一宫主位。恰刘贵妃怀了三胎,她一时找不到合心的太医,没想到楚秀立了如此大功。”慕珣徐徐道来,“虽说为皇室生子乃大事一桩,可按她的位份终究轮不到院正出手。”

  “苏常亲自开口为刘贵妃安胎,可她也明白人情一还就没了。为了让太医院多个有能力的熟人,刘贵妃告诉楚秀让他和小苏久多多亲近。”

  “楚秀是带着目的才接近原身?”苏久了然,情理之中啊。

  “一开始是这样没错。”慕珣停了手,开始认真地为她解答,“楚秀自幼长在太后膝下,品性教导方面由太后全全负责。说到底,他虽孝顺刘贵妃,却不会愚孝,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他心里有数。”

  “苏常医德高尚,楚秀与小苏久交好更多的是发自内心。皇室中哪有许多真情呢?楚秀兄友弟恭半假半真,而小苏久于他是相扶相持的伙伴。”

  慕珣话落,苏久心中感慨万千:一是为这种友情打动,二是因原身早逝而叹惋,三则是——

  “殿下,这么说来,外祖父可能参与了夺嫡之争,并且是刘贵妃一派?”

  “不,不全是。”慕珣略一沉吟,道,“确切而言,苏常是刘贵妃和她小儿子楚介一派。”

  “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