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殿下今日超任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苏小久,别打我墨砚的主意

殿下今日超任性 腾和 2014 2019.06.19 11:07

  “小神医好口才呀。”这话淡淡的,像是在褒奖。

  得,用不着多想,这一定是反话。苏久连忙跪下等待发落。

  楚王见此冷哼一声,若非深知她的性别,必要将她撵了出去。他慢条斯理地将绷带绑在了肩上,穿上中衣,手指在扶椅上有节奏地敲打着。

  那声音沉稳舒缓,却生生让苏久背后薄衫再湿了一次。

  “苏小久,你起吧。”

  半晌只得这一句话却让苏久炸了毛:“你,你!”

  苏小久,前世慕珣不止一遍这样唤过她。

  “你难道是我大boss?”

  虽是疑问,复又肯定下来。

  原身与楚王并不相识,楚王怎会如此亲昵的唤她?

  便只有慕珣,他也来了且认出了她的身份?一时间,苏久心里五味杂陈。

  他还活着,真好。

  可苏久自觉又愧对于他,想说什么但不知从何开口,再没有脸面去抱他的大腿。

  “殿下既无大碍,不若放苏久回营制药。”苏久匍匐在地,头抵着双手,不敢再抬起。

  “苏小久,你这是作甚?”

  “既然已经认出了我的身份,为何还急着想要离开?不与我叙旧,两年不见就已生疏至此了?”

  慕珣喝问,但见她仍就纹丝不动,一时气结,双眸飕飕地泛着冷光,“孤让你起来!”

  大掌如同利钳,生生将苏久从地上拽起。迫她直直与他对视。他毕竟在古代待了两年,这上位者的气势又更深厚了些。

  苏久避无可避,只得迎上了他的目光,一时胆战心惊。

  “怕我了?”慕珣冷冷开口,“前世我是你的雇主,今生我是楚王,不论何种身份都压你一头。你向来无法无天,前者尚且不惧,见了后者怎的惶恐不安?”

  “那不一样。”苏久抛开了些许烦忧,轻声说,“你是我害死的。”

  “怎会是你!”慕珣心乱,他从没觉得是她。

  “可他们都是这样认为的,你父亲也是这般想的,我也不例外。”这番话说出,苏久浑身轻松了很多。

  身为医师手术出错,如何能不自责懊悔?医者父母心不是说说而已,何况死的还是于她有恩的慕珣。

  “我的不惧是因为你对我好,而如今我犯了错,我自己都无法原谅,又何况是你?”

  苏久喃喃,“我投靠你是因为你付了足够的佣金,拿钱办坏事儿,我无法心安理得。”总有一天是要还给你的。

  “你听着,我现在不会怪你,将来也不会。那家中想置我于死地的从来只有我父亲而已。你,很好。”

  慕珣放开了手,语气也温柔了许多,“不管前世如何,我现在都活得好好的,还有一副强健的身体,这是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所以,苏久,你放宽了心。”在这一世里,还有我能护你。

  苏久呆了呆,本来还以为是个虐文,谁知触发了甜文剧情,这难道是霸道总裁爱上我的节奏?

  “那boss,你,是在向我伸大腿?”

  “咳,你姑且就这般认为吧。”

  苏久愣住,继而莞尔一笑,总会还你的。然后,她殷勤上前。

  “boss,药膏在哪儿,我给你重新上药包扎。”

  她心下稍定,摸索着狗腿子就该做好狗腿子的工作,忙碌的像只小蜜蜂。

  慕珣微不可查的一笑,忽然又生了兴致,一话脱口,只等着看这小妮子如何回答。

  “你今生是个男子?”

  额?

  苏久差点忘了她女扮男装这一回事儿。不对不对,不是霸道总裁爱上我吗?慕珣上看下看也不像是个断袖啊。

  这又是个什么剧情?难道是韦小宝和康熙帝?殊不知,她的女子身份早已被慕珣识破了。

  他看她神色古怪多变,兴味更浓。却不料这小妮子竟抹起了眼泪,双肩一抖一抖的,哭得正凶。

  “呵呜,我刚一醒来,便发现自己成了男子。”她声音哽咽,端的是闻者欲泣听者欲哭,“想我前世还未曾谈过恋爱,现今便要走上迎娶美娇娘的道路,心态便有些崩。”

  慕珣抬起手来掩唇,似是轻咳,眉眼间却是止不住的笑意,忙偏了头去不让那小妮子发现。

  偏那小嘴儿还在喋喋不休。

  “幸而遇上了您,有您护着,日后我哪怕断袖,也不会有人说些什么……”

  “够了够了,你倒是越扯越远。”

  苏久忙收了声,低眉顺眼地站在一旁。

  慕珣按了按眉心,小妮子胆子大,在他面前也来扯谎。他护着她断袖,哼,想得美呢!

  便严肃道:

  “这话在我跟头讲讲便可,断袖名声不好,可不能大肆宣扬。”

  “苏久省的。”

  她点了点头,到不是不信任他而不将真话说与他听,只是怕招来不必要的麻烦。也不是说慕珣不能保守秘密,而是……

  看慕珣这态度,若她表了女子身份,他是该上手了吧。她还没做好准备和大boss谈恋爱呢。

  如果慕珣知道她的想法,必要狠狠敲一记她的脑瓜子。他对她是有那么点意思,但必得尊重她的意见,总不会霸王硬上弓的。

  “还未曾问,殿下是如何得知我是穿来的苏久?”

  说到这里,慕珣便更乐了。

  “某人哪,待在马车里一个劲儿的哭喊,正巧我回营,便听到了,这不一下子便猜了出来?”

  “是,是么?”苏久囧。

  哪有这般简单?不过是来哄骗这小妮子罢了。

  这一问一答间,气氛热络了许多。

  苏久恍惚想到她那假喉结一事儿,组织了一番语言,忙讨好上前:“大boss殿下,苏久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能否求些您的物件好来狐假虎威?”

  “唔,你想要什么说来听听罢。但若是打我那文房四宝的主意,那就别提了。”

  苏久的笑僵在了脸上,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

  “殿下那文房四宝是个好东西。”

  “嗯哼?”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时下众人都想花重金寻来同殿下一般无二的墨砚,皆无果,只能作罢。不知,那四宝有何来由,殿下也这般重视?”

  慕珣挑了挑眉,朝她勾了勾手指。

  苏久附耳上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