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殿下今日超任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亲人之间,蠢蠢哒四王爷

殿下今日超任性 腾和 2034 2019.07.03 12:12

  在刚刚慕珣“吐露心意”之后,苏久便一下子想通了他的目的。营造一个苏久断袖的假象,另外一人更是一字并肩王,是小姑娘乃至杨府都完全得罪不起的庞然大物。让杨若知难而退,莫再纠缠。

  先姑且不提楚王“龙阳之癖”的丑闻会不会被透露出去,光是杨若,她能否接受?

  “久哥哥。”杨若捏住她的衣袖甩了甩,懵懵懂懂的问:“你和楚王殿下是兄弟情,和四王爷是兄弟,你们的辈分是不是乱了呀?”

  众人扶额,没想到杨若的关注点竟是在这儿。

  “呵,杨小姐,你很天真。”慕珣夹起一片里脊,轻笑。这话说的倒是没别的意思,他还犯不着和一个一心为了“久哥哥”好的小女孩置气。

  “多谢殿下夸奖。”杨若看似单纯,其实话里的含义她明白的一清二楚,懂装不懂只是觉得,她这样做,九哥哥就不会被楚王抢走了。小姑娘说完话之后其实很害怕,担心楚王下令将她拖出去斩了,此刻缩在苏久背后的小身板忍不住发抖。

  慕珣不在意杨若的表现,慢慢和楚秀有一搭没一搭的交流。

  苏久也落座,心里头一团乱麻。不管杨若是真懂还是假懂,她此时都不愿再纠结小姑娘的心意了。再怎么说杨若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小女孩,在现代还是上初中的年纪。哪个少女不怀春?哪怕是早熟的古代女子,心中也是充满了幻想。

  两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她姑且这么和她处着,再以修习医术整理古籍为借口,淡着淡着关系就冷了。她再挣一份功绩,求来楚帝恩赏,以兄妹之谊解除婚约,为杨若寻一门好夫婿。苏府、杨府的面上过得去,十五岁的杨若也早忘了她,应当就不会因情所困伤心欲绝了。

  苏久盘算着,将计划又反反复复斟酌了一遍,她突然觉得这些个套路和负心汉相比有什么区别?

  同样的不在意女方的思想,同样打着为她好的旗帜,却是伤她的心。

  她不由得苦笑,早知如此,就该强势地在楚帝赐婚初下时便拒了。虽然以后的路会更难走,也好过如今的里外不是人。

  用过膳后,楚秀本提议去京郊赏花,但看苏久和杨若一副兴致缺缺的模样就否决了这个计划。

  楚秀按了按眉心:许是今日出门没看黄历,天时地利人和偏偏缺了关键。

  王书玉自幼与楚秀相识,此刻看他的表情就知他的心事,瞧他如今皱眉,本因楚秀招蜂引蝶满肚子的醋顷刻间便消了。

  眼珠一转,楚秀携苏久来此必是有事相商,楚王可听,却只怕不乐意女子在侧。不若早些回府。

  面对杨若红肿的眼皮,她心里总有些不踏实,出于姐妹情谊,也该与她先行,细细询问再慢慢开解。王书玉征了杨若的同意,起身带上了纱幕,预备由楚秀的画舫送她们上岸。

  楚秀点了点头,慕珣没有不悦,苏久自然是请君自便。

  杨若覆纱站着,深深咬唇几欲见血,都没能得到苏久的一句路上小心,看上去没心没肺的做派让人既恨又怨。再看她的王姐姐与君话别双目含情,心尖儿仿佛碎成了一瓣又一瓣。

  她们走后,楚秀看着苏久一脸欲言又止,更是恨铁不成钢。但毕竟是自个儿年幼时就护着的弟弟,那是打不舍骂不舍。回头又看了看慕珣,忍不住叹息,皇叔虽然只比他大两岁,却是他极力推崇的对象。如今,两人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皇叔,您和贤弟是认真的?”

  楚秀盯着面前的两人,温润的男子生生变得焦灼。

  “自然不是,玩笑话罢了。”苏久代替慕珣回话,一直低垂着头,不难发现她此时浑身的低气压。

  “玩笑话……”楚秀喃喃,在大庭广众之下开这种玩笑还无人反驳,更何况当事人的未婚妻也在场,他们是要做什么?

  身为皇子,楚秀的心眼比旁人多了百倍,早该想到了。

  “贤弟,你不愿娶杨家千金?”

  “……”

  楚秀还要继续再问,就被慕珣打断:“明禾,孤信你,就将事情全盘脱出了。”

  楚秀一震,苏久也迷惑,脱出什么?

  “孤心悦苏久。”

  如重磅炸弹袭击过后的一片死寂。

  苏久当然是把这当做哄骗楚秀的借口,为了表达自己的“震惊”才一脸怔愣。而楚秀是千真万确被吓到了,明明那么有男子气概的皇叔骨子里是个断袖!

  “贤弟,你,你……”

  是不是也心悦皇叔这些怎么都难以启齿,倒是慕珣忙接了来。

  “不,只是孤的一厢情愿。”

  “咳咳。”楚秀差点儿被自个儿的口水呛死,感情咱皇叔还是单相思。他偷偷瞄着苏久,一般的男儿听着另一个男子对他的表白,早该羞愤欲绝,可他贤弟依然镇定自若,只是周身的低气压久久未散。

  “侄儿啊,你再好好想想,孤若喜欢一人,会满心欢喜她去娶妻生子吗?”

  天!难道说苏久对待杨若的冷淡都是被逼无奈?他一心敬重的皇叔还是个以权谋私的小人?真是细思极恐。

  慕珣略带同情的看了眼被他带到沟里去的楚秀,只能说,他还是太年轻。其实,楚秀对于慕珣一战成名之后都是盲目崇拜,再加上那句“孤信你”,更是一根筋走到底,但还是想要挣扎一下,没准还有得救呢?

  呵呵,孩纸,你真的是想多了。

  “那皇叔为何不在昨日的宫宴上请父皇收回旨意?”

  话一出口,楚秀就觉得自己蠢蠢哒。楚帝是他的亲生父亲,但同样他也是君,君臣有别。别看他父皇和善宽厚,治起人来可一点也不手软。皇帝的赐婚便是皇帝威严的体现,在苏久这个角度上,当场拒婚,落了杨府的面子更打了父皇的脸。行差一步,全军覆没。前后虎视眈眈,进退维谷。如果是他,他也不拒,只是可怜了杨若。

  楚秀神色晦暗不明,其实他,虽然不歧视断袖,但还是不愿意这些发生在亲人之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