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殿下今日超任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私心,狂蜂浪蝶

殿下今日超任性 腾和 2034 2019.06.28 16:16

  慕珣并不想和苏久交流,特别是她如今还顶着一个杨家千金未婚夫的身份。明知道她是个女儿身,拆穿了将被治个欺君之罪,可他现如今想揪着她的喉结不放,迫她穿回女装。

  眼角余光扫到苏久那细白的脖颈上上下滑动的喉结便一阵抑郁。话说她用墨砚换来了这玩意儿,让她看起来还真像个男人。特么的,屁的男人!

  慕珣抿着唇,觉得心里头火烧火燎跟病了一样。小妮子还在吃吃喝喝,丝毫不来关心他这个病人。修长的手指指尖掩在袖中轻轻摩挲着,不知想到了什么,忽地傻笑了一声。

  “咳咳。”慕珣慌忙抬手掩饰,方才孤真是太不镇定了。平静如常地一扫,嗯,没人注意。侧头,猛的对上了苏久略带“关心”的眼神,一愣。

  苏久:殿下您确定我这不是看智障的眼神?

  慕珣:哼!

  “殿下,您没事吧?”苏久默默上前,递给他一杯茶。

  慕珣很是云淡风轻地接过,睨了她一眼:“哦,谢了。”

  喝了一口,傲娇地又将茶杯放回到苏久手中,起身抚了抚衣袖,低声,“跟着。”

  苏久无语。

  两人以慕珣身体不适为由先行离席,此刻正走在出宫的小道上。身边跟了两个掌灯的太监,一路无话。

  苏久上了马车和慕珣一道前往他的王府。车外看似简单,车内却别有洞天,透着一股精致轻奢的腐败气息。这家伙的做派还是一点没变,到哪里都不会忘了享受啊。

  “坐。”

  慕珣言简意赅地嘱咐道,苏久自然不会客气,但她怎么觉得他的语气里有一点点不善呢?内心踹踹不安,苏久到底没敢放肆,只坐了个边边角的位置。接着,便是死一般的寂静,车轱辘滚动的声音清晰可闻。

  沉默是金,苏久觉得他的钱够多了。

  “殿下,苏久有一个小问题。”

  “说。”慕珣随手从车内的书架上取下一本书,慢悠悠地翻开。

  苏久不由心塞塞:你都不想听,还让我说?

  “殿下,苏久暂时不想成婚。”

  “嗯,不是还有两年嘛。”

  靠!那时候我就要逃婚了!

  苏久一脸郁郁的看着慕珣,许是她的目光过于强烈,慕珣终于将关注点移到她的脸上。

  “殿下,杨家千金是个女人。”苏久对了对手指,“我怕是个断袖。”

  “禁言。”慕珣眉目微皱,严肃认真,实则内心有点小雀跃。当然,这绝对是不能让苏久发现的。

  “此话有碍伦常,不可再提。孤心中有数。”

  “那您怎么还让我去谢恩?”

  “这个嘛~”慕珣将书本放在一边,伸展了下腰肢,轻靠在车壁上,满是惬意地开口,“其一,陛下赐婚,接旨为上。其二……”

  慕珣冲她勾了勾手指,“你躲得了这次,还躲得了下一次吗?”

  “姑娘先定下来,然后再徐徐图之。婚期还有两年,变数大着呢?”

  “孤说的可有理?”

  苏久点头。

  “何况,你若当众拒婚,让那小姑娘的面子往哪儿放?平白得罪了杨侍郎,得不偿失。你是男儿,当以大局为重。”慕珣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眼神温和得如同邻家大哥哥。

  狗屁!只有慕珣自个儿才知道他说出这番话来有多么的牙酸。他当时的确是想让她拒婚,但念头一转,她多了个未婚妻貌似能挡住不少的狂蜂浪蝶。如此,甚好甚好。说白了,就是自己的私心作祟。小妮子,你可真是让我头疼。

  苏久注视着肩上的那只骨节分明的手,微微一愣。大boss拍她肩膀了?话说,她真的要在成为韦小宝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了吗?

  好半晌,苏久才弱弱地问了一句:

  “殿下,您现在是不是把我当兄弟?”

  “……是。”

  天知道他回答的有多艰难,恨不得收紧了手指就地掐死这个小妮子。他对她亲昵就是拿她当兄弟?脑回路是怎么长的?

  苏久不知道他的内心独白,但看boss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她感觉有点冷。

  “那个,殿下,咱们不说这个话题了,来聊点别的,可行?”

  “好,随你尽兴。”

  怎么还有一股咬牙切齿的味道?额,难道她猜错了,慕珣压根没把她当兄弟?

  不可能!前世还有三年的交情在,如今不更该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吗?吓!难道他想当我老子?

  苏久完全将“大boss和小娇妻”给忽略了,在她看来,像慕珣那么man的男人性取向一定没问题。她在脑海里天马行空乱想一下还成,可千万别当着慕珣的面表现出来。要他断袖,见鬼了还差不多。

  苏久经此一分析,好像豁然开朗了起来。要是有慕珣这样一个干爸爸在,她应该能混得更加如鱼得水。

  当下,苏久谄媚着绕道慕珣身边,抬起柔若无骨堪比第二条命的莹白玉手在他肩头轻柔慢按。

  “殿下,这力道可合适?”

  慕珣初时一惊,之后就慢慢地便放松了身体。虽不知小妮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至少此刻他还是挺享受她的服务的。

  “你现在是在讨好我吗?”

  “瞧您说的。”苏久放缓了力道,却愈发舒适,“殿下,我哪天不是在讨好您哪?”

  慕珣冷哼,嘴角却轻轻勾起。合上了双眸,车内夜明珠的光辉撒在了他的身上,睫毛投映了两道淡淡的阴影。俊郎的面容放松了下来,冷硬的眉峰也透着奇异的令人安心的颜色。

  苏久的小心脏微不可查的漏跳了一拍。

  “苏小久,我方才生气了。”

  “嗯?”其实苏久想说她知道,不就是对兄弟关系不满意吗?

  “现在,我稍微消气了一点。再多是不可能了,你看着办吧!”

  慕珣很是傲娇地睁眼瞪了她一下又慢慢闭上。苏久暗笑,大boss换了个身体怎么变得和小孩子一样?

  她正了正神色,手上的动作不停,可“爸爸”两个字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一直在暗中看着他们打情骂俏的小白熊不由扶额:你要是敢说,你就完了。

  唉,世道不易,主人这么蠢怎么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