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殿下今日超任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逗弄,劳你费心

殿下今日超任性 腾和 2016 2019.06.20 14:14

  “孤不告诉你。”

  慕珣压低的声音带着些许温和的喑哑,仿佛是在她耳畔吹气,痒痒的,差点酥麻了她半个身子。

  甫一见她一副想躲的模样,他又禁不住大笑起来。爽朗畅快,好些年都不曾这样笑过了。

  苏久面上微窘,一双眼眸里也含了些嗔怒:“殿下,哪怕我如今是个男儿身,可骨子里却是个正正经经的女子。你……你得离我远点儿。”

  这在前世可是从来都没有的亲密动作。他的呼吸温温热热的,肌肤也若有若无碰上了她的耳垂,贴的近了甚至还能听见他沉稳有力的心跳,苏久心里颇有些不自在。

  “额,前世三年你都是我的女医师,这乍一变了性,我的心态也有些崩哪。”

  变性?苏久嘴角抽了抽。

  “为了帮你适应这个身份,我必须和你多接触些。像这样的耳语,你该开始习惯了。”

  慕珣说完,自觉这个借口颇好,淡定地看着苏久。

  “呵……您说得对。”

  苏久郁卒,哪曾想到他会这样来反驳。况且,两个大男人挨在一处,他就不觉得别扭吗?哪怕要嘱咐小厮办事,也用不着凑得这般近吧?

  她这副身板端的是翩翩少年郎,而慕珣却是玉树临风的成年男子,瞧着还真有些不可告人的意味。

  慌啦噜!被误会那还了得?

  “殿下,其实我自个儿也能适应,咱们还是保持些距离吧。”

  慕珣何等聪明,从她这三言两语里便已想得通透:“明面上自然不会如此。”

  那私下呢?

  您倒是把话说全啊!慕珣却偏不遂了她的愿,稍一拂袖,摊开了张宣纸便准备题字。

  “研磨。”

  这转移话题的速度也太快了。

  苏久无奈,只得抓起一旁的墨锭轻斟慢酌,甫一沉入砚中,便盈了满室异香,闻者神清气爽,一丝困顿也无。

  好墨!

  脑海里却有个煞风景的小白熊,一个劲儿地撒泼打滚。

  我寻你时你不出现,现在还想要这宝贝?

  “主人~”小白熊不得不撒起娇来,哪有刚才的泼皮猴儿样,“刚才系统抽风了,您不要怪我啦。”

  某系统:我招谁惹谁了?

  “如果主人能将墨砚拿到手,我可以开启学习配置哦。”小白熊憨态可掬,萌萌的大眼儿使劲地眨,一副无害的模样,“到时候主人您就可以学习中医术啦!”

  开不开心?开不开心?快夸夸我!

  苏久嘴角抽了抽。

  “殿下,苏久想……”

  “不给。”

  苏久泪目。我话都还没说出口,您咋这么能猜呢?

  “殿下~”

  苏久想,要不撒娇卖萌?

  小白熊:主人加油!#星星眼星星眼#

  “殿下~~”

  慕珣指尖一颤,洁白的宣纸上映了个黄豆大小的墨滴,耳尖也悄悄地红了。靠!这该死的小妮子!

  他放下笔,斜睨着她:

  “男苏久,你给孤好好说话!”

  苏久囧。大boss,你伤我自尊了知道不?

  “殿下,我一个弱男子,风雨飘零孤苦无依,要是没有一个靠山,只怕会被碾得连泥巴都不如。还谈什么废柴逆袭呀?”

  “所以,殿下您能否割爱?”

  她只好换了语气,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背地里观察着慕珣。见后者眉眼淡淡悠然地靠住椅背,细想来也没有不悦,便一鼓作气,“我定会好生护着墨砚,绝不让它磕着损着!”

  “你护着?哼,想要这方墨砚的人可不少,若孤偏给了你,小心惹来杀身之祸。”

  吓!没这般严重吧?墨砚不是楚王身份的象征,谁敢在太岁爷头上动土?

  “孤这墨砚乃青台山太虚观观主所赠。砚出来的墨滴加以蟾蜍血,可制上古奇毒,世间只此一块。有了它,就多了一条保命的手段。你猜,他们可会为了这方墨砚追杀你?”

  苏久心尖颤了颤。

  慕珣又道:“你无权无势,又是个战五渣,可能保得住这条小命?”

  苏久心里发苦,想和小白熊打个商量。那小混蛋却拿屁股对着她,身后还竖了个牌子,写着:

  配置要求,不得不从。

  你狠!

  “那殿下,咱打个商量好不?”苏久只好硬着头皮去磋磨慕珣,“你看啊,您是我金大腿,可对?”

  慕珣点了点头。

  “我拿了墨砚这事儿,只要您不说我不说,就绝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所以……”您割爱吧。

  慕珣紧凝着她,慢条斯理地伸出手从她指尖接过墨锭,拿出帕子仔细擦干净了上头的墨迹,当着苏久的面随手一扔。

  那手卷儿忽地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了。

  小白熊尖叫了起来,声音急促又锋锐,震得苏久脑仁疼。然后,它又眼泪汪汪地捧着心口,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直喊着楚王败家。你不要给我,给我呀……

  “你方才可还说要拿孤的物件去狐假虎威。若无人知晓,你还如何借孤的势儿?”慕珣把玩着墨锭,凤眸直勾勾地望向她,流转着深邃的光,“你一早就想要它,我说的可对?”

  苏久隐约觉得自己掉进了个坑,仔细琢磨她从头到尾说的话,也没什么错处,怎么就讨不到好呢?

  “苏小久,你要它到底是为了什么?”

  苏久大脑飞速旋转着,还真让她找到个漏。

  “殿下您深知我文不成武不就,现在又是个半吊子的太医身份,若没一两条保命的手段,恐怕就像这手绢一样了。是以,才打了您墨砚的主意。”

  “唔,是有点道理,既然如此……”

  慕珣身子微微前倾,弯了弯唇角,抬手将那方墨锭塞进她的腰封之中,“往后,我的安全也劳你多多费心了。”

  苏久忙不迭地点头,拽紧了腰间的墨锭,顺手又将桌上的砚台拿来。生怕他反悔似的,急道:“殿下今日便要班师回朝,容苏久回去收拾下行装。”

  也不等他回答,作了个揖便脚底抹油般溜了。

  这苏小久,用过就丢?!

  慕珣微微诧异,却又一笑置之,难得碰上合心意的可人儿,他还是很大方的。

  只是,少不得要逗弄她一番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